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25章 亲密值不足

第25章 亲密值不足


江景瑜:“王鹏飞不知道你做的事吧。”

江翘自己做贼心虚, 情绪激烈:“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你不要好端端污蔑我!”

她的重生是她最大的秘密, 她怎么可能告诉别人?

就是王鹏飞, 也不可能。

江景瑜这幅抓住了她把柄的样子肯定也是假的, 江翘拼命回想自己做了什么,然后安心了, 她其实也没做什么,就是在一个陌生人的病房门口站了一会而已。

她什么都没做。

什么也不知道。

刚刚她的举动又不是很过火,按道理来说她是没有理由和雷多良认识的。

江景瑜当然也知道这点,而且重生……穿书这个也很玄幻, 她不会住着这点不放,都是封建迷信, 她要做的,是故意恶心她。

江景瑜一脸无辜:“难道你不想知道,我可亲眼看到了, 你在病房外依依不舍,里面不是王鹏飞吧。”

果然,江翘被噎了个够呛:“你在胡说什么!”她咬牙切齿, 她怎么可能还会跟那个人渣搅合在一起?依依不舍?我呸!如果不是怕脏了自己的手, 她恨不得那个人去死。

江景瑜:“难道我说错了,你们不是旧情人,而是夫妻?”

话落,江翘的身体都抖了起来, 夫妻?她惊疑不定的看着江景瑜,虚张声势:“我根本不认识你说的是谁?”

江景瑜叹了一口气:“好吧,你说不知道就不知道, 你说不认识就不认识,只是,江翘,我没有对不起你吧,你做这些,晚上不会做噩梦吗。”

她语气幽幽:“人在做,天在看,你说,是吧。”

江翘被她说的汗毛直竖,脸上僵硬,噩梦?

什么噩梦,难道她真的知道些什么?

江景瑜上前拉住她的手:“走,我们一起进去找他叙叙旧。”作势要一起进去找雷多良。

江翘立刻示弱:“姐姐,我觉得我们有误会,改日,我好好跟你解释。”

说完就挣脱她的手,落荒而逃,心跳扑通扑通的失去了固定的频率,心乱如麻。

江景瑜知道些什么,难道她也重生了?

不不不!江翘立刻否认,江景瑜不可能也重生的,要是她重生了,她肯定不会放弃王鹏飞。

况且就算她重生也晚了,他们已经成了一对,她很快就会生下王家的孩子,而江景瑜到现在单着,他们一家的挑剔在他们村都出了名了,城里人都看不上,有了这个名声以后,看她还怎么找对象!

她一边走路回去,一边安慰自己。

至于雷多良,被她刻意忽视了。

江景瑜看着对方落荒而逃的样子,心情变好了一点,这样做不能解气,但是对着一个孕妇她也不能真的动手,就先收点利息,吓一吓她,就她这个性格,估计接下来都要消停了。

让她可以有充裕的时间打听名医。

回到家中,没有人回来,江景瑜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把屋檐下的野菜切碎了喂鸡,又扔了一些给哼哼直叫的猪。

看着它们吃的头也不抬,又给食槽里加了点水,打理好这些,看了看天色,进厨房。

厨房的事对她来说再熟悉不过,在现代的时候,基本上一日三餐都是自己做的,现在掌厨没有什么不习惯,而且因为时代的局限,没有什么复杂的食材或者步骤,很简单。

过了一会儿,江景翔回来了,然后是后脚跟着张流云以及江明智他们,最后回来的是郑乐英。

郑乐英下地几天,吃了大苦头,她回来一屁股坐下,龇牙咧嘴,摊开手,手上涨了好几个水泡,腰酸、腿疼,江元同看着她这个样子有些心疼,却也没有说让谁帮忙,她总是要适应的,等习惯了就没那么辛苦了。

郑乐英在这方面出乎意料的懂事,不哭不闹,分配到什么就做什么,辛苦也不喊放弃。

这样的品格看得张流云叶红秀都心生喜欢。

看她累成这样,让她好好休息。

郑乐英也实在没力气干别的了,看着外婆和三舅妈回来后还要忙活自留地上的事,好像有无穷精力一般,十分佩服。

她们是不是不会累啊。

饭后,江景瑜和江景腾说了扫盲的事,就跟江景瑜想的一样,面对顾向恒的邀约,江景腾考虑了一下就答应了,有些跃跃欲试。

当扫盲老师也是老师啊,他也要过一把当老师的瘾,而且这讲故事还能有工分赚!

