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24章 你怎么会在这里

第24章 你怎么会在这里


发现了叶红秀的意思, 江明智咳嗽一声,他心里很矛盾。

大队长好吗?

好。

但是做女婿……这有道坎啊,这可是侄女江翘的前任未婚夫, 这要是成了……人言可畏啊。

所以他岔开话题:“乐英, 你就跟着你表姐去吧, 顺道在村里转一转。”

郑乐英咧开嘴:“好,谢谢三舅。”

发现外公和三舅一家对她都是真心的, 郑乐英不可避免的松了一口大气,脸上的笑容也更灿烂了。

在火车上她没有跟那些同伴说起这边有亲人,就是担心长时间没有走动,感情已经生疏, 到那时候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些亲戚相处。

以前她跟着妈妈在军营里面生活,父母两边的亲戚都少来往, 到后来妈妈牺牲了,爸爸也转业了。

但是爸爸转业的是他老家,距离妈妈的家很远很远。

后来爸爸给她娶了个后妈进门, 跟这边的走动就更少了。

如果不是还有信件往来,就断了联系。

想到家里那边,郑乐英跟着表姐出门, 心情复杂。

下乡名单一报上去就无法更改了, 但是她那时候想的真的是远远的避开就好了。

再也不要见到那些她不想见到的人,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不知道她那后妈和继姐怎么样了,哥哥肯定会难过, 难过她这么冲动。

想到这里郑乐英的鼻头不由得一酸。

江景瑜看着她的表情多变,估计她是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比如她报名下乡的原因。

对这点, 江景瑜的意思和江元同一样,先不问她,等她适应了再说也不迟。

现在人都已经来到这里了,又对这里什么都不熟悉,谈到那些敏感话题反而会影响他们的感情。

等她适应了,情绪也缓和了,再慢慢谈。

这是个真的十五岁孩子,在后世,这么大的应该还在念初中,身上满是孩子气,还在家长的羽翼下好好上学呢。

走了一段,看表妹的表情和缓了一些,江景瑜才和她说话:“乐英,我这么叫你可以吗?”

“可以啊。”

“乐英,我给你说说上庄村吧,那边那座山,全是竹子,我们家里现在就有在那里挖的竹笋,腌制成酸笋味道不错,你回去后好好尝尝,我爸他很喜欢吃,你喜欢吃竹笋吗?”

“那座山景翔经常去,挖野菜,摘野果子,你也可以去逛逛,那里没有危险的。”

“后面那座山不能去,连着山脉,小孩子、人少都不能去,你要是进山了,别去那里。”

……

姐妹两个一路说话一边往那边走去,有人看到了还会问一声,比如花大娘,她看到了,问:“景瑜,这个小姑娘是谁?怎么有些眼生,是你舅舅还是阿姨家的?”

江景瑜:“不是,这是我大姑姑生的女儿,她到我们这边插队下乡。”

花大娘一拍大腿:“哎呀,这是明虹的女儿啊!”花大娘上下打量:“你不说还真没发现,是真的像,跟明虹小时候真像,一眨眼都过去这么久了,她女儿都长这么大了。”花大娘有些唏嘘,看着郑乐英笑的和善:“你听得懂我们这边说话吧,你妈妈应该教了你。”

郑乐英慢慢开口:“我听得懂。”虽然她说话口音是有差异,但是基本交流没障碍。

“我哥哥有的时候也会跟我讲这边的话,我们那里食堂有个阿姨也是易水县的人,她有的时候也会跟我讲。”所以她一直没落下。

花大娘很高兴:“好好好,你们现在这是要去哪?去你大舅舅家?”

