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18章 小黑

第18章 小黑


江景瑜被出现的邻居惊了一下, 随即视线定格,表情凝固。

因为——

她可以看到那边有个人,但是除此之外……对方的形象跟柯南凶手未定出现的那个黑色剪影一模一样!

除了能够看出这是个人以外,根本看不出对方其他特征!

对方是高是矮, 是男是女?

不知道。

江景瑜:“……”

江景瑜:“…………”

江景瑜:“………………”

无语过后, 江景瑜试着跟对方的打招呼, 开口说话:“你好?”

没有反应, 她摆摆手, 对面也没有反应。

江景瑜:这个游戏是一定要这薄雾消失才能让她跟邻居交流是吧?!

空欢喜、空忐忑一场。

另一头顾向恒看着对面的“小黑”也无计可施, 他做了不少动作,对面都没有给出回应,他甚至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一直站在那里没动。

这层薄雾就像是一个屏蔽器, 阻隔了所有交流, 还是要尽快升级。

这一晚,双方都心情激荡,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没办法静下心来。

江景瑜无法避免的想到了现代的一切, 她的父母,她的朋友, 她的一切。

她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去的迹象, 基本已经死心了,有意的控制自己少去想这些, 但是今天的事情让她控制不住自己。

在出意外的时候她在做什么呢?

她在去相亲的路上,她是独生女,一直不找对象,爸妈都急了,后面就积极踊跃的帮她找相亲对象。

能推的都推了, 但总有一些是怎么都推不掉的,只能去见面,走个过场再散伙,而这一次她就是在去相亲的路上发生的意外。

这是真的意外。

她和相亲对象约在市中心一家网红餐厅,但是在去的路上遇到了一个疯子,他因为自己生活不如意,打算报复社会,一般的疯子不可怕,就怕疯子有文化,这是拿着自制土式炸弹的疯子,而他下手的对象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幼儿园小朋友。

江景瑜没办法看着这些大大的眼睛里全是惶恐的小朋友就这样失去生命。她在爆炸声在响起的时候,就知道事情糟糕了。

觉得自己对不起爸妈。

她应该是死了吧,死了才会来到这个世界,如果她的邻居真的是现代的人,她请对方帮她带个口信回去,爸妈会不会觉得有人在故意开他们去世女儿的玩笑生气?

如果对方能够帮她打探一下,她是原主代替他活下去了,那就更好了

这样的话就算她不能再陪在他们身边,他们的膝下也不会空虚。

江景瑜在大学的时候去当过志愿者,带着礼物陪失独老人聊天,排遣寂寞,当时她看了那些老人的情况很心酸。

结果没有想到……她的父母也会经历丧女之痛。

第二天江景瑜醒来的时候有些精神不济,江明智惦记着之前做的酸笋,到了日子就提醒她:“景瑜,酸笋是不是可以吃了?”

江景瑜打开坛子看了下,“可以了,今天就做个酸笋吧。”

江元同问:“你们是不是要拿着酸笋去送礼?”

“对。”

然后就趁着休息日拿着酸笋,还有他们家自己种的一些青菜去了县城找服装厂的王叔叔。

这位王叔叔名字叫王九千,之前给了地址,趁着休息日他们姐弟两个上门了。

王家住在服装厂内分配的房子,一家人挤在一个五十来平的房子里。

这个面积是比较大的了,当初如果不是两口子都是服装厂的话,还分不到这么大的。

现在这里住了祖孙三代人。

王九千生了两儿一女,大儿子已经成家生子,剩下两个小的还在上学。

王九千大儿子也在服装厂,他的儿媳妇就是县城小学的数学老师。

给江景瑜他们开门的就是王九千的小女儿王桂英,看到两个陌生人,愣了:“你们找谁呀?”

江景瑜:“我们找王叔叔。”

王桂英扭头喊了一句:“爸,有人找你。”

然后就听到个脚步声向他们走来,王九千过来了,看到他们姐弟两个有些惊喜,“两位小同志来了,快进来坐。”

“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爱人……”

因为是休息日,所以把他家里的人都认了个齐全。

他是这么介绍的江景瑜他们的:“这是我出差回来的时候遇到的小同志,我们是忘年交!”