江元同看着他那兴奋样,给他泼冷水:“没那么快,要等秋收之后。”

一说秋收,江景腾就冷静下来了。

秋收就在眼前了。

张流云:“二支队下井的稻子快到日子了。”

哪里的作物成熟了,那就可以准备收割了,这收割也是要挑日子,要是早了,谷子不够饱满,要是时候过了,天气骤变,那么谷子容易发霉。

每一年的秋收就是丰收的时候,同样也是辛苦的时候,在这个阶段,家里老人小孩齐上阵,而且不管大人小孩都会瘦几斤,在这阶段大家都会有意识的补充伙食,不然身体扛不住。

顾向恒打算在秋收正式开始之前,再给大家改善一下伙食,又召集了大家进山打猎。

有了上次的大丰收,这一次报名的人比之前多的多,他们都还记得上一次去打猎的人分到的那些肉,馋人的很。

而且在上一次的打猎途中,大队长已经表现出了他的可靠,一点不比那些猎户人家出生的人差。

他们村里是有猎户的,当然那是以前,现在已经不允许私自打猎了,之前这个村子在深山里面,人口也很少,没有田地,依靠打猎为生,但是后来他们所在的村子遭遇了泥石流,这个小村子就合并到了上庄村。

上一次他们是特意奔着野猪去的,其他的猎物没有怎么注意,这一回不一定能够再遇到野猪了,危险性也没有那么高。

这一次江景腾说要去,家里人反对的就不是那么厉害了,十七岁,也不小了,还有其他更小的人报了名,加上这一次面对的不是野猪,除了野猪之外他们这山里其他的危险性不高,所以他们都松口了,江景腾当时就高兴地跳了起来。

下保证书:“我一定打起精神,平安回来。”

“在平安的基础上,争取大丰收!”

很懂家里人的心思了。

跟上次一样老规矩,还要经过大队长的考核,不是拖后腿的才能去,江景腾被选上了。

因为报名的人多,顾向恒分成了两支队伍。

江景腾分在顾向恒带的那支队伍里。

江景翔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羡慕的不行,他也想要一起去打猎,但是他在家里来回念叨了几句,没有人搭理他,他自己就消停了。

懂事的让人心疼。

多听话的小孩子啊。

在这个时候熊孩子很少,大家大部分时间都在为填饱肚子忙活,哪里有那么多功夫去宠孩子,还有一个就是这个时候孩子多,大家都是一窝一窝的生,不比以后独生子女那么珍惜。

熊孩子,一般都是父母宠出来的。

不然怎么会有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句话。

隔壁邻居白三婶的丈夫白三叔也被选上了,白三婶过来串门子的时候,怀里抱着儿子白大苗,不放心的跟叶红秀絮絮叨叨:“你说他以前也没有进山打猎过,这一回怎么劝他都要去,我知道他是想为家里添一点肉腥,但山上的那些家伙机灵着呢,哪是那么容易的,我就怕他有个好歹。”白三婶忧心忡忡。

她会这么担心,就是因为她有个叔伯以前是当猎户的,不是说没有野猪狼群山里就安全了,还有很多其他的危险,她那个叔伯就是死在一条不起眼的毒虫下。

丈夫这要是有个好歹,留下他们孤儿寡母的怎么办?

