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29章 特意说的

第29章 特意说的


江景瑜第一次开始认真的考虑这个问题, 如果一直回不去,她要在这边当不婚族?

倒也不是,她并不是不婚主义者,在现代的时候不想相亲, 是因为她年纪不大, 又忙着事业, 她没空也没有心思去谈恋爱。

在这里她已经做好了孤独终老的心理准备,一个是和她年纪相当的男孩就是个大孩子, 心性不成熟, 要是年纪大的话,在这个时代二三十还没结婚的, 不是有什么问题就是二婚, 她一点都不想给人当后妈, 给自己的人生普通模式变成困难模式。

而且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那就是对待很多事情的看法,不同时代生活的人身上带着那个时代深深地烙印。

为什么很多人说自己长辈这不舍得那不舍得?东西放坏了都不舍得吃?

都是这个时代太穷造就的。

在后来出生长大的孩子,有几个会养成这种性格?

顾向恒对江景瑜的视线很敏感,她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现在……更奇怪了, 他身上有哪里不对吗?

他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 没什么问题, 脸上有东西?

他摸了摸脸, 他脸上是脏了吗?在意的暗自检查了一番,没有找到什么东西, 他忍不住开口:“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

江景瑜:“没有,抱歉,刚刚走神了。”脑海里想的东西当然不能在对方这里说出来, 但是因为刚刚想到了这方面,江景瑜突然发现了一点奇怪的地方:“你待会不是要下地吗?”看着这一身不是十成新,那也是□□成新的新衣服,还是军装,穿上去人很精神,但是穿着这样好的衣服下地很容易就糟蹋了。

她在看自己衣服?有哪里不对?

顾向恒低头再检查了一边:“你在看什么?”

江景瑜摇头,“真的没什么,好了,我话带到了,我先回去了。”

“等等。”顾向恒叫住了她,转身进了屋子里一趟,拿出来一个篮子,“麻烦阿姨帮忙做鞋子,辛苦了,这个是我战友送的,你带些回去尝尝鲜。”

江景瑜:“是什么?”

顾向恒笑:“东北那边的松子。”

江景瑜喜上眉梢:“这可是个稀罕玩意。”她收下了,在她出去之后,顾向恒没多久也出门了,在路口等他的是小时候一起长大的发小,看到人,顾向恒抓着他问,“我身上哪里有什么不对吗?”

发小上下打量了一圈,视线在他身上的军装羡慕的来回扫荡,“你身上有什么不对?没有啊,你穿这一身可是这个。”

他竖起大拇指,大拇指翘得老高,“话说,你这衣服可不可以借我穿,过一下隐?”

顾向恒:“可以是可以,但是我比你高,你穿的可能不太合身。”

发小:“没关系没关系,衣服大了我到时候往裤子里塞一塞就好了。”

发小差点就乐不思蜀了:“我一定会好好爱惜的,你现在穿这一身去干嘛?等会,下地你穿这一身?!”

他不敢置信,随即一脸心疼,“赶紧回去换了,败家子。”

思考了一下,顾向恒回头:“行,那你等我一下。”

看到顾向恒转身回去,发小摸了摸下巴,他又不是不知道要下地,怎么换了这一身出门?

难道是吃错药了?

看到江景瑜拿着一小袋的松子回来的时候,江明智的脸色有些惨淡,难道这件事情不是家里几个人剃头担子一头热?大队长那边……

江景瑜把松子放到叶红秀面前:“这是大队长答谢你帮他做鞋子的。”

一听这话,江明智就舒了一口气,他就说嘛,这事哪是想的这么简单的。

叶红秀翻了个白眼,“一边呆着去,别在这里碍眼。”

江明智默默的走到一边去了。

江景瑜:“……”

啊这,她还是转移话题吧:“妈,这松子我们要用点工具……”

第二天,刚去到学校,表嫂宋玉林就凑了过来:“景瑜,你那边还有没有藕粉了?我有个朋友她怀孕了,吃什么都吃不下,就爱吃这一口。”

江景瑜作犹豫状,“有是有,你要多少?”