他爱人看了一圈:“我知道,你说过,原来是这两位,坐吧,桂英,你去泡茶。”

江景瑜坐下:“我们冒昧上门,不知道有没有打扰。”

王九千:“没有没有,今天休息。”

江景瑜:“之前听王叔叔说好这一口,我爸也是,这一次做的酸笋好了,就想着给王叔叔送来一些尝尝,看看合不合口味。”

王九千摆手:“我不能要,带回去。”

江景瑜笑:“王叔叔,这就是山里挖的,自家种的东西,不值钱。”

王九千看了一下,确实,脸上的笑容加深了,“那我就不客气了,等会你们回去的时候也给你们装点山菇,这是你们婶子她娘家细柳村那边送来的。”

江景瑜:“还真巧,婶子是细柳村人啊,我外公家也是细柳村的。”

王九千的爱人有些诧异:“这点可巧了,我姓叶,你们外公姓什么?”

江景腾:“也姓叶。”

“也姓叶啊,那指不定我们还是亲戚,你们外公叫什么,妈妈叫什么?”

说了名字之后,她想了想:“你外家是不是在山脚下,门前有一棵柿子树。”

姐弟两个对视一眼:“是,隔壁邻居家种了一棵枇杷树。”

她露出恍然的神色:“那就没错了,我们两家祖上确实是一家人,我管你们外公叫叔,你们妈妈要叫我姐姐。”

她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几分:“我叫叶宁,以前小时候还跟你们妈妈一起玩过的,只是我搬出来的早,跟你们妈妈后面没太多相处,你们别叫我婶子了,叫我姨。”

两家已经出了五服,到要说起来,确实是亲戚。

江景瑜和江景腾对视一眼,妈妈没有提起过还有这么一个亲戚,现在这事情的走向……还真有些意外啊。

王九千都愣住了:“那这样你们要管我叫姨丈了,哈哈哈。”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对叶宁开口:“我跟你说这对双胞胎的时候,你还说你们叶家也有人生了双胞胎,结果就是他们,这可真巧。”

叶宁看着姐弟两个笑,这就是自家亲戚了,一个高中毕业,一个初中毕业,学历已经很拿得出手了,大学生那可都是罕见人才,一入职恭喜比普通工人高很多,比如说一个普通工人发的工资是二十、三十多块钱,那么大学生的工资最低也是五十块。

因为有一层关系,大家的态度都更热情了些。

聊着聊着,叶宁也觉得可惜,都读了高中了,成绩还这么好,要是高考没有取消,指不定能出一个大学生。

她的几个孩子,老大念不下去,有机会考大学,结果初中毕业就读不下去了,现在两个小的一个高中一个初中,只可惜,现在没有继续深造的机会,也不知道会不会再恢复。

“不管怎么说,人才就是人才,好好努力,会有机会的。”叶宁不无惋惜。

如果她是城里户口,想要找个工作就容易多了。

江景瑜说起一开始的来意:“宁姨,我之前听姨丈说嫂子在县城小学当老师是吗?”

叶宁想到她是高中学历,恍然:“你想去当老师?”

宋玉林看向这个刚认的远房表妹的,“你想教什么科目?上学的时候成绩怎么样?有什么特长?”

江景瑜:“我在学校成绩一直是前三,我会画画,我现在有作品在报纸连载,唱歌也可以,我想做美术和音乐老师,如果其他老师不方便我代课也没问题。”

现在的小学课本她都看过了,不管哪一科,她都有信心。

宋玉林满眼诧异,上了报纸?

江景腾好好的说了一番投稿的经过,这事王九千也是第一回知道,侧目相看。

“你这是真人不露相啊。”

宋玉林也是另眼相看,他们学校确实是有美术课跟音乐课,不过很少,一个星期一两节课,现在他们学校这两门课是其他老师轮换上的,没有专职的美术老师和音乐老师。

宋玉林也去代过音乐课,代学生美术这个就有心无力了。

县城小学没有这方面的老师!

江景瑜精神一振,她会有这个想法,就是觉得不可能没有专职的老师,而是其他老师兼职,这样她就有机会了。

现在这时候这两门课都不被重视,他们村里的小学就不用想了,也不可能专门设一个这样的岗位,但是县城还是有的,如果这个萝卜没有占坑位的话,她就有机会。

现在一听,果然。

江景瑜:“不知道小学招老师有什条件或者要求?”

“我想要求职,应该找校长还是找哪位呢?”

