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9章 不用解释了

第9章 不用解释了


有人落水了?!

距离最近的左侧方男人赵三石听到这话赶紧看了过来,然后就看到了这一对姐妹花,登时就裂开嘴笑了,这都是他们村出名的美人!

“我来救你们!”不论救了哪个都不亏,要是发生了点什么,有人愿意嫁给他就更好了,不用继续当光棍,就是不成,也能拿点谢礼。

想到这里,赵三石一点没耽搁跑了过去。

这里的动静也吸引了挖着东西的王鹏飞,这声音——是江翘!他放下锄头就跑了过来,脸上的焦急显而易见。

她在这里洗衣服掉进去了?

她不会游泳?那不就危险了!

想到这里他急了,他没有看到另一个人是谁,看到江翘在那里挥舞着手臂扑腾的可怜样,跑的更快了:“我来了!江翘你别急,我来救你了!”

“扑通——”

赵三石率先跳进了江里,向已经快要扑腾到了江中心的姐妹两个游去。

江翘不会游泳,年少时倒是学过,没学会,现在是用了毕生的力气不让自己沉下去,更别说还有江景瑜这个拖后腿的,让她距离岸边越来越远,只是她也坚持不了多久了,看到有人过来了,她差点喜极而泣。

“咕噜——救命——”冒了下头,很快又沉了下去,她立刻闭上嘴巴,这个时候江景瑜也放手了,江翘能不沉下去,当然是多亏了她,现在看到有人下来了,她松手了。

“扑通——”

几乎是前后脚的,王鹏飞也跳进了江里,他目标明确:“江翘,坚持住,我来救你了!”

赵三石:“……”他看着后来居上的王鹏飞,这大兄弟的游泳技术比他好那么多?居然比他快?而且……这是不是有点奇怪,他好像听旁人说起过,他跟江景瑜定亲了吧?怎么现在嘴里总是喊着江翘这个妹妹的名字?

这个时候江面上只有江翘还在扑腾,江景瑜屏住呼吸,从水中顺着水流往岸边游。

王鹏飞也没注意到,他的心神全部被江翘吸引住了,看到她在江中无力扑腾的样子,一靠近就拉起了她的手臂:“别怕。”

“放松——”

溺水的人会下意识的挣扎,到顺利的拉起她,王鹏飞费了不少力气。

江翘这个时候已经喝了不少水,在水下无法呼吸,被拉了一把,头露出水面,她立刻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眼中惊惧分明,看到王鹏飞过来救她,眼泪顿时就下来了,一双手紧紧地抱在王鹏飞身上,跟树袋熊一般,楚楚可怜。

王鹏飞心疼,安慰的单手环抱住她:“没事了,没事了,我这就带你回岸上。”

赵三石:“……”

这要是说两人没什么,他就把眼睛挖下来当球踢!

不过这时候再多的八卦都得要靠边放,他拍了一下水面:“还有一个人呢?”

江翘脸色苍白,还有一个人?江景瑜!对了!江景瑜呢!她环抱着王鹏飞脖子的手下意识的松了一下,看到水面又紧紧抱住。

她以后绝对绝对不要靠近江边了,“我、我也不知道。”

王鹏飞:“我先把她带回岸上,你找一下。”

赵三石无语的看着他,你定亲对象还没找到,就上岸了?就不怕出事?

“你这人有病?”他吸了一口气,潜入水中。

江景瑜人呢,这么久没冒头,不会真出事了吧?

他潜入水中的时候,江景瑜已经顺着水流飘到了下面的江段,她适当的从水中冒出头来:“我在这。”

“哗啦——”赵三石听到声音冒出头来,就看到在下面二十多米冒头的江景瑜,她在水中用很明显初学者的姿势努力往岸边游。

“你没事吧?”

他过去。

江景瑜努力的扑腾:“没事。”

这时候其他听到动静的人也过来了,在这附近洗衣服的人不少,有的听着声音还拿了竹竿过来。

“这里有人落水了?”

“我也听到了,这是江老二家的闺女吧。”

“这是王家小子啊,你怎么在这里,唉哟,你们抱在一起像什么样子!”

“那边还有人,谁啊。”

“我看看,赵家老三!”

“那不是江老三家的闺女吗!”

一声惊呼,让湿漉漉的抱着江翘上来的王鹏飞愣住了,另一个落水的人是江景瑜?!

王鹏飞扭头看去,果然看到湿漉漉从水里冒头的人,真是她!

江翘看着围过来的人也觉得不妙,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被大家指指点点的应该是江景瑜才对,怎么变成了他们?

而且要是这个时候有人说点什么,她的名声……

怕什么就来什么,江景瑜一边走上岸,一边看着抱在一起的王鹏飞和江翘,大声质问:“王鹏飞!你们两个真是好样的,我落水了你不救我去救她,你还记得你是她未来姐夫吗?”