宋玉林:“一斤,还有吗?”

江景瑜松了一口气,“一斤的话还是可以凑的出来的。”

宋玉林登时眉开眼笑,“那可太好了,我朋友家里人都帮她买,结果都买不到,偏偏她其他的都不爱吃,饿着也不想吃,这藕粉还是原来的价格吗?”

江景瑜:“对,原来的价格。”

“行。”宋玉林把一块四塞了过来。

江景瑜笑眯眯的收了,“嫂子,之前说的布料有信息了吗?”

之前江景瑜说想要厚实一点的布料,宋玉林答应她帮忙留意。

他们服装厂内部员工是有一定的机会可以先买到瑕疵处理品的,比去供销社买实惠多了。

宋玉林给了她一个得意的眼神:“这事儿我也正要跟你说,明天给你带过来,这次运气好,正好抢到了一些,够做一身衣服了。”

江景瑜也乐了:“那就谢谢嫂子了,我上次给你带的辣椒酱喜欢吗?”

买这不了江景瑜倒不是想着自己穿,而是准备给叶红秀做一身衣服,她生日也快到了,正好可以做生日礼物,她总是把自己放到最后,劝她她也不听,一家子就她的衣服最少,补丁最多,既然这样就只能自己上了。

说到这个,宋玉林赞不绝口:“你做的那个辣椒酱味道真够带劲的,你给我那一罐子,我每次只能吃一点点,够我吃很久了,吃吧,觉得辣,不吃吧,想的慌。”

江景瑜笑了:“你喜欢吃就好,吃完了跟我说,这辣椒一吃起来,很容易上瘾的。”她下足了料,废的功夫也不小,表妹郑乐英这个吃辣吃惯了的人都说好。

宋玉林拍了拍她的肩膀:“行,我也不跟你客气,我跟你讲,有人去我家里做客,尝了一下就想厚着脸皮带走呢,我才不给她……”

那一头郑乐英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她和郭雪莲、朱文三个人是同一个省出来的,都喜欢吃辣,但是这里的辣椒酱做出来不太合他们口味。

这一说,郑乐英就把她表姐给她做的辣椒酱分了一些给他们。

郭雪莲和朱文毫不意外的爱上了,顿顿一大勺,没两天就吃完了,他们还想要,郑乐英就跟她表姐说了,她表姐人也好,意思着收了点加工费,分给他们一罐。

但是这一罐子他们又没熬住其他知青们想要尝尝的意思,这尝着尝着,就没了。

没了,他们两个又想请郑乐英帮忙,“我们还是出加工费,你帮帮我们吧。”

但是郑乐英不乐意了:“我们做的也没那么多,现在就剩自己吃的了。”

郭雪莲:“那就让你表姐再做一次呗,做这个也不是很麻烦。”

郑乐英犹豫了一会,还是拒绝了,这才过去多久,又去找她表姐,她表姐也很忙的,做这个辣椒酱又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

她拒绝了,郭雪莲也不放弃,使出了水磨功夫,“乐英,你别拒绝啊,你不是和你表姐感情很好吗?她对你多好啊,你帮我们求求她,她肯定会答应你的,没有这辣椒酱,吃饭都不香了,你知道的,我保证,这回我肯定好好放起来,就我一人吃好不好?”