这简直就是她的梦中情岗,一个星期上一两节课,而且是小学,孩子还是小豆丁,根本不懂得什么。

每个月有固定的工资,有票,有新的人际关系。

江景瑜不知道现在还风平浪静的县城以后会不会凶残,她这本小说没接着看下去,就算以后有什么,她是临时工,也能辞职抽身。

宋玉林摇头:“正式工很难……”

江景瑜:“临时工就很好了。”

宋玉林这才松口了:“你是有这个实力的,你想要试试也可以,这个先去找刘主任……”

江景瑜去了几回王家,通过这位嫂子跟刘主任认识,又挑了一个休息日,带上毕业证户籍信息还有报纸,去参加考核。

当江元同知道江景瑜成功了,等下周就要成为县城小学的音乐老师和美术老师了,忍不住吃惊。

对这个孙女真的是要侧目相看了,家里的大人没一个插手的,她把事情办成了。

叶红秀喜不自胜:“那以后你就是老师了?是临时工还是?”

江景瑜:“临时工,以后一周大概一两节课,不耽误我画稿子。”

叶红秀频频点头,一双眼睛都在发光:“那你知道以后教学生什么吗?这么少课真的没关系?”

江景瑜:“现在这个时候学习没有以前那么受重视,学校的课程也有相应的改变,比如县城小学的课程表是上午上课,下午就是劳动课或者是回家放假帮家里干活。”

而上午的课除了一些基础知识,还有很多是跟主席大大相关的课程。

所以她这个美术和音乐实在没有多少课程需要安排,音乐课没有课本,也简单,教孩子学国歌军歌,安全又朗朗上口,而美术,他们有美术课本,她对着课本,不容易出错。

张流云:“真的一星期只去两次?”

江景瑜:“不一定,其他老师没有空,我会去代课,还有学生劳动的时候,我可能会被抽去看顾。”

张流云点头:“这是应该的。”

江元同突然来了一句,“现在老师的地位,你要小心。”

江景瑜点点头:“我知道,现在我们这里没有这风气。”

她看了江景腾一眼,他们是从海城回,海城应该是被他们看出来了。

江景腾觉得问题不大:“我们这里目前还好,真要是不妙,姐姐回家不就好了。”

江元同这才点头:“放得下就好。”

他经历的事情很多,告诫了江元同,不能跟大势走反路,当大势席卷到他们这边,要做出取舍。

现在孙女这样,也是。

江景瑜点头,明白爷爷之所以说小心,不是直接拒绝,那是因为不能因噎废食。

而且怎么说,他们的成分还是很安全的。

叶红秀这是才从惊喜中回过神来,数着到开学还有几天,不到那时候,她就感觉这是悬在半空,心里不踏实,数完了,就一头钻进了厨房:“这是你宁姨家出了不少力气,现在定了,咱们可不能空着手上门,孩他爸,我们拿什么上门比较好……”

在江景瑜解决了自己的工作的时候,顾向恒也要上任了,老队长离职,在他走时候,大队还开了个小型的欢送会,祝他以后步步高升。

老队长在村里还是很有人心的,办事不拖拉,不会故意卡着村里人的事,没有任人唯亲,现在他要走了,很多人都不舍得。

这不舍得里还有些担心,队长要高升了,那么新队长就要上去了。

对于顾向恒接任大队长一职很多人都是赞同的,虽然他还年轻,但是他却已经有七八年的入伍年限了。

他的身份给他镀了一层金光。

加上这本来就是他们村里人,大部分人都表达了自己的善意。

但是不少人也会担心,他能做好这个职位吗?

能带着大家伙往更好的方向奔去吗?

江元同:“新大队长上任讲话你也没去,挺热闹的。”

江景瑜挑眉:“我们新大队长最近有什么动作?”

江元同笑了:“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不知道这火会烧到哪里?”

很快,顾向恒烧起了他的第一把火。

这个时候村里的干部从上到下分别是书记,大队长,副队长,会计,出纳,妇女主任。

大队有五个支队,五个支队分别有支队队长,另有每个支队的计分员。

顾向恒这第一把火烧的就是会计。

在之前交接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查账核对仓库粮食等的数量,确认无误了,才会签字。

当时仓库是没有问题的。

但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支持的副队长给顾向恒下马威,还是老队长不在了,会计没有克制住自己的贪念,又或者是看不起新大队长这个毛头小子,会计陆陆续续的通过鼠耗,报损了两百多斤粮食,实际上全被他暗度陈仓到了他家。

当顾向恒带着书记副队长等人从会计家的库房找出被他做了记号的粮食的时候,副队长书记等人都不敢置信。

副队长痛心疾首:“你怎么会做出这样的糊涂事?”

书记摇头叹息:“如果你有困难,说出来大家会不帮一把吗?现在闹成这样……唉!”