江景瑜:“不是,是去大队长那里,手续还没办好。”

花大娘看了看江景瑜,又看了看郑乐英,咂咂嘴没说话。

想起来了,这应该是去办手续的,知青来他们这里有一些手续要办,但是吧,这江家的小姑娘又要跟大队长见面了,她真是有些不放心啊。

她之前托人跟大队长说了他们家的意思,那边一点反应都没有,她不知道是传错了话,还是对方没听懂,这颗心不上不下的。

也就是大队长家里没有正经的长辈了,不然更好说话。

江景瑜:“花大娘我们就先走了。”

花大娘回过神:“好,不耽误你们了,去吧,我刚刚好像也看到几个面生的小年轻过去了,应该是一样的,这回来了几个啊。”

江景瑜:“合起来三个。”

这一次分到上庄生产大队的年纪最小郑乐英十五岁,郭雪莲十六岁,朱文十八岁,他们三个都不是来自一个城市,但地理位置的是相近,如果要回家的话,他们三个有一大半的路程是一样的,是同省的同乡。

朱文和郭雪莲被顾向恒带去了知青大院安置,让知青大院的队长宋益教一教他们,收拾一下行李过去大队办手续,他就先把牛车驾回去了。

他们两个看到这里住房条件的时候,暗暗松了一口气,看着还是挺结实的,这一路看到的那些房子让他们脸色都白了,比起来这知青大院还是不错的。

男知青住厅子左边,女知青住厅子右边,其他的都是公用的。

现在来了两个新人,合计六个人,这里还住的下。

宋益看着他们:“你们身上带的干粮应该在路上吃的差不多了吧?等会去大队预支一部分口粮,等年底再抵扣,如果不预支的话,还可以跟乡亲换,你们想要怎么做?”

郭雪莲:“我们跟谁换都可以吗?”

宋益愣了一下:“要去跟一些家里有余粮的人家换,有些人家自己吃都不够。”

郭雪莲和朱文都沉默了。

他们人生地不熟的,怎么知道谁家里有余粮?

“当初宋大哥你是怎么做的?”

宋益诚实回答:“我是预支的,也有跟人交换的,都行,看个人情况,就是预支的话,要努力干活,不然等年底不够抵扣,也是要还钱的。”

朱文:“那先预支一部分吧。”

郭雪莲看着灶台:“大家是一起吃饭的吗?”

宋益:“对,其他人现在在地里干活,还没回来,我们是分工合作,男同志挑水砍柴,女同志打扫做饭,这里的菜地我们一起打理,收获也是共有。”

宋益说到这里停了口:“好了,回头跟你们仔细介绍,先去大队,别让大队长久等。”

一路上宋益走在路上,也有不少人问宋益这是不是就是新知青,他都回答了。

朱文和郭雪莲看着他熟练的用这里的话跟村民交流,都有些佩服:“宋大哥,你来这里多久了,学这里的话难不难?”

宋益想起自己来这里的时候,脸上有些复杂:“……我来这里三年了,第一年的时候比较难,后来就很快了,跟这里的人多交流,说着说着就会了。”

到大队的时候,宋益看到了江景瑜,有些不自在。

他拜托她帮忙寄信,她推了回来,他明白这是拒绝了,他还没有示好却被拒绝,本来不想再见到她,徒惹尴尬,没想到这个知青亲戚就是她,这也太巧了。

宋益看了一眼江景瑜旁边的女知青,这是她表妹,真的有这么巧就恰好分配到外公所在的地方吗?

不过是家里的一份爱女之心罢了,有家里人重视,都是下乡,生活是不一样的。

郑乐英多看了几眼宋益,这就是知青队长啊,也好年轻,可能就比她大几岁吧。

江景瑜看到了宋益,没有和他说什么话,也没有眼神交流,不知情的人看了只会以为他们不认识。

江景瑜向朱文道谢:“我听乐英说,你们在火车上过夜的时候遇到了小偷,幸好你警醒叫醒了大家,不然可能就被偷了物件,谢谢你。”

朱文有些意外,连忙摆摆手:“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他有些不好意思,他也没做什么,只是当时恰好就醒了,注意到有可疑人士,喊了一嗓子。

“咳咳。”顾向恒走了进来:“不好意思让你们等,来,把你们的文件拿出来……”

江景瑜他们先到,先办。

江景瑜也问了:“大队长,下地这个怎么安排?”

三个年轻知青一起竖起耳朵。

顾向恒:“刚来,今天先休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明天开始吧,你们之前应该没有下地经验,先做一些简单的,宋益宋同志会带一带你们,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多问,不怕做得慢,先做得好,然后再来追求速度。”

江景瑜:“乐英也是跟知青大院一起行动对吗?”

