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20章 进山

第20章 进山


如果江若书管江景瑜叫爷爷, 那么她管自己叫什么?

她不就变成了自己的同辈,她爸是不是还要管她叫一声叔叔?

想到这里江元同被气乐了,哈哈哈笑出声,看着江明宗:“对啊, 正主出来了, 你有什么跟她说, 只是有句话我要说在前头, 你想的那些人脉什么的都是你自己臆想, 这事我没有插手。”

听到他这样说, 江明宗忍不住拧着眉头,一张脸红了黑,黑了红, 他对着一个小辈, 能这样说吗?他的脸皮还没有那么厚。

对着江元同又不一样,爸这是欠了他的。

他在母亲去世后一年就娶了新的妻子,把外公外婆他们也抛到了脑后,这样哪里对得起妈了。

但是看着年纪比他小一轮, 跟他孩子差不多的侄女,江元同就没办法理直气壮的让她把工作让出来, 他还是要脸的, 看着江景瑜那双眼睛,他吭哧吭哧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好一会儿才撑起气势:“有你这样跟大伯说话的吗, 你的家教去哪了,你什么时候在的?”

江景瑜:“我一直都在屋里,如果大伯你想问我听到了什么,我可以直接回答你,我全部都听到了, 有什么疑问你怎么不直接跟我说?有些事爷爷也不知道,如果爷爷当初有人脉,我就不会回家下地,而且我弟弟不也在家里干了好几年的农活,机会一直都在那里。”

江景瑜直视他的双眼,气势惊人:“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抓住,而且有本事上去的。”

江明宗嘴巴张了又合上,这是说他没本事?

江景瑜:“大伯你没想多,我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你就宽宽心,别来找爷爷说些有的没的,你来这么久我就没听你问一下爷爷为什么今天没去上工,爷爷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大伯我知道你说我这些话没礼貌,但在我看来你对爷爷也没讲礼貌。”

江明智嘴巴紧紧闭着,脸上不知道是怒还是羞红了。

江景瑜:“我在县城小学当美术老师,至于原因大伯你知道,我画画还可以,不然报纸也不能连载,如果你或者堂哥他有这本事的话,这条路不通,也还有别的,你说对吧。”

江元同听的嘴角翘起:“这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这道理你侄女都明白,你不明白,以后有什么自己多想想,别总是耳根子软成这样,没出息。”

江明宗不服:“我耳根子不软。”

江景瑜看了他一眼,他认真的?

“大伯你今天来这里说这些,堂哥知道吗?”

江明宗:“……”

他不回答,但是从他的脸色来看堂哥是不知道的,江景瑜更无语了:“我觉得你以后有什么想法最好还是问过他本人,大伯你不说就是知道他不会同意的吧。”

对大伯一家江景瑜觉得唯一觉得可交的就是这个堂哥了,分外腼腆,心里却是有数的。

只是在家里没有多少话语权,阻止不了他们。

江明宗说不过,落荒而逃,江元同看着他的背影,笑的无比畅快,很欣赏的看着孙女,“你这样子倒是有你两个姑姑的风范。”

江元同说着摇了摇头:“我们家不知道为什么有些阴盛阳衰啊。”

他有些感叹。

江元同有两个女儿,一个是原配生的大女儿,还有一个就是二女儿,跟三个儿子相比,他的两个女儿性子都很刚强,也有毅力恒心,大女儿学了医,进了部队后来牺牲了,二女儿读了大学,成了大学老师。

相比之下几个儿子就比较普通木讷,适合在家里老老实实呆着。

之前看这个孙女也是温顺的性子,但是现在越看越觉得变了,变得越来越有她姑姑的风范。

这样的人才更不容易吃亏。

江景瑜给江元同‘道歉’:“爷爷我刚刚话是不是说的有点过了……”

江元同摆摆手:“行了行了,还还要我直接夸你吗,可惜了若书了,他那个性子,估计也是被他们念叨多了养出来的。”

江景瑜:“爷爷你现在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生气伤身。

江元同:“没事了。”

江景瑜:“真的?我上次不是跟人买了一些藕粉吗?你喜欢吃,我给你泡一碗吧。”这藕粉就是她从游戏里拿出来的。

虽然她去当临时老师的工资还没有拿到,但是她在报纸连载的稿费给了第二次,她手上就有了些积蓄,这些积蓄她就买了一些吃的,其中就有她从游戏里拿出来的藕粉。

说到吃的,江元同就不反对了:“那就冲泡一碗吧,今天晚上做什么吃?”