而大家是在尘埃落定以后才知道的。

毫无意义,会计这种贪污的大事引起了众怒。

这可是大家的粮食!

一个村子什么人都有,有的人不肯占集体一点便宜,也有的寻到机会就偷偷摸摸把集体的东西带回家。

比如在收割的时候悄悄在口袋里塞一把稻谷,在挖豆子的时候故意遗漏一些在地上让自己家小孩捡漏带回家。

但是这并不代表大家可以容忍别人这样大规模的挖墙脚。

就他们这小偷小摸的,要攒多少年才能够攒够两百斤?更别说还大半是细粮!

会计也是悔不当初,他为什么会这样做?

原因他自己都说不清,或许是距离秋收没多久了,又是刚清点完,而且真的有老鼠,他儿子又要娶媳妇了,亲家要粮食,看着大队长是个年轻人,没有经历过什么事,大概率不会发现,他就没忍住。

罪证确凿,没什么好说的,不论他有什么理由。

江景瑜问江元同:“会计最后怎么处理的?”

江元同:“把粮食还了,还赔了一笔钱,辞职,亲家也退婚了。”

江景腾耸肩:“不过我瞧着大队长立了威,打了副队长一个耳光,却并不高兴。”

江景瑜:“为什么?”

江元同猜到了一点:“咱们大队长是个善心人,这是瞧着大家日子不好过,心里也不痛快。”

村里人很多到了年纪也娶不起亲,比如帮顾向恒建房子的赵三石。

他们几兄弟都挤在一起,就算不说聘礼的事,他们成家了连个自己的房间都没有,哪家的女儿愿意嫁?

在村里本来就没有那么多新鲜事儿,会计这事一出,就在村里引起一阵热议,会计一家出门都会被指指点点,但没多久就换了一个话题,顾向恒给村里想了个创收的办法。

上庄大队靠山靠江,能种稻谷的水田不多,大部分是山地,所以他们种了很多红薯还有豆子。

红薯就是大家主要的口粮,豆子辅助。

顾向恒想的办法就是把这豆子利用上。

“很快就是中秋了,城里工厂每次节假都会给工人准备过节福利,我们的豆子可以做豆腐,我们村里有好水,做出来的豆腐很好吃,城里人也会喜欢,我们能用豆子豆腐换一些钱或者工厂的残次品,大家觉得怎么样?”

副队长提出异议:“这是不是过线了?”

顾向恒:“如果大家同意,我就去县城跑手续,办一个集体作坊,收入归集体,用来建设大队。”

大队干部商量了两天,同意了,跑手续的事交给了顾向恒,他会提出来就是有把握的。

然后召集村里众人做豆腐,顾向恒已经拿到订单了。

大家一起做豆腐干和腐竹,豆腐乳。

去做豆腐的也给工分。

叶红秀就被分去做豆腐,很多人都说她做饭好吃。

叶红秀:“……”

这些话都是他们家给顾队长帮忙做饭的事传出来的,实际上掌厨的人是她女儿啊。

叶红秀有些哭笑不得。

但这话她也不说了,因为她女儿没空。

白三婶羡慕的不行:“景瑜真的去县城教书了啊?铁饭碗吗?”

叶红秀摆摆手,十分谦虚,只是嘴角的笑容暴露了主人的好心情:“教书是教书,临时工,干一天算一天吧。”

白三婶一拍大腿:“这临时工也很了不得啊,这是谁都能做到的吗,景瑜真是出息了,不知道她一个月能拿多少?”

这话一出,周围做豆腐的人全都竖起耳朵。

叶红秀不肯说:“我哪知道啊,不过肯定没有多少钱,就是个临时工。”

有人忍不住:“可不是这么说的,这也是祖坟冒青烟了,要是以后在城里给你找个女婿,你就享福咯。”

“景瑜现在不下地了,已经享福了。”

“景瑜现在年纪也不小了,有没有考虑找个对象,我儿子跟她年岁差不多……”

眼看着气氛越来越火热,叶红秀的笑容就越灿烂,哎哟,这让她怎么谦虚低调的起来啊,大家这也太会说话了……

也有看不惯的,在旁边阴阳怪气:“你们嘴巴再甜这也跟你们没关系,这做豆腐才跟我们有关系呢,听说服装厂就要了一批,他们会给我们一些残次品布料,到时候或许我们可以用工分换。”

这话一出,立刻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就是叶红秀也是扭过头认真看着她说话。

“这是真的?”

“八九不离十!”

这话一出,大家都笑了:“那可是大好事啊!”