郑乐英埋头拔草,对耳边的絮絮叨叨充耳不闻,听这话的意思是吃完了还想请她姐姐做,那要以后都这样,那她姐得要帮她做多少回啊?当时表姐做的时候她没有全程在,但是也知道麻烦。

一罐辣椒酱再怎么省着吃,看她平时的用量也省不到哪里去。

朱文脸皮薄一些,看她这样,识相的不再提起了,但是郭雪莲不肯放弃:“乐英,你说话啊,乐英,要不我们加点钱?乐英……”

说着说着,看郑乐英一直不吭声,郭雪莲也来气了:“咱们都认识这么久了,我一直把你当朋友,看来只有我一个人把你当朋友,这点小忙都不愿意帮,我算是看清你了,哼。”

说完这句话,她就不理郑乐英了,这一天都没有再和郑乐英搭话,看到她也故意忽略她。

郭雪莲这样让郑乐英郁闷,回到去还闷闷不乐的,江景瑜看到了,问了一句,然后江景瑜就皱眉了。

郑乐英不开心:“表姐,我是不是应该委婉点说的?”郭雪莲是她来到这里最谈得来的朋友了。

江景瑜想了一下该怎么说,但最后还是一记直球打出:“我觉得如果她眼里的朋友是这样的,这样的朋友不要也罢。”

郑乐英愣了一下,拧着眉头,脸上有些无措,她也觉得这样的朋友关系不对,但不要这样的朋友?

江景瑜:“你要是不知道怎么做,可以先维持原样,她不理你,你也不要理她,你看她之后会怎么做,她应该会后悔再来找你的,你要是想和她继续做朋友,就继续做朋友,但是你不要把这个朋友看得太重,这不是一个可以交心的人。”

谁都没有那个义务帮忙,这个朋友太理所当然了。

还有……小表妹是不是应该扩宽一下交际圈?

来到这里,除了在家,就是在地里干活,接触的人就这么几个,这样很难交到其他朋友。

数了一圈,有亲戚关系的表姐妹,除了她之外,其他的都出嫁了。

出嫁的人中,除了已经不往来的江翘,都嫁到了别的村。

至于周围的朋友……江景瑜思考:“要不等他们扫盲班开始的时候,你去给你表哥捧下场,提供点人气吧。”

现在还没有开始,扫盲开课得要等大家把地里的事做的差不多了,才有那个空闲。

郑乐英愣愣的答应了:“好,到时候我跟表哥一起去。”

对郭雪莲这个朋友,郑乐英也听了表姐的建议。

就跟她表姐说的那样,她不理自己,郑乐英也不理会她,一天过后,郭雪莲主动找过来了,而且退了一步求和:“乐英,我们不要这样了,我不应该这么频繁的让你表姐帮忙,下回吧,下回你再让你表姐帮我做一点好不好?”

听到她这退步的话,郑乐英五味杂陈:“雪莲,这是我能说了算的吗?如果你让我做的话还好说,但是你要麻烦的是我表姐。”她都不好意思这样老是麻烦她表姐呢。

郭雪莲不以为然:“这有什么不好意思麻烦的,不就是做个辣椒酱,又不是让她做什么。”

这话听的郑乐英很生气,“你再这样说我就不想和你说话了。”

看到了郑乐英的脸色,郭雪莲讪讪,“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不要辣椒酱了好吧,咱们不提这个不高兴的话题,今天有只小兔子一直没什么精神,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我们再去看看它吧……”

小舅舅那边动作很快,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跟外公还有大舅舅说的,反正他和张家的亲事是成了,暗地里找人算了一个最近的好日子,没有怎么大宴宾客,就请了自家人一起吃顿饭。

在那一天,江景瑜一家去了三个人,叶红秀,江景瑜,江景腾。

这是江景瑜穿越以来第一次过去细柳村。

细柳村总体来说比上庄村更穷一些,这里的房子更破更旧,建有青砖大瓦房的也更少,另外它距离县城也更远一点,其他的倒是都差不多。

叶家两兄弟虽然是分了家,但还住在一起,在分家的时候,在原来的房子旁边多建了一间房,封了中间的门,在旁边另开了一个,这就是两家人了。

叶红秀走娘家的话很方便,只要去一个地方就可以了,只是他们家才两个房间,现在也就有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新郎跟新娘他们的房间是在一间房里用木板隔出来的。