江景瑜:“今天晚上熬粥吧,吃些好消化的。”

江元同有些嫌弃粥没有滋味,“你熬什么粥啊?”

江景瑜:“你想吃什么粥?今天傍晚分肉,可以熬肉粥。”

江元同:“家里还有没有糖?给我调一碗糖粥吧。”

江景瑜:“好。”然后她进了厨房,拿了一些红薯粉泡上,准备今天晚上做粉条吃。

江元同问她:“今天分肉很热闹,不去看看?”

这可是村里难得的盛世,一头野猪拆了熬汤,每家每户都能分一碗回家。

江景瑜:“妈不是拿了碗出去了,小弟会去的,我就不去了。”

在电视剧里看这样的热闹场景还行,但是现实中,想象一下那么多瘦的菜巴巴的村民欢喜的排队分肉汤,还有锅底的肉碎,犹如过年,江景瑜知道自己的泪点比较低,怕忍不住,就不去看了。

傍晚,张流云他们回来了,叶红秀也捧着一个大碗回了家,碗里七分满的汤,下面是一些肉碎和两根骨头,跟他们一起进门的,还有顾向恒。

顾向恒提着一块肉,笑着拜托江景瑜帮忙:“这是我打猎分到的一条肉,我自己的厨艺不行,能不能请你帮我做成肉酱?”

这是他考虑之后想出来的办法,有肉酱咸菜调味,他简单的蒸个饭就能吃的有滋有味了,他蒸个饭还是没问题的。

当然他不是空手让江景瑜帮忙,他还分到了小半副猪肝,这半副猪肝就是报酬。

态度好,也有诚意,江景瑜不介意帮他点忙,她自己也是享受下厨的。

“那就交给吧。”

然后江明智出口挽留:“都已经这个点了,你应该也没吃饭,一起在这吃一顿吧。”

收了人家半副猪肝呢!

等到晚饭上桌的时候,看到这一大锅的红薯粉条,还有爆炒嫩猪肝,顾向恒觉得自己厚着脸皮留下来对了。

叶红秀和张流云也做过猪肝,但是没有一次做出这样的好滋味。

猪肝怎么能这么好吃?

简直比纯肉还好吃!

顾向恒知道自己是在做客,要客气点,但是这要是客气了,就手快有手慢无了,他没客气成功。

江景瑜看着全部人吃得头也不抬,大口大口的吃,满足感油然而生。

掌厨的最喜欢的就是食客这捧场的舔盘子的场景。

当晚江景瑜就把顾向恒带来的肉做了,这肉酱一做,江景翔年纪最小,自制率最低,扒拉在厨房门口根本不肯去睡觉,“姐姐你做的是什么呀?怎么这么香?”

“姐姐姐姐,这就是大队长的肉酱吗?真香啊。”

“姐姐我能不能不睡,就在这里看着你做啊,太香了。”一边说一边吸溜着口水,每句话都不离香这个字。

看的出来是很想吃了,但是又知道这不是他们家的肉,只能克制住自己,江景瑜看得好气又心酸,馋成这样:“快去睡吧,没那么快的,太晚睡明天你就没精神了。”

江景翔眼巴巴:“我睡不着,一躺下去就觉得口水在流,你就让我在这里待着吧。”

江景瑜下最后通牒:“你要是现在去睡,我就过几天自己家做一次,要是不睡,就没了,自己决定。”

听到她这个“诱惑”,江景翔再不舍也只能乖乖地、一步三回头的往房间走去:“姐姐你说话算话,我现在就去睡了。”

其他人听到,也乖乖的回去了,不然要是不做了,那简直是血亏啊。

不仅仅是他们家,就连两边的邻居都听到了,孩子的哭闹声没有停歇,被香味引起食欲的小孩子想吃,但是家里没有,这不就闹起来了。

江景瑜觉得有些失策,晚上做这个香味是有点太过霸道了,应该白天做的,下次换个时间。

等到她做完的时候,她发现张流云还没有睡着,从房间里走出来,“景瑜,做好了?”

江景瑜:“做好了,奶奶起夜?”

张流云:“我有点事想问问你。”

江景瑜纳闷,什么事?

“奶奶,你问吧。”

张流云:“今天是不是你大伯过来了?他对你爷爷说了什么你知道不知道?”