顾向恒:“对。”

他问郑乐英:“你要预支口粮吗?距离下一次分粮食是年底。”

江景瑜:“她暂时先不用,等有需要了再来预支是可以的吧?”

顾向恒表示明白:“可以,好了。”他把盖好章的文件还给郑乐英。

郑乐英:“谢谢大队长。”

他们到的时候是早上,现在回去就可以做午饭了,走在回去的路上,郑乐英突然想起一件事:“咦,大家刚刚都在家,请假了吗?”

江景瑜:“我爷爷请假了,其他人还是下地了,中间抽空回来的。”

特意今天申请去做一些比较轻松的活,时间就比较宽松。

只要能完成任务,或者有人帮忙,记分员也不会扣工分。

为了迎接这个远道而来的表妹,他们家中午的饭菜比较丰盛。

材料已经准备妥当,就等江景瑜掌厨了。

用一些米一些豆子焖的干饭,还有豆腐蛋花汤、麻婆豆腐、豆角炒蛋,还有一条清蒸鱼。

这鱼是江景腾费了不少功夫,把一个小水洼的水都给掏干净了才抓来的。

这桌饭菜比郑乐英想象的好。

而且饭菜做的也好吃,她吃了三碗饭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吃撑了,郑乐英有些不好意思的放下碗筷。

江元同笑着,“锅里还有呢,吃饱了吗?”

郑乐英:“已经吃饱了,好吃,太好吃了,不知不觉就吃了这么多。”外公他们不会嫌弃她吧?

当然不会嫌弃,“你还在长身体,不要饿着自己了,外公家不能顿顿大鱼大肉,但要说吃饱还是没问题的,厨房那里有红薯、红薯干,我们自留地种的也都是红薯。”

郑乐英乖乖的应了。

江元同:“饱了歇会儿,待会儿午睡一下,你房间还缺什么找你表姐。”

两个人都是女孩,年纪相差不大,更容易有共同话题,让外孙女更好的融入进来。

就现在这情况,也不知道孙女要在乡下待多久。

要是待的时间长了,越早融入越好。

江景瑜帮郑乐英把在外面晒的被子收进来,帮忙一起铺床,郑乐英很佩服江景瑜的厨艺,她会做饭,但做出来的饭菜味道平平,能煮熟,吃了不会拉肚子,但要说有多好吃吧,那真没有。

她表姐就大她几岁,她的厨艺却这么好了。

江景瑜笑了笑:“我之前厨艺也一般般,某个时间段突然就开窍了。”

郑乐英:“你是怎么开窍的呀?”

江景瑜:“以前我奶奶和我妈做饭的时候,我都在旁边看着,可能看多了,加上我特意淘了一些食谱来看,就这样厚积薄发吧。”

这样子吹自己江景瑜都有些不习惯,但是为了圆上这些差异,也只能这么去解释。

郑乐英恍然:“原来是这样啊。”她有些可惜,这种厚积薄发她之前还真没有。

她小的时候是去吃食堂,大了以后一天有两餐也是吃食堂的。

她爸所在的是军工厂,隶属于部队那里的,工人要么就是军人转业的,要么就是军人的家属,那里是有饭堂的。

只要交了饭票和粮票过去就能在那里吃。

为了方便省事,很多人都是在饭堂解决,自己家里只有在加餐的时候才开火。

江景瑜:“还吃得惯吗?口味咸了还是淡了。”江景瑜突然想起来,涧城那边吃辣的很常见,他们这里吃辣的就没那么多了。

江景瑜:“我之后做个辣椒酱,你要是觉得不够了,自己加。”

辣椒这东西江景瑜平时放得少,一个是江元同的肠胃不是很好,辣椒太刺激了,还有就是江景翔这个小孩子也需要注意,所以她做菜的时候辣椒就是点缀提味居多,要说有多辣,多过瘾,那得要另做一份。