被她说得叶红秀都担心起来,江景腾生怕妈妈反悔,连忙解释,“三婶你别担心啊,大队长给我们每个人都发了药包,这是特意配的,防虫蚊的,那些虫子闻到这味道就不过来了,放心吧。”

听到这话叶红秀又赞了一遍,“大队长细心周全啊。”

白三婶听了也笑了:“是真的?”

江景腾:“当然是真的,上一回进山的人也发了有,就没有谁被咬了的。”

白三婶这才放下一块心病。

带着大家进山打猎,顾向恒是熟悉的,早在第一回带着大家进山的时候,他就先摸了个遍,借着自己有游戏空间可以躲避不怕危险,没少在山里打猎填饱肚子。

因为知道没什么危险,他才会带着这么多人去,这样又能填充一下账上孤零零的数字,又可以带大家打打牙祭,一举多得。

而且如果这一回在山里面得到的野鸡蛋或者是兔子幼崽多的话,顾向恒也想在村里圈养起来,给村里多加一项收入。

到时候不管是卖了还是村民自己内部消化,都是便宜。

转眼就到了打猎的日子,在江景腾出门之前,张流云和叶红秀一再检查他身上的鞋子、衣服、裤子等是否妥当。

等他们出发了,叶红秀就有些心不在焉,还被江明智嘀咕了一下,“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只是进山一趟,还这么多人,野猪看到都怕了,别的还敢主动招惹吗?瞎操心。”

是这个道理,但就是会担心。

于是江明智背上挨了一巴掌。

江明智:“……”

我闭嘴。

他们早上进山,到下午就有人带着猎物出来,放下猎物再继续进山,他们不想带着这些拖累行程。

这些大部分是小猎物,有一些已经直接死了,有些半死不活,还有一些活蹦乱跳。

除了留下活的幼崽,其余的都被处理了,做成熏肉。

不知道是不是有段时间没有组织进山打猎了,收获出乎大家意料的丰盛。

被分去做熏肉和处理的人看的都眼红了,也有想占便宜的,只是那么多双眼睛看着,没法做手脚。

熏肉可以长时间保存,大家都猜测大队长这样做是为了下一次过节的节礼。

这肉可比之前的豆腐吸引人的多,到时候肯定也能换个好价钱。

过了几天他们集体出山了,硕果累累。

简单搭建起来的兔笼和野鸡围栏也满了,收到的一些野鸡蛋特意留了下来,让母鸡孵化试试看看能不能孵出来,这样的话就可以养小鸡仔了。

除了留下卖相不好,打牙祭的,其余的肉统一熏制,准备做好了就卖出去。

留下来的那些肉,在秋收之前,上庄大队又来了一次大聚餐。

江景瑜这回去带着郑乐英一起去凑了个热闹。

上庄大队有五个支队,按照地理位置区分,上工的时候一般是在本支队的土地上劳作,分布比较均匀,但集体事,一直都是不分哪个大队的。

像这回,就是整个上庄大队的盛事。

用当初大锅饭时留下来的锅具,用野鸡做汤底,放入山菇、豆子、青菜焖炖,香气扑鼻。

家家户户出一个人,拿着大碗排队。

白三婶拿着一个有两个缺口的大瓷碗过来叫人:“景瑜,是你去端回来吗?走吧,到我们支队了。”

一口气同时上是不可能的,分时段过去。

郑乐英拿着个同样有些缺口的大碗出来:“这就来了。”

顺着人流走到大队的广场,来到这里,香味十分浓郁,周围围了一圈小孩子,江景翔就在这里。

有些人家已经把自家的份端回去了,但到现在还在这里守着。

郑乐英看着大家手中拿着碗,个个喜笑颜开,自己也笑了:“表姐,好多人啊。”

江景瑜:“嗯。”

是很多人。

排队到他们了,大锅里上方浮了一层淡黄色的鸡油,大铁勺从锅底往上撩,撩到什么算什么。

一勺满满的,可以看到有一块鸡爪,几条鸡肉丝,另外其余的,看上都去世配菜。

郑乐英小心端稳了。

这个拿回去够吃一顿了。

白三婶脸上的笑容没停过,这配菜不稀奇,但是沾了鸡汤的鲜香,跟平时就不在一个档次。

她运气好一些,她的碗里有两块大一些的鸡肉,还有两节鸡脖子。

“大苗就爱啃鸡脖子,看到了肯定高兴。”