他们攒布票多难啊,几年都做不成一次新衣服,如果有这个残次品,多多益善。

“他们对质量很重视的,大家看着点,一定要干净,味道也要好……”

有这件关乎大家的事,江景瑜去学校当老师不下地的事本来可以让大家讨论很久的,现在没多久就过时了。

话题中心,无疑,是顾向恒顾大队长。

大家豆腐还在做着,他又干了一件大事。

山脚下发现了野猪下山祸害作物的事,他召集青壮上山打野猪。

这个时候野猪是一害,前几年也打过野猪。

江景瑜知道这件事的时候:“……”

别问,问就是很心动。

江景腾不用克制自己,“我要去!”

张流云一手压了过去,就把孙子给制住了:“就你这身板,多长两年吧。”

江景腾:“……”

好打击!

奶奶就这样轻松把他给压住了,就算知道奶奶力气大,他也忍不住嘴角抽搐:“奶奶,你这力气是个例,我在同龄人中不差的!而且进山又不是靠力气。”

张流云不听:“等你二十岁,最迟十八,现在不行。”

叶红秀也不想他去:“他们要进山,带着干粮水在山里过夜的,还不知道要几天才能回来,你吃过这份苦吗,别闹。”

所以他被镇压了。

江景瑜心动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回过味来了,要是她也跟着大家一起去打猎,暴露了她的力气的话,那大家会怎么想?

原主在之前过去的17年里都没有这个特征。

要是有人给她往封建迷信那边想,给她按一个中邪的罪名呢?

而且江景瑜也想一个人打猎,更方便。

原因也很简单,她一个人的话,打到什么猎物直接往小木屋里放就可以了,要是遇到什么危险,往小木屋里一躲也可以过去。

但要是有人在,这就不行了。

因为这个,江景瑜放弃了一起去打猎的念头,她在学校里教书也很顺利,这些学生年纪不大,五年级是最大的,现在是五年级学制,不论哪个年级,都是一周一次音乐课一次美术课。

她会在那一天忙碌的在各个教室走来走去。

除了这一天,就跟之前宋玉林这个嫂子说的一样,很轻松。

一个星期才两次课,其余的时间就是她自己的。

她可以在家里面画稿子,也可以在家里做别的,因为她的时间多了,她对厨房也更有耐心了,这就导致他们家最近在吃的这方面支出直线上升。

大家一边享受,一边想着存粮刷刷的掉肉疼,却不舍得喊停。

但江景瑜不是什么都顺心如意的,她等得有些心焦,出版社那边的投稿还没回复,算一算,卡着点寄出得话应该快到了吧?

这个时候的快递速度是不能想的,有可能人家早就寄出了,但是在路上耽搁了,只能耐心等待。

她在闲着的时候也去做豆腐的地方看了看,做豆腐分成好几个步骤,首先就是把豆子提前浸泡,然后把用石磨把豆子磨开,这是个苦力活,磨豆子的都是壮劳力,然后就是比较细心的女人的活了。

煮豆浆,过滤,点石膏,入定型框等等。

在这些步骤当中,腐竹是在煮豆浆的时候出来的,豆腐干和豆腐乳都是豆腐做成之后的成品。

他们这里做豆腐很普遍,家家户户都有人会做,只是做的好还是不好的区别罢了。江景瑜去看的时候场面很壮观,因为这是给工厂人做福利的,一个工厂少的几十号人,多的几百号人,每个送一份,况且这还不是一个厂的。

大家都说他们的大队长有关系,不仅那么容易就把他们的集体作坊给办起来了,就连工厂都那么快联系好了。

这是个能耐人呐。

江景瑜听到了满耳朵的夸赞,张口顾大队长,闭口顾大队长,她还在这里看到了一些羞涩的未嫁少女,相比起其他已嫁妇人们的高谈论阔,她们就显得格外羞涩,但是……好明显,一个个的在谈到顾大队长的时候,眼睛里仿佛有光。

江景瑜:“……”

这是不是六十年代农村的明星?

叶红秀看到女儿过来了,还以为有事:“家里怎么了?”

江景瑜:“没有,我就是过来看看,妈,我们家还有豆子吧,也做一些豆腐?”

叶红秀直接答应了:“行!”