另做一份她又嫌麻烦,她不是那种嗜辣的人。

听到她说做辣椒酱,郑乐英的脸上就是一喜。

床铺好了,江景瑜:“累了吧,先睡一会儿吧,晚饭的时候叫你。”

郑乐英也是累了,铺好床,然后就这么躺平。

本来以为她睡不着的,结果闭上眼睛没多久,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直到傍晚,她是被香味勾醒的。

江景瑜拿了一些熏肉出来,说这是跟人换的,这东西可不便宜。

张流云塞给她两块钱补贴她,江景瑜不要,她硬塞,“听话,下次你看到了再买。”

江景瑜有些哭笑不得地收下了。

有了这些,炒菜焖饭的时候那菜盘子都油光滑亮的。

这时候,江明宗一家过来了,江元同特意让江景翔去叫他们过来的,他大姐的孩子这么远过来,他这当舅舅的得要知道。

他们一家被叫了也不敢空着手来,多多少少拿这些东西。

不管心里怎么想,面上还是做到位。

江明宗看着这个外甥女,眼眶也红了:“你长得跟你妈妈像。”

刘慧芝也看着这个大姑姐的女儿,心情有些复杂,要是大姑姐没去世,他们家肯定不是现在这个光景,大姑父现在都是管理层了。

只可惜,他们这边沾不到光,就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下乡了,后娶的那个还真厉害。

毕竟是第一次见面,之前没有怎么相处过,聊了一会儿就走了。

郑乐英看大舅舅一家走了,松了一口气。

她有些不习惯。

江景瑜:“你要睡了吗?我这边还有点事做。”

郑乐英:“表姐你要做什么?我暂时不困。”下午睡饱了。

江景瑜:“画稿子,有点尾巴没画完,你要是还不想睡,要不要看看书,我房间有。”

郑乐英进了江景瑜的房间,然后郑乐英就被震住了。

表姐的房间有一个书架,上面堆了很多书,很多报纸,她一看,有小学课本,初中课本,高中课本,还有一些小人书。

看到她被震撼的样子,江景翔向她分享自己的宝贝,“这是我姐姐送给我的,你要看吗?我可以借给你看一会儿。”

“表姐她自己画的?!”

这郑乐英还真不知道,她打开一看,看着笔触没多难,但是一个个人物形象十分生动灵活,而且很有童趣,她看了一时之间都有些拔不开眼睛。

然后又知道了江景瑜现在还在报纸上连载的事,冒出星星眼:“好厉害呀表姐,你真的太棒了,我可以看一看吗?”

“当然可以。”

郑乐英摸着这些人物,有些不好意思:“我也可以学吗,我也画过一些东西,但是画的不好。”

江景瑜:“你有兴趣就学,我这也是自己琢磨的。”

她这话说的有些心虚,虽然她没有拜师什么的,但是她那个时候自学也是买了教学视频的,后来还报了班进修。

索性她那时候也够专注,时间久了还真被她学出点什么,才能在在网上连载。

江景瑜:“这书架上的书没有什么感兴趣的?可以拿去看,只要别弄坏了就好。”

这里的书有一些是她之前的课本,还有一些是她去废品站当废品收回来的,还有个别是她去书店买回来的。

这里有一些,她是当做参考资料用的。

毕竟在这个年代画漫画,她肯定要当心,别人看她画的简单,她在这里没少下功夫,比在现代连载要费心力的多。

在现代你出点差错也就是被读者骂几句,要是沾了违禁题材,就是作品下架,但是在这个时候你要是出了差错,后果就严重的多。

所以她画完是很乐意给家里人传看的,叶红秀她没有上过学,但是上过扫盲班,而且又有家里人教她,她看这些除了个别字词不认识,大部分都能看得懂。

这么多人看一圈下来,有什么问题,有什么疑问,他们及时反馈,她及时修改,这样就相当于多上了一层保险。

经过大家确认无误后她再发出去,也更安心。

郑乐英一听到自己还肩负着帮忙审核的作用,瞬间就直起了腰背,行了个军令,“收到,保证完成任务!”

只不过她这个审视的心思翻了没几页就完全沉入进去了,心情跟着里面人物的跌宕起伏波动,两耳不闻窗外事,看完了她翻着空白的后面,“后面呢?”