很小,私密性也不够。

江景瑜参观了一下,心里暗自咋舌。

在这方面,他们家真的是住的很宽裕了。

小舅舅家这也是没得选,能住人的房间就这两个。

他们夫妻两个带着女儿住一间,中间也是用木板隔开,在娶媳妇之前,三个儿子住一间,现在用木板隔开,一半是新房,另一半给另外两个儿子住。

本来按照小舅的打算,他是准备冬天的时候起房子的,然后明年就给大儿子说亲,正好能用得上新房,结果计划不如变化快,这突然来了个未婚先孕,什么计划都打乱了

总的来说该有的还是有的,属于新婚夫妻自己的床、柜子等等,建议也见到了新娘子。

两个人站在一起,男方高一点,女方矮一点,脸上都是带着笑得,看上去两个人是匹配的。

因为女方的家庭,江景瑜多看了几眼,长得确实比较好看,脸红红的在那里站着冲他们笑,看上去很和气。

不过她的嫁妆确实很单薄,就带了一个小包袱,装着她的一些旧衣服,她身上穿的基本没有补丁,但是叶红秀说这是跟人借的,过了这一天就还回去。

相应的,表弟身上的衣服鞋子也是借的。

这个时候讲究革命婚礼,所以一切从简。

他们这些亲戚来了吃一顿饭,一切以省钱为主。

就是完全的家常菜,分量不大,还吃不饱。

能体现出这是结婚大喜事的,就是一碟染了红色的鸡蛋。

江景腾暗自跟江景瑜吐槽:“小舅还是这么会过日子。”

他们上门又不是空着手来的,结果这饭菜……真是不讲究,这鸡蛋能让大家吃一口也好啊,结果是摆来看,给大家当回礼带回去充面子的。

江景瑜也看到了张家的人,新娘父母看上去就普通人家。

要说有什么不对的,就是张家父母一直在看江景腾。

看的叶红秀脸色都拉了下来。

江景瑜也觉得好笑。

这是七个女儿还剩一个,看中了她弟弟?

江景瑜的视线停留在新娘唯一的弟弟身上,她这个弟弟也十来岁了,名字叫做张八宝,不得不说他们家名字很好记。

他是这个年代少有的可以说的上肥胖的人,当然这个肥胖是相对而言的。

一坐上桌,埋头就吃。

一拿就拿了四个鸡蛋。

这个鸡蛋一共才八个。

吃相也很粗鲁,但是他父母都没有指责的意思,还在不停的给他夹菜。

这样养孩子,不把孩子养废了才怪。

今天是好日子。

所以大家都没吭声。

只是难免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江景瑜打量了一下,发现她妈妈的脸色算是控制的比较好的,外公外婆,还有两个小姨的脸色那才叫一个精彩。

等到结束,江景瑜他们没有就这么回去,而是去外公外婆家里做客了。

一坐下江景瑜就被外婆给拉住了手,摩挲着她的手背:“景瑜我看你脸上的神色好多了。”之前江景瑜受伤的时候,她过来看过她。

江景瑜笑,“养好了。”

外婆:“那就好,来,景腾,吃果子。”她进屋里拿了吃的过来,“这是山上摘的,你们尝尝,挺甜。”

江景腾立刻就嘎嘣嘎嘣的吃了起来。

江景瑜也拿起一个,这种叫不出名的野果甜甜的,脆脆的,一口一个。

然后他们就被打发出去了,叶红秀:“你们去院子里玩。”屋里留下的全是大人,显然他们有话说。

江景瑜索性就去找她年底要出嫁的表妹叶巧了。

她坐在院子里,已经拿出了没做完的鞋子,一针一针,很熟练。

江景瑜敬畏的看了一眼,这个手艺活她不行,真的做不来,

偏偏这个时候买现成的鞋子不是那么简单,又贵,不划算。

看到她走过来,她笑了笑,江景瑜也跟着笑了,但要开口说什么,江景瑜一时之间想不出什么话题。

她太小了吗?

