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7章 约定

第7章 约定


江景瑜翻了一下原主的记忆,这记忆终究不是自己的,一些不是很重要的事要专门回忆才能想起来。

江元同不喜欢这个二儿媳妇,但当初二儿子坚持要娶,他就没管了,只是他不喜欢还是不喜欢,分家出去,眼不见为净。

这个二儿媳妇也知道自己不讨公公喜欢,平时也不过来看公公脸色,但要是有便宜可占了,她每次都会第一时间过来。

被江元同拦在门口的众人还在看热闹:“老江,你女儿给你带了什么回来这么多?”

“老江,你可享福了。”

“有这个出息的女儿,你怎么不多住一段时间。”

“大城市是什么样的,那里的人怎么样?”

围观众人那些上了年纪的哪个不是又羡又妒?

这江元同可真好命啊,含着金汤匙出生,中年家业败了,祖宅都卖了,这一时落魄,很快就因祸得福,得了个贫农出身,更有出息的女儿,虽然远嫁,但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寄东西过来,现在更是过去小住,大包小包的,不知道拿了多少好东西。

江元同乐呵呵的:“带了一些旧衣服给孩子,冬天的衣服看起来分量大。”

“哪里还能继续住,家里这么多事。”

“你们还没吃饭吧,肚子不饿?”

江元同开始赶人了:“你们不饿我也累了,改日我再跟你们好好聊聊大城市什么样的。”

这些人刚走,二伯一家五口就过来了。

周冬梅手里还拿着一些红薯,一出口,话里满是喜悦:“哎呀,爸您回来了!”

看到他们来了,江元同淡淡的嗯了一声,这回没拦着了,让他们进来,才把院门关上。

周冬梅把东西塞到张流云手里:“妈,今晚我们过来搭个伙,江翘,你给奶奶搭把手。”

一边说,她的眼睛紧紧的盯在江景腾身边唯二剩下的两个包袱上,笑容灿烂:“景腾啊,你这一路也辛苦了。”

江景瑜暗地里打量着他们,江元同穿着一身只在袖子打了补丁的中山装,头发乌黑,个子高高瘦瘦,腰身挺拔,如果是在后世,放上微博,是可以被称为帅气爷爷的形象。

双胞胎弟弟和原主是异卵双胞胎,长得不是很像,现在十七岁,已经快一米八了,只是——瘦,太瘦了,简直就是一根竹竿,身上活跃着跳动的气息,在原主记忆中,这是一只活泼、话痨型的弟弟。

至于二伯江明平,二伯母周冬梅,堂妹江翘,堂弟江超越,14岁,小堂弟江光耀,12岁。

除了江翘,江景瑜都是第一回亲眼见到。

他们住的并不近,也不是同一个支队,平时干活也不在一起,如果不是特意的,能恰巧遇到的机会不多。

周冬梅十分热情:“爸,二姐现在身体没事了吧?海城太远了,不然我也肯定要去看看她,生的孩子也还好吧,二姐夫呢。”

江明平只喊了一声:“爸。”然后就没声音了,坐在凳子上一动不动。

江超越和江光耀眼睛不停的在江元同身上打量:“爷爷,二姑姑有给我们带东西吗?”

江翘拉了拉两个弟弟,这太直接了,她言笑晏晏:“爷爷,这一路上您辛苦了,舟车劳顿,渴不渴?”她殷勤的往他面前的杯子添水。

江元同身边江景瑜他们都挤不进去,全被他们一家占住了。

江景翔虽然年纪小,但这样的场景他已经见过不少次了,虽然他也很想知道爷爷和大哥这次出门的具体经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在角落小凳子坐着。

大伯母他们还没来哩。

说曹操曹操就到。

“爸。”

“开个门。”

是大伯母的声音。

江景翔过去开了院门,看大伯一家进来了,看到在院子周围站了不少人,有的还拿着碗筷,这是来他们家看戏?江景翔又把门给关上了。

江景瑜看着大伯一家三口,默了,这其实是认亲大会?