“后面没了,还没画出来,你看完了觉得有哪里不合适吗?”

郑乐英:“……”审核?什么审核,她刚刚都忘了。

“我再看一遍,姐姐你什么时候能画出下面的呀。”

“没那么快。”

在平板或者是电脑上画,有什么不对能直接操作,不浪费时间也方便,但是在这个时候完全靠手工。

“姐姐,你一开始画画的那些稿子还有吗?”江景瑜自然还留着,这可是她技术进步的证明,“你要看吗?那个时候画的还没这么好。”

“要的要的。”

“给你。”

“姐姐我要学的话我应该怎么练啊?”

“你先从简单的开,比如你要不要试着画一个鸡蛋……”

那一头顾向恒因为这次的事情也在思考着知青大院的情况,比较起来,知青院里的学历集体来看是最高的,在这里最差的都是初中生,最高的是高中生。

而在整个生产大队来看,文盲比例很大,家里有些钱的,会送家里的学龄男丁去上几年学,不做个睁眼瞎,上到二三年级差不多了就不读了,家里的女孩子就一直在家里做家务帮衬,这点上也可以在江景瑜那边体现。

他们村读到高中的本地女孩真的不多,她那一届就没有跟她同班的本村女生,所以她在村里没有什么要好的小姐妹。

要说起来,因为她的出众,今年居然多了不少女孩子上小学,原因无他,就是因为江景瑜出息了,能挣钱了,所以那些人就觉得自家的也能做到。

在这方面家长都是一样的,认为别人家的小孩可以,那么自家的小孩也能行,这方面来看江景瑜还起了一个标杆的作用。

这样的标杆,顾向恒觉得越多越好。

要怎么向大家宣传认字的重要性,顾向恒觉得从娱乐下手是个很不错的主意。

你不认字,你就看不懂那些故事,现在这个时候的娱乐很少,为什么这个时代的人很多兄弟姐妹,五六七八甚至生了十胎的都有,不就是晚上之后他们除了造人之后没有别的娱乐。

如果他们村能够从说书、讲故事这方面入手,引导大家认字,之后能够自主阅读,这样就是一个大的跃进了。

而目前在他们村讲故事这方面最出名的就是江景瑜。

第二天一大早,睡饱的郑乐英去知青大院,出门前,江景瑜:“等你干完活了,你就回来我们这里吃饭。”

等郑乐英去了知青大院,跟着宋益他们一起下地干活的时候,她知道了知青大院的一些细节。

比如新来的另外两个知青都预支了口粮,不然没饭吃,她没有,她吃的是她外公家的口粮,外公说等到年底她公分折算出来的粮食再合并就好了,不用找大队长。

比如说在知青大院里面需要跟人合住,家务等等分摊,家具也要自己想办法,她有外公家准备,而且饭菜也不用她自己操心。

这样一对比,郑乐英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回家以后要勤快点干活才行……

其他人都出门下地干活了,顾向恒知道江景瑜不下地,所以他又上门了,而且还带了一些豆子,拜托江景瑜帮忙做成酱,还拿了一只鸡,也请他帮忙做一锅菜。

这才说起扫盲的事,江元同也在旁边一起听着。

他在思考这件事情的孙女的影响,然后觉得不太妙,这样孙女还有自己的时间吗?

顾向恒:“这个不用担心,七天去一次,而且是在晚上好,不耽误别的事情。”

但是江景瑜还是摇头了,“我昨晚也想了,我觉得我弟弟比我合适,他的嘴皮子灵活,而且他喜欢跟别人说。”

江元同也觉得是,要说起来还是江景腾更喜欢在家里叨叨,他在外面跟他的小伙伴比也是话多的,他之前还笑景翔接着寓言画集在小伙伴中神气耍威风,实际上他不也是?