但是这个年纪在这个时代出嫁是很常见的,而且人家本人估计也不乐意推迟。

她要嫁的是她的意中人。

这一对是青梅竹马。

叶巧倒是有话想说,“姐,你在供销社有看到那里的鞋子多少钱吗?”

江景瑜:“皮鞋?”

叶巧点头。

江景瑜:“最便宜的七块多。”

听到这么大的一笔数额,她的动作就停下来了,“这么贵呀。”

江景瑜:“你想买吗?”

叶巧摇头:“我是问问。”

怪不得不愿意借,太贵了。

她微微叹了一口气:“姐,你知道今天她们结婚的衣服是花了鸡蛋借的吗?”

江景瑜:“不知道,要多少?”

“衣服两个鸡蛋,鞋子也一个鸡蛋,一身就三个鸡蛋。”

江景瑜:“……”

这是这个时代特有的“婚服租借”?

江景瑜有些囧然。

“你这个鞋子。”她转移话题,“这是男人穿的,给谁做的?”

说到这个叶巧就不好意思了,声音变得很小,“这是给他爸妈做的。”

显然就是给她公公做的了。

按照他们这里的习俗,新嫁娘要给公婆做一双鞋子。

江景瑜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很棒了,以后结婚了,你也会好好把日子经营起来的。”

……

这一天的婚礼结束了,叶红秀他们三个走在回去的路上,江景瑜看她在和外婆谈完之后出来脸上的表情就有些牵强,“妈,你和外婆说什么了?”

叶红秀看着江景腾,“你以后要是娶个这样的,我就把你赶出家门!”

江景腾很无辜:“妈,什么叫做这样的,我没做什么呀,你这是迁怒。”最后一句话他是小小声嘀咕出来的。

叶红秀:“最好是。”她余怒未消:“那张家的看到你小舅钱掏的那么容易,到日子了又张口说要一百,你小舅当时就急了,说要么五十答应,要么就算了,他一分钱都不出,让他把女儿嫁给老光棍,昨晚上两家吵了一阵才谈好。”

一百?

江景腾瞠目结舌:“他这是抢钱了吧?”

叶红秀冷笑,“可不是,就是抢钱!”

她以前还挺喜欢这个大侄子的,结果现在看他办的这些事,也淡了,脑子拎不清的,昨晚还跟着瞎起哄,以后有他苦头吃的。

江景腾和江景瑜面面相觑,赶紧给她下火:“妈,这种事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你别气了……”

叶红秀看了一下这双儿女:“你们要是让我这么操心,我就真的要气死了。”

“不会的……”

第二天哗啦啦的下起雨来,雨势很大,大家都放假了,在家里待着。

但下雨也是闲不下来的,几个男丁在一起做家具,江景翔还小也这里跑跑,那里跳跳,不得停歇。

郑乐英在认真的看着江景瑜的作品,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问题,这是她看的第三遍了。

江景瑜也没闲着,叶红秀在做衣服,她本来说要不要学一手,然后被叶红秀犯愁的赶跑了,“得了得了,你就不要来糟蹋东西了,不知道怎么的,别的看着也很聪明,偏偏在这方面就是少一根筋,以后嫁人了怎么办呢?”

江景腾来了一句,“这不是有妈妈你在吗?”

叶红秀都笑了:“你这话说的,我还能跟你姐一起出嫁啊?”