江景瑜知道她这么高兴,还有白三叔分到了一只野鸡、半只兔子腿,江景腾分到了半只兔子,一副鹿肝。

两个人都平安,江景腾除了左手手臂上有道擦伤,脸上还有被树枝刮蹭的痕迹,没有其他受伤的地方。

白三叔摔了一跤,扭到了手腕,注意着不重力使用,过几天就好了。

在他们回去的时候,还发生了个小插曲。

有小孩迫不及待想吃妈妈手上的肉,一个不注意,打翻了,肉和菜立刻被捡了起来,打算回去热水烫一下继续吃,但是那些汤水就没办法了,这里全是精华,结果全喂了土地,为此那小孩被打的啪啪作响,一点没留手,哭声震天。

但哭的不是被打,而是没得吃了。

郑乐英:……(o o o)

虽然我不懂,但我大受震撼。

这小孩这么皮实的吗!

而那一头江元同收到了大外孙的来信,这封信很长,详细的交代了郑乐英下乡的原因,说起来就是因为她和后妈、继姐不和,从她们进门开始就没有好过。

以前那个带进门的继姐一直让大家以为是郑乐英在欺负她,实际上被欺负诬陷的却是郑乐英,以前她还装着,但是等到后妈生了一个女儿,今年又生了个儿子,对方的气焰就跟以往不一样了。

以前是绵里藏针,暗地里做些让人恶心的手段,现在却是嚣张起来。

在他们闹起来的时候,郑父总是家和万事兴,不管是对方挑衅在先,都各打五十大板,让她们不许再吵再闹。

他不想打破现在家里这个平静的氛围,就委屈了郑乐英,不过自从郑乐英气得把自己的名字报上去,这和平表象就岌岌可危。

郑乐海也闹了一场,让那个便宜妹妹也下乡去,不过她后妈不答应,现在已经相看好了人家,到了日子就出嫁了。

那男方不是个好的。

最后说麻烦外公照顾一段时间,他会找机会给妹妹寻找工作,让她回去。

江元同叹了口气。

找工作?

不容易啊。

收到了郑乐海的信之后,过了一天江元同又收到了二女儿发来的电报,江明仪同意了,她会让她的大儿子下乡当知青,带着她的小儿子一起去,到时候麻烦江元同帮忙安排,她那边也会做好准备。

这封信看得江元同提不起精神,在屋子里呆坐了良久。

这个女儿一贯以来心高气傲,不是没有更好的办法,她不会低下头来。

外孙已经十六了,在海城找个工作也可以,年纪毕竟不小了,也有这么大就接了班的。

但他提了这个建议之后,二女儿却还是让她的儿子过来了,宁愿他下地干活,也要离开海城。

江元同的心情沉重。

这件事情他先跟江景瑜说了,江景瑜:“这样子也好,或许在那边她已经不太妙了,才会促使她下这样的决定。”

江元同明白:“你觉得你二姑姑还能有别的办法吗?”

江景瑜:“既然避免不了的话,不如用二姑姑他们也主动下乡,这样子还有一定的机会可以自己选择去的地方。”

江元同:“你说的对!”

“事不宜迟,你现在先帮我发一封电话给她。”

那一头江明仪收到了电报之后,心中也有了决断。

想到自己年纪还小的两个儿子,她深吸了一口气,行动起来。

江明智听到二姐的两个儿子要来,问:“两个外甥来了,怎么住?”