景翔这是有样学样。

江景瑜:“你问问他感不感兴趣吧。”

顾向恒有些失望,却也不意外,江景瑜不缺这几个工分。

顾向恒既然登门了,江景瑜突然想到了叶红秀让她问的铁锅的事情,之前去办手续给忘了。

顾向恒:“还需要等等,有消息了我会回你的。”

江景瑜:“这个铁锅,不知道你是怎么来的。”

这个时候铁器难得。

很多人家现在还是用着瓦罐砂锅,有些人家孩子大了,分家了,但是却没办法分,只能拖着,就是因为这一口铁锅。

他们家的这口铁锅还是二姑姑那边送来了一张票,想到这里江景瑜也觉得他们有如今的便利,实在是多亏了这个二姑姑。

江景瑜问顾向恒铁锅的来历,顾向恒听出了点意思,“你想要?这是我一位朋友他刚好抽奖得到了一张票,所以才有一个多余的。”

本来这个铁锅对方怎么处理都行,只是顾向恒想着麻烦江家这么多次,所以就帮着走了这个人情,现在还没到,也是对方还没有去提货,不提货,没有新锅,旧的那口锅也没办法替换。

江景瑜:原来这是偶然,是她想多了。

等叶红秀回来了,知道这件事,连忙:“知道了知道了,你以后也别催,等等不碍事。”

就怕催没了。

江景瑜:妈,你是不是忘了,这是你让我问的?

叶红秀轻咳一声:“对了,你不是跟我打听王高成的事吗。”

王高成,就是王鹏飞那个无子的工人二叔。

叶红秀:“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打听他,这在我们村里也是知名人物了。”叶红秀知道的确实不少,比如当初王家也是很穷的,就是因为太穷了,日子过不下去,所以那时候就把第二个儿子送去当仆人,混一口饭吃。

王高成因为比较机灵,所以混得还不错,学了些本事,等到后面建国了,大家都是这个国家的主人,又有本事,加上走了些运气,成为了工人。

反而是留在老家的大儿子王高来没有发生什么改变,地位一下子就比不得这个弟弟了。

至于王高成的爱人,跟他之前是一块的,本来是丫鬟,两个人感情很好,结婚这么多年,就只有一个十来岁的女儿,也没有说离婚的,一直有商有量,不过就是到现在,她也没有放弃过再生一个的念头。

还有就是王高成对王鹏飞这个唯一的侄子很重视,经常补贴,帮他留意工作,这回提拔他进了食品厂当临时工,一个月也有十几二十块钱,大家都说王鹏飞以后要接王高成的班,当个出息的城里人。

王高成在食品厂工作,这是他们县城最大的工厂,也是福利最好的,能进去那里当工人,在村里人看来就是很出息了,祖坟冒青烟的那种出息。

说起王鹏飞二婶找人看病,叶红秀有些感慨:“村里的、县城里的、甚至是市区的,她都去看过了,就是没有起色,到现在一直没有再怀上。”

食品厂啊,江景瑜想了一下,她好像记得学校哪个老师的爱人就是食品厂的。

她去了学校跟宋玉林打听,虽然她现在在学校人缘还可以,毕竟时间短,不是很熟悉。

至于人缘为什么好,也简单,因为她可以跟大家换东西,比如有陆陆续续通过她换一些鸡蛋、粮食甚至是熏肉。又没有利益冲突,所以大家都比较友善。

她跟宋玉林一说到谁的爱人在食品厂,宋玉林就立刻说出名字来:“你说的是王玲玲吧?”

江景瑜:“对,就是她。”

宋玉林奇怪:“你找她什么事,想要买食品厂的处理品吗”宋玉林婆家一家人都在服装厂,很明白这种处理品有多便宜:“这个可不好买。”

因为大家都想要,食品厂那边生产的东西是吃的,会更紧俏:“王玲玲有应该是有的,但肯定也不多,而且她一个媳妇可能做不了主。”上面还有婆婆呢。

江景瑜:“不是,我是想找她打听点事儿。”

宋玉林松了一口气:“这样啊,这个好说,我和她还是比较熟的,你拜托她打听什么事儿?”

江景瑜:“我们村有个人也是在食品厂工作,想要打听点他的情况。”

村里出去的应该不会坐到很高位置,打听这个不难,所以宋玉玲轻松的带着她过去找王玲玲了,“玲玲,你在忙吗?有点儿事儿想拜托你。”

王玲玲是个留个齐肩短发的干练青年,听到声音,从眼前的课本上抬起头来:“什么事?”