众人哗然。

“什么,王鹏飞,你是不是眼花救错人了,这是妹妹!”

“还搂搂抱抱的,不知羞,还不放手?”

“这不是闹姐妹争夫的戏码吧?!”

王鹏飞抱着江翘的手下意识的松了松,江翘这个时候浑身都没有力气,他一松手,就倒了下去,她在水里挣扎这么久,又是呛水又是窒息的,现在还能清醒就说明她的体力不错,但是这个时候,江翘又恨自己体力太好,看着众人带着鄙夷的眼神,她想要晕过去。

但是她不能晕,想到晕过去的后果,江翘掐了掐自己的掌心,眼泪就流了出来,着急的反驳:“不、不是的。”

王鹏飞也急急的解释:“我刚刚没有看到你。”

赵三石从江里出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嘿嘿笑了:“是啊,你的眼里只有妹妹,幸好姐姐会点水,不然都要淹死了。”他看不起王鹏飞这种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

居然那么贪心,摘了一朵花还不够,不知道还有那么多人打光棍吗!

王鹏飞:“我刚刚真的没有看到那是你。”他着急的跟江景瑜解释。

赵三石哦了一声:“难怪,要是你知道姐姐在旁边,就不会在那里真情流露了,你们两个早就勾搭上了吧,瞒得真好。”

王鹏飞涨红了脸,“你这是故意找茬污蔑我?”

赵三石耸肩:“我只是说出我看到的,怎么能说故意找茬?不做亏心事,不怕那啥敲门,大家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旁人的视线别提有多意味丰富了。

姐妹相争,这可是大新闻!

看看王鹏飞,又看看躺在地上的江翘,真是看不出来啊,这两人什么时候搞到一起的。

江翘双手环胸,心里庆幸自己为了以防万一穿的是比较厚实的衣服,不然现在就难看了,听着他们的对话,很快心里就打定了主意,什么私情,那是绝对不能承认的,但却可以借救命的机会和王鹏飞在一起。

不然错过了这次机会,她想要堂堂正正嫁给王鹏飞就更难了。

她呜咽哭了出来:“赵三石,你这个混不吝的,你是要逼死我才成是吧!我就该在江水里淹死了才对是吧,他见义勇为还有错了?”

赵三石:“那他见义勇为怎么就不救他正牌未婚妻呢,你们刚刚抱在一起的样子当我瞎啊。”

江翘一噎:“……”刚刚生死之间,她真情流露了。

真是失策,这个人的嘴巴针对别人的时候她觉得好,现在针对自己恨不得他是个哑巴。

江景瑜冷笑:“是他要逼死你吗?你们两个搅合在一起要逼死我才对吧,你们敢对天发誓,你们两个没有任何往来,没有任何私情,以后也不会有任何交集,不然天打雷劈,断子绝孙!”

断子绝孙。

这四个字一出来,王鹏飞就被震了一下,大家都不讲究封建迷信了,但是这几个字代表的威力还是不小的。

他面露难色:“江景瑜同志,你要相信我,我和江翘同志清清白白,我看到有人落水了,难道就因为她是谁我就见死不救吗?”

“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必要的肢体接触也是难免的,我希望你能保持冷静,不要多想。”

这是要把她的话往吃醋那方面引导。

赵三石:“呵呵。”

话不多,却把自己的嘲讽表露无遗。

下水一场,媳妇没有,谢礼也没有,白辛苦一场,这导致他看王鹏飞怎么看都不顺眼。

江景瑜差点笑出声,这比她自己大声质问的效果还要好,这赵三石可真是个妙人,改日要好好谢谢他才成。

也有人回想起来了:“刚刚王鹏飞是直接游过去救江翘的。”

“还一直喊着江翘的名字。”

“江翘我记得是跟顾家的小子定亲了吧?”

“哎哟喂,真的?”

“这什么事啊!”

“顾家的?当兵的那个?”

“可不。”

“这么多年没回来,是不是出事了?”

“要是回来知道这事,得多闹心啊。”

江景瑜走过来,旁人看她眼眶都红了,心里为她惋惜,这虽然没有抓到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但看这样子,八九不离十了,这以后该怎么过啊,就算这事不追究了,心里也梗着一根刺。

江景瑜看看王鹏飞,又看看江翘,眼泪终于掉了下来:“我之前就听朋友说看到你们两个亲密的走在一起,你跟我说那是巧遇,现在看来那是约会吧,王鹏飞,你不用再解释了,我成全你们,我们的婚约作罢!”说完,她捂着脸转身跑开了。

一边跑,一边吸气,为了这滴泪,她下狠手掐了自己一把,嘶,还真疼。

留下众人面面相觑,然后轰然,有跟江家关系不错的人怕江景瑜做傻事追了上去,大多数留了下来。

有的人劝王鹏飞:“你还不快追,你还要不要媳妇了?”

有的人看热闹不嫌事大:“追什么,没听到说成全他们吗,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