之前他单独过来的时候总会惹得老头子生气,但是今天看着老头子笑眯眯的,不像是发火憋气的样子。

江景瑜愣了一下,然后摸了摸鼻子,“大伯一开始是说了一些让大伯生气的话,然后我说了一些话,把大伯气走了,爷爷就不生气了。”

知道她说了什么之后,张流云都笑了,“我就知道他是为了这事过来的,行了,我知道了,回去睡吧。”

她笑着回了房间,留下江景瑜看着她的背影。

奶奶是爷爷的第三任妻子,爷爷前面的第一任妻子是生双胞胎的时候,也就是生大伯跟大姑姑的时候难产去世的,然后过了一年多就在爷爷父母的安排下,娶了第二任妻子,生下了二伯,二姑姑的生母本来是爷爷身边的丫鬟,她生下二姑姑之后身体就不好,缠绵病榻几年去世了。

爷爷第二任妻子没了的时候二伯年纪也不大,那个时候兵荒马乱,家里也已经败落了不少,而且没有具体的死因,也没有坟墓,估计是在外兵荒马乱没的,之后才有了亲奶奶张流云进门,然后生下了她爸。

不过到她爸出生的时候,他们家就已经没多少家财了。

至于大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亲近自己亲爹,而是亲近他外公那边也是有原因的。

江家败落是从娶了第二任妻子开始的,而刘家那边败落更早,等到大伯的生母去世,已经变成普通人家了,所以就一直希望江家能够帮他们重整旗鼓,怕爷爷娶了新媳妇就忘了旧人,有忘了他们,就一直笼络着大伯,最后还把大伯的亲表妹嫁给他了。

所以她大伯和大伯母实际上是近亲结婚,幸运的是生出来的孩子没有什么不对。

或许这其中还有什么江景瑜不知道的事,等到成家就分出去了,他们两个对早早分出去都有些怨言,觉得这是因为张流云在耳边吹了枕边风,而且他们觉得就算是家里败落了,但是应该也还有一点存货,被江元同藏在哪里。

所以对江元同还是尊敬的,但是对江明智这个弟弟,他们两个就淡淡的,说起来就是一团乱麻,亲兄弟都有打架的时候,更别说这不是亲兄弟了。

江景瑜摇了摇头,不去想这些旧事,进了房间锁上房门,上床,盖上被子,然后她进了游戏。

游戏里也是晚上,头顶月光,她看了一下小木屋门前的十块空地,把上面的成熟的莲藕收进了仓库,这每一块土地就能出产五斤莲藕,合计就是五十斤。

收了之后没有耽搁,立刻又种下新的莲藕,莲藕的售价最高,性价比最高,她现在基本种的都是莲藕。

就在这时,邻居那边有个黑影一闪而过。

又碰见了她的邻居,只可惜还不知道对方的真面目,江景瑜又看了下自己的等级,她现在九级了,但是这一层薄雾依旧,把她想看的都遮了个严严实实。

算了,时候未到,等着吧。

小木屋里整整齐齐的放了不少东西,她现在没有花钱买家具,她的金币要留着用来升级地块,小木屋也有足够的空间供她现在使用。

东西最多的是在划分出来的厨房区域,她偶尔会来这边给自己加餐。

今天过来这里不是加餐,而是给自己做准备的。

她想要进深山一趟,这个念头早就有了,但是一直拖了下来,现在时候到了。

绳索、大小合适的石子、袋子……

检查了一番,这才去睡了。

第二天,把肉酱让奶奶带过去给顾向恒,她背着竹筐还有柴刀出发了,在出发之前她跟江元同交代去向:“爷爷我去挖点竹笋。”

她先去了竹林,然后穿过了竹林往山里走。

在这个点在山里的人基本是一些半大的孩子,在这近山区的地方捡柴草、挖野菜,大人在这个点都要下地挣工分。

江景瑜避开了这些半大小子的视线往深山里走,她一手拿着柴刀,一手拿着一根长竹竿在前面拍打,这样如果里面藏有蛇虫的话,就会先被惊起。

她现在全身换了衣服,紧紧的包裹着防止虫蚁。

越走越深入。

听到的动静也越多,但她没有停留,这里还不够深入。

她之前也在山脚下用石子打过野鸡,但是山脚下这种地方哪里有那么多的野鸡出没,它们也是有生存的本能的,在这人类频繁出现的地方,它们会避开,所以收获惨淡,她现在一直往山里走,等听到的鸟叫声越来越多,而且山路也彻底没了,她这开始放慢步伐。

本来在山里赶路就不容易,现在更慢了。

为什么说进山不安全?