他们家现在房间已经满了。

江元同:“和景腾他们一起住,再多打一张床。”房间还能放得下。

江景瑜不赞成:“不如再多建一间房,我们这厨房不是有半边延出去放柴火吗?之前这里也是有一间房的,既然是这样不如再半搭起一间房,以后表弟他们回去了,也可以留着做杂物间。”

江景瑜知道他们会在这里待十年,不可能一直合住。

江元同思考了一下:“也行。”

张流云:“要建也要等人来了,家里确实住不下了,再提出改建房子。”

江元同:“是这个理。”

已经商量好了,江明智也行动了起来,准备材料,家具什么的也要提前做,不然到时候就没得用,就像现在外甥女这样。

江元同现在年纪大了,没多少力气,但也能打下手,江景腾也是,正青少年,他做家具的手艺比不上江明智老成,也是过得去的。

三个人一起,每天利用闲暇的时间做一点,不等家具成型,代表秋收的哨声响起了,家具的事只能放到一边。

割水稻是个苦力活,拿着镰刀,弯着腰,机械的挥动着手中的镰刀。

在这个时候,就是平时最爱偷懒的人都不敢过分,不仅仅是计分员在这个时候格外严格,还有就是收成不好,他们这么长时间的辛苦也白费了。

在这个时候有很多人很积极,有一些是出了名的拼命三郎,在几年前张流云也是这样的拼命三郎,还拿过劳动标兵,抱着那股豁出去不要命、一直干活的精神往死里干活。

这几年她年纪上来了,才松散了一些,留了点余地。

郑乐英被分去的是抱稻苗的活,就是把他们割好的稻子抱运到打谷机那边。

那边的人会把稻穗上的稻谷打下来。

这个活没什么技术含量,只要小心些,不要被稻芒割到手,一趟趟的跑,在烈日下,汗如雨下。

江景瑜她现在还不用去,但是要忙的脱不开手了,也是要去尽一份力的。

江景翔这样大的就拿着个小篮子跟在田头,帮忙捡掉落在地上散落的稻子。

江景瑜之前存的那些熏制的肉在这个时候拿出来掐到好处,每天干饭绿豆汤熏肉炒菜的上,一家人也很快瘦了下来。

因为新稻子下来了,江景瑜又去了黑市一趟,买到了一些大米。

在这个时候,黑市上的稻子是最便宜的。

眼看着今年的稻子丰收,去年的稻子就肯拿出来卖掉,价格相较也会便宜一些。

今年有个好天气。

累归累,大家还是高兴的,去年秋收下雨了,要冒着雨收割,收割来的湿稻谷也要特意的在厨房烘干,耗费人力物力,而且在这样要是下的雨大了,那些成熟的稻子被打落顺着水流飘走,就白白损失了,费人力物力都捡不回来。

江元同毕竟上了年纪,身体底子不是很健康,他被分去的是在晒谷场看稻子,到了这个时候,那些烦人的鸟雀是不容忽视的。

种地真的是辛苦。

累的可以在田地里一坐下来倒头就睡着。

等秋收告一段落,家里的人平均掉了两斤,肤色也黑了几度,郑乐英还晒伤了。

到了后期江景瑜也下地了,她也黑了一个度。

等到秋收结束,她有两件喜事,第一件事就是她发送给杨编辑的稿子通过了,写信来让她接着继续画下去。

第二件事情就是她的游戏终于要升级了。

听到了代表着升级的那一声“叮——”江景瑜立刻看向薄雾。

果然那一层雾气消失了,江景瑜犹豫了一下,慢慢的将手伸过去。

畅通无阻。

那一层无形的墙壁消失了。

她试探性的迈过了一只腿,也能过去了。

对方家门口种的东西也出现在她眼前,对方种的有三种,分别是茄子,冬瓜,胡萝卜。

对方不仅种了三种作物,还每一种都跟她的不重复。

这是什么原理?