“我表妹她村里也有个在食品厂工作的人,想拜托你打听点他的事儿。”

王玲玲自信:“打听什么事儿啊?我对食品厂熟,你说个名字。”她是嫁到了食品厂,本身她没嫁的时候,有个姨妈在那里,也经常过去,对食品厂熟悉的很。

江景瑜:“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做王高成的人?”

王玲玲露出恍然:“哦,你说他呀,我知道,他们一家还挺出名的,你们是亲戚?”

江景瑜笑:“不是,没有往来的,但是跟他侄子一家有点恩怨。”

王玲玲懂了:“他们年纪也不小,但是只有一个女儿,他爱人一直想生个儿子,想各种办法治病,我听说她总是吃各种偏方,身上总是一股药味。”

江景瑜:“没有去医院看吗?”

“去过,怎么没有去,就是说没用,她就吃偏方了,叫我说她吃偏方也没啥用啊,还不如去医院,医生更有本事。”

江景瑜:“她是不是去过市里面的医院看过?”

王玲玲:“好像是,我记得当时有人说起过这件事,说那时候她很兴奋说怀孕有望,不过后来还是没成。”

江景瑜也打听了一下王鹏飞:“前段时间你们厂里是不是招临时工。”

“对,他侄子就是,订单比较多,招了一批临时工帮忙打包搬运货物,之前的那些人手被抽掉去产线了。”

江景瑜心中有数了。

“咱们县城有什么名医?”

王玲玲摇头,“县城的医生她已经看遍了,她现在正在吃的好像是一个乡下什么医生开的药。

说实在的,不孕不育在这个时代真的很难,又没有试管婴儿,但她之前生过,所以应该不是这方面的问题,对乡下的医生,江景瑜不否认会有神医,但是感觉更大的可能是庸医。

江翘这个时候不好过,她那天从江景瑜家门口回去之后,忍了一段时间才去打听,得知他们没成,之后果然没有了消息,为了确认,她又让她爸帮她开了介绍信,去雷多良家里附近转了一圈,没有听到有喜事的消息,也没有看到人。

这一问才知道,雷多良得罪人了,跟人打架被打断了手脚,还在医院养伤,江翘震惊的半天没有回神。

“这是真的?”

闲话的那个大娘翻了个白眼:“这还能是假,这么大的事呢,现在顶他班的人还是我帮忙找来的。”

江翘大受震撼,雷多良在她心目中大家就没有输过,现在居然吃这么大的亏?!

是谁这么厉害!

江翘有些佩服又有些茫然。

原来她以为很强,永远这么强势的雷多良也会受伤,也会脆弱的躺在病床上,想到这里,她不由得笑出声,让那大娘吓了一跳。

这人怎么怪怪的,突然就笑成这样,不是有病吧?

江翘漫无目的的离开,嘴角一直带着笑容,虽然失望江景瑜那边没有得到满意的结果,但是雷多良这边给了她意外惊喜。

哈哈哈,雷多良,你也有今天!江翘本来不急着收拾这个人,现在他不知道惹了谁先倒霉了,江翘心中畅快无比。

走着走着,她到了医院门口。

江翘在医院门口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进去了,有意无意的在里面转圈,寻找自己的目标。

县城医院也不大,没多久就看到了雷多良的病床,看着他凹陷的脸颊、被木板夹住的手脚,还有其他包着的纱布的狼狈样子看了很久,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在江翘进城的时候,恰好被江景瑜看到了,心中生疑,跟了过来,看着她的轨迹,还能有什么不明白的。

确实就是她做的手脚,所以在她前脚刚离开医院,江景瑜就站在她面前,吓了她一跳,结巴了起来:“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脸色都白了,想到自己刚刚在病房门口站了这么久,江景瑜刚刚也在医院?那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九点到了,还是三合一大肥章(-)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7982064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天空已微蓝 20瓶;人生有茶 10瓶;白云飘飘、(o_o) 2瓶;

(づ ̄ 3 ̄)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