大伯江明宗,大伯母刘慧芝,还有堂哥江若书。

刘慧芝推了推江若书,让他热情点:“爸啊,您去了这么久,若书可想你了,你大孙子担心您这一路上辛苦,愁的吃不香睡不着,这都变瘦了。”

江若书听了他妈的话,白净的脸上涨的通红,垂着头,一声不吭。

江景瑜同情的看着他,这话有点肉麻了,小年轻脸皮薄啊。

江元同不吃这套,挥了挥手示意不用再说下去了,让他们坐下。

屋里的凳子不够,小辈全都站着。

把这屋里塞得满满当当。

叶红秀在泡茶,江元同:“我先去洗个脸。”张流云也把刘慧芝和周冬梅带来的口粮拿去了厨房,周冬梅给了江翘一个眼神,江翘站起来跟着去了厨房:“奶奶我来帮忙。”

张流云:“你把红薯洗干净切好。”

江翘看着这一大堆的红薯:“……好。”

使唤她干活是一点都不客气!她亲孙女就坐在客厅不用干活?

张流云才不管她的脸色,这不请自来,带的口粮也明显不够他们一家人吃的,干点活弥补怎么了。

江景瑜就在客厅帮忙摆凳子,这么多人一起吃饭,桌子凳子不够用,房间里还有一张旧桌子,几张长凳,搬出来这才差不多了。

毕竟家里江元同和江明智都是木匠,家里不缺这些日常使用的家具。

叶红秀泡的茶是自己在山上采来的野茶,刘慧芝看了一眼:“三弟妹,你这茶叶还有吗,我之前炒的已经喝完了。”

周冬梅暗地里撇撇嘴,这苦哈哈的茶叶真不知道有什么好喝的,不过既然有便宜可占,怎么少得了她:“三弟妹,我也要,家里待客就要这一口,还有之前我看你晒了一下菜干,还有吗,我家的吃完了,你二哥就好这一口,你给我抓一把。”

叶红秀:“大嫂你又不是不知道,爸就好这一口,剩下这点还不够爸喝的,菜干也没了,给二姐带去了。”

江元同洗完手洗完脸回来,接过叶红秀递过来的杯子,一口喝完,这才施施然坐下:“明仪这次生了二儿子,她年纪也不小了,元气大伤,所幸医生妙手回春,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

刘慧芝笑的和气:“我就知道妹妹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想到她现在膝下有两个儿子,还在海城享福,她的脸色就忍不住扭曲了一下:“妹妹她有没有提起若书,若书很想这个姑姑。”

周冬梅直接嗤笑出声:“大嫂你这话说的,若书才见过二姐几次啊。”当谁不知道呢,不就是想要二姐给她儿子找份工作吗,要她来说啊,这就别想了,要是江明仪真有这份拉扯娘家的心,张流云会不为自己的亲生儿孙打算?

刘慧芝拉下脸,斜睨着周冬梅:“怎么,血浓于水你懂不懂?也是,你大字不识一个,大道理你都听不懂。”

她一直瞧不起这个二弟妹,大字不识一个,身无长物,除了这张脸,一无是处,也不知道二弟是被什么迷了心,一心一意就要娶她。

周冬梅咬牙,不识字这点是她的痛,有扫盲班,她也不是没有让男人教她,但就是学不进去。

江元同不想听她们吵:“好了,明仪那边现在一切都好,她也是惦记着你们的,这是她给你们的回礼。”

江景腾把两个特意留出来的包袱拿上来。

“大伯、二伯,这是二姑姑给的。”

江超越和江光耀一起接过其中一个:“二姑姑给我们什么啊,有好吃的吗?”