江景瑜脑袋里立刻飘过了一系列菜名:麻婆豆腐、鱼头豆腐汤、酿豆腐、豆腐肉沫蒸……

顾向恒带着人进山过了两夜,他们出来了,这队由大队长带头,一共十几号人的青壮打猎队伍平安出来了。

有两个人受了轻伤,需要休整,其余的就是被树枝草丛擦伤的,可以说很顺利。

而他们的收获也是让人欣喜的,他们端了一家子,两头两三百斤重的大野猪,两头小一号的小野猪,加起来七八百斤。

这消息一传出来,大家都忍不住去看了。

他们村多久没有这么大的收获了?

前几年那次就弄回了一头野猪,而且还伤了人,这回全都平安回来不说,还这么大的收获,这要是卖给收购站能卖多少钱啊?

他们过年的时候又能分到多少钱呢?

只要一想到这里,大家就热血沸腾。

“大队长不愧是部队里面回来的,能耐人啊。”

“大队长下次什么时候去?我也想去。”

“他们可以优先分配的,真好。”

“大队长出力最多,肉估计要吃不完吧…”

顾向恒肉眼可见的出色,他的终身大事被很多人惦记上了。

他新建的青砖大瓦房还在这里,多亮堂?

住进去就是享福。

要是把女儿嫁给了他,那以后就是大队长一家人了。

不说他多照顾吧,就是在分配工分的时候,把那些比较轻松的活计分过去,在年终分红的时候,把一些好一点的作物分给他们。

就已经是占了大便宜了。

于是媒婆差点把顾恒的门槛都给踩秃了。

顾向恒一律,别催,催就是一心事业,无心成家。

顾向恒:我是疯了才会在这个时候考虑成家的问题。

只是娶妻不考虑,但是有一点他无法反驳,他一个人住,伙食问题真的有些勉强。

他的厨艺怎么就没有进步?

叶红秀周边的人都把大队长看做乘龙快婿,她自然也心动,只是看到一个个铩羽而归的媒婆,她只能失望的叹了一口气。

对着女儿催促,“我也没说撮合你跟大队长,但是你说说,你想找个什么样的,你想找个城里人也不是不行。”

她苦口婆心:“女儿家的青春就这几年,你可不能拖到大队长那个年纪知道吗?他是男人不一样的。”

江景瑜敷衍:“你说的都对。”

她这个样子看的叶红秀伸出食指在她额头用力点了点,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根本没有把刚刚的话听进去。

这女儿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

好男儿是过时不候的。

顾向恒任职以来动作不小,江翘一直在关着他的情况。

她的本意是会紧紧的盯着他,如果他犯了错,她会立刻抓住机会。

只可惜副队长太没用了,而且会计也太蠢了,偷了就偷了,结果还藏自己家里,这不是送上门的把柄。

现在好了,自己的职位没了,现在的会计是原来的出纳,被顾向恒提上去,肯定就偏向顾向恒了。

之后又是折腾做豆腐,又是上山打猎,在他上山打猎的时候,江翘暗暗的拜神佛,希望不要保佑他。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

苍天没眼的不仅只有顾向恒,还有江景瑜。

顾向恒村里是最受欢迎的未来女婿,那么江景瑜就是最受欢迎的未来媳妇。

好看有文化,懂礼貌,家里家外一把手,又有体面还能挣钱。

她越好,越衬的她不好,放弃了江景瑜的王家“有眼无珠”。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了。

她婆婆的态度,还有王鹏飞的态度,都在催促江翘。

她也没想到,顾向恒真的没有找她的麻烦,不能不说一句心胸宽广,江景瑜也没做什么,但是现在她的存在,就已经是障碍了。

如果她从高台跌落,她婆婆和王鹏飞自然就不会后悔了。

想到这里,江翘下定了决心。

这时,她听到了摔门声,然后就是刘盼嫌弃的眼神:“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有城里的媒人去给江景瑜说亲了,你堂姐很快就是城里人了,高兴吗?”

“还有大队长,他说留一头猪给大家炖汤,沾沾荤腥,其他的都卖了进账上,那几头猪的内脏都是他们打猎队的人分,能吃肉吃到饱呢。”

江翘一愣,随即眼神一亮,对啊!还有她前世的男人啊!

他看上去也是仪表堂堂,又是城里人,刚说亲的时候,嘴巴能说会道,谁看了不说一句好?谁能想到这是个看不到头的深渊?想必也能把江景瑜哄到手。

只要她嫁过去了,哪里还有好日子过?

想到自己上辈子被打得浑身青紫,还有被打掉的孩子,江翘眼睛里一边喷火,一边在笑。

吓了刘盼一跳,不是吧,她儿媳妇被她的话气疯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三更合一,这章肥肥哒~

下一章在6号24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