除了大型野兽之外,山里的环境也是危险的。

山路滑,容易摔倒,脚下的路可能前脚还是路,下一脚踩中的就是山洞缝隙,要是一个不小心摔了,在这地方无法求救,只能听天由命。

所以江景瑜走的小心。

“嗖嗖嗖——”几声,有几颗石子凌空射出,正好射在那飞快逃窜的野鸡翅膀上,随着它的咕咕惨叫,它的翅膀折了,被猎人收入囊中。

这是江景瑜打到的第二只野鸡,一斤左右。

他们这里除了野鸡之外,常见的还有野兔,獐子,野猪等等。

她遇到最多的就是野兔了,一个个都跑得飞快,江景瑜遇到了五次,只中了一次,其余的都逃进不知道哪个洞里不见了踪影。

把这只野鸡收进去,小半天江景瑜就一直没有别的收获,难道她进山一趟就这?

江景瑜有些不甘心,犹豫了一下,继续往前走,直到她看到了一条溪流,在旁边发现了野猪的踪迹。

痕迹很新鲜,估计刚走不久。

怎么大队长他们没有把野猪清理干净?

居然还有漏网之鱼。

江景瑜一边期待,一边谨慎的跟着这脚印的方向走了一段路,果然发现了两头野猪的身影。

在这地方,野猪算是一霸,它们有长长的獠牙,在泥里不知道滚了多少圈塑造的铠甲,本身还皮糙肉厚,一般的都奈何不了它们。

这一家子野猪本来在这里生活的好好的,但是前两天遭遇了大难,有一波人高马大的两脚兽把它们父母和两个兄弟端了,剩下它们两个,这还惊魂未定,又碰到了一个人。

一开始它们以为这个人很好对付,就凭它们兄弟两个这身板,冲撞一下,她就解决了。

“哼——”

“哼——”

这两头野猪要为父母兄弟报仇,发现了江景瑜后就蹲下身体蓄力,眼冒红光。

但是冲过去了才发现对方不是个善茬,前面那块有它们大的石头被她抬了起来,就这么抬了起来!两头野猪想要止步,却因为惯性无法刹车,于是这块巨石用力的砸了下来,其中一头躲闪不及正中脑袋,登时就趴了下去。

另一头野猪的攻击也落空了,它顺势往前跑,想要离开这里,但是那个人手中的巨石在她的手里就跟个塑料的一般,又抬起砸了过去,因为它已经跑到了前面,所以这次砸中的是腰椎部分,场面顿时有些血腥。

江景瑜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幸好她用的是旧衣服,仔细多洗两遍应该没问题。

然后看向这两头猪,该怎么处理?

看看旁边的溪流,就近吧。

这两头野猪都是一百来斤,江景瑜把这两头猪迅速开膛破肚,处理干净,每个部位分割开,其他的还好,其他说有些浪费的地方就要数猪血了。

江景瑜用来装猪血的东西不多,就在边上挖了个坑埋了。

收拾这两头野猪不费什么时间,处理这两头野猪时间更长,但因为她的力气大,也很快,等她弄好,一看天色,要打道回府了。

在路上,江景瑜数了一下,如果不是在最后遇到了这两头野猪,她的收获还真不怎么样,但因为遇到了这两头野猪,所以收获十分喜人,这么多肉啊,该怎么吃?

这可真是个甜蜜的烦恼。

她要留下一些做成肉干、肉酱、腊肉,其余的去卖掉吧。

至于卖给谁?

有人需要,比如王叔叔家。

在回去的时候她顺路捡了不少干柴,换回了进山时穿的那身衣服,又背上了竹篓,挖了一些竹笋回去了,她在竹笋的底部放了一只野兔,“运气好。”

看到这只野兔,张流云欣喜过后,道,“一半我们自家吃,一半你给送去给你宁姨。”

江景瑜答应了,她能找到这份工作,他们出了不少力,这点她很清楚。

等到第二天,她去服装厂找他们,门卫看了她几眼,“你找谁呀?”

江景瑜:“我找叶宁。”

门卫:“你等会儿我去帮你叫她出来。”

叶宁出来的时候看到江景瑜有些意外,“怎么了?”

这是有什么意外发生了,跑到厂里过来找她?