搞不懂。

只不过就算是不懂,她看的也有些眼馋。

她看了一下对方,没有人。

也没有作物显示可收获,她就先收回了视线,打开商城。

升级后她的金币又一次无限接近于零,但是她又解锁了一种新的作物,而且厨房那里也解锁了她现在可以买得起的东西。

只不过需要金币,而金币她还需要慢慢的挣。

她解锁的是灶台、铁锅,调味料。

太好了,这个自己胡乱搭建凑合的灶台可以退休了。

她也不用烦恼怎么买锅了。

至于调味料,江景瑜也很满意,调味料分别有四种,油、盐、糖、酱油,一套出售。

她很想立刻就买,因为她现在剩的那个金币太少,强忍住了。

为了挣更多的金币,她应该要先去看一下种子。

果然出现了新的种子,新出现的种子作物是红薯,江景瑜又喜又忧,喜的是有红薯代表丰收就不用饿肚子了,但是……如果是大米、小麦就更好了。

再往下看,40金币一棵种子,她现在剩下86金币,能买两棵。

江景瑜:“……”

无语归无语,她立刻用剩下的金币买了种子,然后在新开的两块土地上种下去。

看着自己现在十二块土地,江景瑜欣慰的吸了一口气。

从一开的四块土地到现在的十二块,不容易啊。

把自己这边的事都做完了,这才迈开脚步,去了隔壁邻居家。

她真的过去了,站到了别人家的家门口,在土地旁边,她有些震撼,想了很久。

这是个游戏。

她的邻居,可能是一个现代的网友。

她的邻居,也可能是这个时代的人。

但这里就是一个游戏。

而,偷菜,是这个游戏一大乐趣。

她没克制住自己的罪恶之手,想要摘走已经成熟的茄子,但她收了个空,收到提示:【你的亲密值不足,无法收获。】

江景瑜:“……”

就像是有一盆冷水从头顶泼了下来,她忘记了,偷菜需要是好友才能偷。

现在两个人还是陌生人。

亲密值这个设定也是很熟悉了,得要给对方浇水,才可以得到亲密值,亲密值到了一定数字就是朋友。

但是……江景瑜视线转了一圈,现在邻居这里根本就没有可以浇水的土地。

没有亲密值可赚,她只能离开,时间不早了,该睡觉了。

在她熟睡的某个点,顾向恒上线了,他比江景瑜更快升到十级,但是直到今天江景瑜也升到十级了,这层薄雾才彻底消失。

他一来就看到了这层薄雾消失,伸出手,明悟:那层结界不见了。

他的视线因此一览无余,可以看到跟自己那栋一模一样的小木屋,还有旁边的仓库,以及小木屋门口那十二块土地。

跟他一样。

但上面的作物不一样,现在那块土地上种了莲藕和红薯,这都是他没有的,其中莲藕已经挂上了成熟可收获的标签。

看了良久,他迈了过去,这种游戏邻居的设定就是偷菜用的,他当初也玩过类似的游戏。

他现在去偷别人家的菜,对方也可以偷他的菜,就看谁卡点更准,不给对方偷菜的机会了。

【是否收获?】

【是。】

【你的亲密值不足,无法收获。】

顾向恒:“……”

顾向恒:“…………”

他失望的叹了一口气,给那两块显示缺水的红薯地浇了水,收获了一点亲密值。

半夜江景瑜上了个厕所回来,习惯性的进游戏看了一圈,给两块红薯地浇了水,看到隔壁邻居家的茄子也缺水,顺道一起浇了,满意的收获了一点亲密值,回到床上继续睡回笼觉。

第二天早上醒来,惯例的先不急着起床,而是先进游戏签到,收获作物。

只是刚签了到,要浇水的时候,她看到了隔壁邻居家,突然想起一件事,在面板打开访客记录。

访客记录可以显示到了她家地界的游客信息。

昨晚她忘记看了,作物显示缺水也是随机的,可能种下到收获只用浇一次水,也有可能隔一小时就缺水。

所以她昨晚浇水了,也不能说没有给不知底细的邻居机会。

打开访客记录后,上面显示:【你的邻居昨晚帮你浇了一次水,亲密值+1】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1122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仙人掌、幻骨 10瓶;庭庭 5瓶;缨羽络 2瓶;

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