江景腾:“那可不行,那我怎么办,最好啊,还是姐带个男的回来。”

叶红秀哈哈大笑:“哪有好男儿愿意倒插门的……”

一家人说说笑笑,伴着外面的雨声,岁月静好。

但这么和乐的场面不是到处都有,下雨天很多人都不喜欢,虽然不用下地干活了,但是家里会漏水。

如果是外面小缺口还好说,要是在屋里的,漏水的地方又大,那就完了,只能在下面用个木盆放着装水,满了就再倒出去,要是一晚上都下雨的话,那基本上一晚都别想睡觉。

要是放着不管,屋里积攒的雨水多了会淹到其他东西,郭雪莲就是这个倒霉催的,她住的那间房漏水了,从凌晨开始下雨,被雨水滴到了脸上开始,她就没停歇过。

忙着把床铺搬走,忙着把水桶面盆的水倒到外面去,等第二天天气好了郑乐英去找她一起干活的时候,才知道这件事情,郭雪莲顶着个黑眼圈,快要哭了:“乐英,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借住在你外公家啊,这里没法住了,要是再下雨怎么办啊,我跟你一起吧。”

“我每个月会把自己的口粮带过去。”

“你不是一个人住吗?我就和你一起睡,不占房间的。”

郑乐英不吭声,满脸为难。

郭雪莲软言软语:“乐英,你就帮帮我吧。”

郑乐英:“我也是借住。”

郭雪莲:“那不是你亲外公家吗,你是娇客呢,我听说你外公一家都对你很好的,我就是晚上想睡的安稳一点。”

郑乐英还是摇头:“不行的。”

郭雪莲:“你就帮我问问吧,我愿意出借宿费的。”她退了一步:“村里之前不是也有人住在村民家里吗,还有搭伙的。”她说的是现在已经搬出去的某个知青,他当初就是借住在村民家里,也不跟知青一起吃饭。

郑乐英:“我顶多帮你问问。”

郭雪莲大喜:“太好了,谢谢你,乐英!”

郑乐英这一问,江元同根本没考虑:“我们家不方便。”二女儿那边两个外孙到了这里还没地方住呢。

就不提其他的不方便了。

要是个碎嘴的,偷懒邋遢的,到那时候让人搬出去还得费功夫。

得了外公的准话,郑乐英拒绝起来就更坚决了。

这回郭雪莲真的生气了,郑乐英也没空哄她了,因为她现在换了活,跟郭雪莲分开干活了。

而且下了工之后,她还要去大队那里给她表哥捧场。

扫盲课开始了——

说是扫盲课,其实更像是娱乐课。

第一节课就是由江景腾开始的,由他来给大家讲他到了省城百货的见闻。

这节课的内容一出,这个大队就挤满了来长见识的大人小孩。

江景瑜也来捧场了,一看,吓一跳。

这里的人真多!

凳子就这么几张,大部分都是席地坐的。

看到这么多人,江景腾不仅不犯怵,还更来劲了,说着那天的盛况,他在后面简陋的黑板上写下“百货大楼”四个大字。

“大家注意看了啊,这四个字,就是百货大楼,百、货、大、楼,下次你们看到这几个字,那就是了,省城那百货大楼有三层楼这么高,地方很大,挤满了人,你要买什么都能在那里买到,我刚一进去啊,就是一排布料,比咱们县城供销社的多了好多倍……”

有人忍不住问了:“那里的价钱怎么样?”

“那里有红布买吗?”

“是不是一件衣服就得要几十块?”

“你上手摸了没……”

江景瑜看着这热闹的场面,放心的回去了。

顾向恒也放心了。

他站在门口,看着江景瑜离开的方向。

刚刚叶红秀也在,想过去打声招呼,正好听到了她跟江明智说江景瑜生日要到了,给她做面条好,还是包饺子好。

生日啊,她喜欢什么?

那头看着大队长离开,江明智拉了拉叶红秀的袖子:“你特意说的?”

叶红秀挑眉:“当然,接下来就看他怎么做了,要是他什么反应都没有,那就咱们剃头担子一头热,要是送了……”那就有戏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刘、画沙、似是故人来 10瓶;月夜 1瓶;

(づ ̄ 3 ̄)づ

明天争取三更合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