江景瑜笑了,拉着她到角落:“宁姨,是这样的,我的运气好,弄了只野兔,送半只给你尝尝,另外。”她压低了声音,看了看周围没有人,“我们村有人打到了野猪想要卖掉,不知道你要不要,他按照市场价出,有票便宜点,没票贵一点。”

叶宁眼睛一亮:“野猪肉?要!有多少。”不多的话,她打算包圆了。

江景瑜:“二十斤。”

听到这个数,叶宁的眼睛就直了,“我吃不下这么多,你等会儿我去问几个人,我很快就出来。”

没多久她就小跑着回来了,“这二十斤我们全要了,什么时候拿?”

江景瑜:“你什么时候下班?我到时候拿去你家。”

叶宁一口答应:“行,我早点回家。“

江景瑜:“宁姨,这事过了今天谁也不要说,就当做没有这件事儿。”

叶宁比了个封口的姿势:“我知道,下次还有这种好事你记得我啊,阿姨承你的情。”

一个月就发那么一点肉票,塞牙缝都不够,她已经想好了,她要包一顿饺子,然后再做一顿红烧肉。

另外买一斤孝敬公婆,她娘家那里送一点回去,还有她儿媳妇也是要买一点孝敬她亲爹妈的。

现在市场上的肉价一斤是七毛,黑市上没有肉票的话,卖到一块四一块五,买这二十斤的没有人出肉票,全是给钱,按照一块五一斤的价格算,收入三十元,工人一个月的工资。

而在她的小木屋里,还有近两百斤的肉。

一夜暴富啊。

江景瑜看了一下某个方向,接下来就是要去大名鼎鼎的黑市转一转了。

填充一下她的厨房。

她现在手上没票,有票,去黑市买东西正合适。

想到这里,趁着还有点时间,就换了衣服。

她打听过了,县城的黑市,是名副其实的“黑市”,只在晚上开,而且周围四通八达,有什么意外情况找个没人的方向就能跑。

不过有个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有夜盲症的同志不适合来,江景瑜幸运,没有夜盲症。

她去的时候,已经有几个人影在那里蹲着“摆摊”了。

没有人吆喝,就蹲在那里,想要知道是什么就凑进去看。

江景瑜从最前面的那人开始看起,地上用块大叶子垫子,上面放着一只被死死绑住的母鸡。

“还在下蛋的母鸡,六块钱拿走。”

在小木屋里养鸡?鸡粪怎么办?只能直接吃,她现在有肉了。

江景瑜略过。

第二家卖的是糯米:“三斤糯米,一块钱。”

江景瑜没还价,掏出一块钱。

第三家卖的是红枣:“两斤,不卖钱,要红糖。”

江景瑜没有,略过。

第四家,卖菜刀的,“二十五块。”

那把菜刀江景瑜一眼就看中了,她现在就缺一把菜刀,小木屋里做饭都是用石刀竹刀,这次野猪的处理也是用的柴刀。

她立刻就要说我要了,结果她迟了一步,看的时候前面一个男的刚递了钱过去,卖家收了钱立刻走了,男的似乎察觉到视线,也紧跟着走了。

江景瑜:“……”

错过一百亿!

接下来江景瑜转了一圈也没看到第二个卖菜刀的,只能遗憾的回去,然后第二天她看到了昨晚的梦中情刀,在顾向恒的手里,他递过来,带着笑:“之前看小江同志用菜刀不太顺手,恰好我这里有一把多余的,想着以后麻烦小江同志帮我做酱,这个正好可以用得上,请不要嫌弃。”

江景瑜:“……”

作者有话要说:  江景瑜:心情复杂,将一把菜刀作为请她做菜的报酬,看来是个吃货无疑了。

感觉对他的认识加深了jpg

某年某月某日,想起当初

江景瑜:有一天我被人“横刀夺爱”了。

顾向恒:?

江景瑜:第二天对方就把我的“爱”送给我了。

顾向恒:???

————————

第二、三更!

因为8号上夹子,所以8号的更新放到8号23点,到时候万字更新~

————————

推荐一下基友的连载文,已肥可宰,这是个日九的码字机(作者努力向她学习

文名《八零年代暴发户》

作者:孺人

苏启航是苏家村众人眼中的极品小叔子。

大家都下地挣工分的时候,他不下地。

后来包干到户了,地成了自家了的,地里产的粮食也是自家了的,他还是不下地。

大家都说,苏启航这辈子都没出息了。

可谁知道混着混着,村里人就傻眼了!

苏启航买上了大彩电,修起了新房子……还把他爹娘媳妇全都带去城里享福了。

就这样子的一个人,他怎么就成了暴发户了呢????

ps: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代,最后发家致富的奋斗史。家长里短群像文,无重生穿越等各种金手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