说话间,就解开了。

“啪!”周冬梅拍开他们的手,自己接过来,一看,里面是一块新的布料,蓝色的,她拿起来,展开,赫!这么大,足够做两身新衣服了,这里面甚至还有一块红色的布!

这在县城都不一定能买到的稀罕颜色,更别说颜色这么正的了。

周冬梅先擦了擦手,这才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这块红色的布。

哎哟,这可真不愧是海城,这触感,比她之前在县城供销社摸过的好多了!

江元同:“明仪知道若书和江翘年纪快到了,送他们的结婚礼物。”

刘慧芝摸着这块布料,同样笑的合不拢嘴:“这可多谢妹妹了,就是爸,你有没有跟妹妹提一提若书。”

刘慧芝为了这事殚精竭虑,但无论怎样都没办法给儿子找份工作,这才不得已想着就算是在千里之遥的海城找份工作,为了儿子的未来,她舍得儿子出远门了。

江元同淡定的又喝了一口茶:“你当工作是大白菜随你妹妹挑选?没有海城户口就别想了,我们回来的时候还有一批海城的知青跟我们同路。”

刘慧芝的脸色一下子灰败了下来。

那些知青有海城的户口都找不到工作,她儿子再好,也卡在户口这一关。

只是她不死心:“妹妹和妹夫不是都在大学当老师,他们肯定有人脉。”

江元同又喝了一口茶:“这话你去跟她说,反正我没这个脸。”

刘慧芝:“……”

她的失望十分明显,江若书却悄悄松了一口气,他不想出远门。

现在这个结果却是圆了他的心意。

江超越和江光耀两个只惦记着吃的,催促周冬梅:“妈,有没有吃的?”

新衣服他们想要,但要是有肉,那就更好了。

肉是没有的,硬糖倒是有一包。

看着这些东西,刘慧芝和周冬梅都很满意,不枉费她们之前大出血收拾出来送给她的东西。

周冬梅:“爸,二姐孝敬了你什么东西啊?”瞟了一眼锁住的房门,她有些牙痒痒,老头这是防贼呢。

二姐肯定给了更多好东西给老头子,听他们说爷孙两个扛了六个包回来,这才两个包呢,想到房间里面的东西,周冬梅就心里痒痒。

如果门没锁,两个孙子进去拿到了,就不信这个爷爷还好意思不给:“这门好端端的怎么锁上了啊,我瞧瞧,是不是门坏了,要是门坏了,怎么进去啊。”她说着就走过去推了推,没推动。

江元同眼皮子都不抬:“我们早就分家了,怎么,你们要提前给我孝敬?”

如果不是有这眼皮子浅的儿媳妇,他也不会锁门。

家门不幸。

听了这话,刘慧芝和周冬梅都讪讪:“瞧爸您这话说的,还不到时候呢。”

在一旁看着这一幕的江景瑜:大开眼界。

还有她大伯和二伯也太没存在感了吧?来到这里除了开始打了声招呼,就坐在那里不吭声。

“开饭了。”在厨房出了一身汗的江翘端着红薯杂粮饭过来,看到江景瑜在那里好好的坐着,咬了咬牙:“姐,你来帮忙端一下吧?”她扫了一眼桌上的东西。

这些她早就知道了,别的不说,对这个二姑姑送的红布她是很满意的。

等到她和王鹏飞结婚的时候穿上,肯定能让他惊艳,让小姐妹们羡慕。

上一辈子这块布她没用上,她的未婚夫一直在部队没回来,等有消息的时候,就是他牺牲的事传回来了,之后她弟弟年纪到了,这块布就给了他娶媳妇……现在这块布她不会再错过!

想到这里,她眼睛闪了闪,跟江景瑜一起去厨房拿碗筷的路上旧事重提:“姐,最近天气很好,我们后天早起去河边洗被子吧。”

事情不能再拖下去了!

江景瑜看了她一眼,一口答应:“好。”

江翘大喜,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那就说定了,后天我来找你。”她明天就把事情安排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