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35章 十二级

第35章 十二级


不管江景翔再怎么不适应、不习惯, 他也只能接受姐姐跑到大队长家去,而且短时间内都不会回来的现实。

只是他很不高兴。

在妈妈的叮嘱下,他忍了一天, 第三天早上干完活, 他就跑去姐夫门口晃悠找他姐姐了, 顾向恒发现了在家门口走来走去的小舅子, 把他叫了进来:“吃早饭了吗?”

江景翔:“吃了。”他看看姐姐,又看看姐夫, 好像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氛围跟平时不一样了,到底是什么不一样, 江景翔说不出来,但让他升起了危机感——他姐姐好像被抢走了。

他抱住了江景瑜,“姐姐, 你嫁给了姐夫, 对吧。”

听到姐夫这两个字, 顾向恒露出了个笑容,称得上容光焕发。

然后就听到这个小舅子说了下一句话,“我也跟着一起嫁给姐夫好不好?”

顾向恒:“???”

江景瑜哭笑不得, “你知道什么叫做嫁人吗?”

江景翔:“我知道,就是去了另一个家里过日子, 我想跟姐姐在一起, 我们一起嫁给姐夫吧。”

顾向恒被呛了一下。

江景瑜好笑:“景翔, 你是男孩还是女孩?”

这点江景翔当然是不会搞错的, “我是男孩,站着尿尿的男孩!”

江景瑜:“对呀,你是男孩,你以后会跟女孩子结婚, 你姐夫是男的,两个男的不能在一起。”

江景翔反应过来了,一脸纠结,“那姐姐你嫁给我吧,我是男孩你是女孩,我们可以结婚。”

顾向恒:“这也不行,你们是姐弟,姐弟是不能结婚的。”

江景翔:“为什么不可以?”

顾向恒:“你想想你身边有哪个姐姐嫁给弟弟,或者是哪个妹妹嫁给哥哥的吗?”

江景翔想了一下:“没有。”

顾向恒:“对,没有,这是不可以的。”

“好吧。”江景翔无奈的接受了这个现实,抱着江景瑜大腿不放,“姐姐我不想和你分开。”

江景瑜心里暖呼呼的,这样黏着表达亲近的弟弟,就是天使!

“你想我了就过来找我,我也会经常回去的,咱们离得这么近,走过来不费多少时间。”江景瑜摸了摸他短的扎手的头发:“我也会想爸妈,想爷爷奶奶,想你们,到时候我抬抬脚就过去了。”

江景翔一想到两家之间的距离,这才笑了。

顾向喜在旁边羡慕的看着这姐弟两个的相处,她没办法跟她大哥做到这么亲近的说话撒娇。

还有大哥跟大嫂之间的相处,看的她也很羡慕。

她也见过别家的新婚夫妻,她也说不上哪里不一样,但是就这两个人氛围好像更插不进去,有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有点多余。

如果大嫂的弟弟也来玩的话,她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这样多余的就不是她一个人了。

你以为新婚夫妻可以甜甜蜜蜜的过一个婚假,甚至蜜月吗?

别想了,事情上门的时候是没有婚假和蜜月的说法的。

有人匆匆过来,“大队长,在家吗,枫山那边的母猪出了点问题,你赶紧过去看看吧。”

这可是他们上庄村的大宝贝,要是有毛病了,要赶紧的治好。

他们这头母猪已经连续几年高产,生下多头猪仔,为他们村的养猪事业立下汗马功劳。

它年纪也不大,还能继续生,刚刚生下一窝健康的猪崽,足足有九头,每一只猪崽都很健康。

还等着它继续为他们村生下更多的猪崽呢。

江景瑜知道它的重要性,“你去忙吧。”

顾向恒跟着人匆匆出门了。

今天是休息日,她和顾向喜都不用去学校,看了看天色,也到了做午饭的时间了,做点什么呢?

还是新婚期,吃点好的吧。

她进了厨房,让顾向喜和江景翔来帮忙,烧火的烧火,洗菜的洗菜。

“今天我们做南瓜饼怎么样。”

“好。”说完两个人就勤快的动了起来。

顾向喜是个眼里有活的,江景瑜说要做什么,不用江景瑜说具体怎么做,她就把该做的拿出来做了。

她对这位大嫂的厨艺也很佩服,之前还没结婚的时候她就吃过几次,大嫂做的比她做的好吃太多了,更不用说跟她大哥那个再好的材料到了手上就被糟蹋了的人比。

江景翔对这点明白的更深刻,守在灶炉前看火,眼巴巴的问,“姐姐今天还做别的吗?”

江景瑜想了想:“面条,刀削面,想吃吗?”

江景翔:“想吃。”

江景瑜:“向喜,拿四个鸡蛋出来,备用。”

顾向恒没有养猪,养了鸡。

这些鸡他刚回来的时候捉的,现在已经是勤快下蛋的好母鸡了,顾向喜来了之后,对这些勤奋下蛋的小母鸡爱的不得了。

在城里他们是没有办法养鸡的。

现在每天可以捡两个鸡蛋,她不知道有多高兴,每次捡到鸡蛋的时候都想养更多的鸡,只是受限于人口,无奈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们家人口太少了,只能养两只,要是养个十只八只的,一天就能有十只鸡蛋,那样的日子太幸福了。

她从放鸡蛋的陶罐里拿出四个鸡蛋放在边上。

江景瑜看着这鸡蛋,想到了他们在小木屋里做的实验。

他们两个都决定好好建设上庄村,要把这里发展起来。

发展除了种地之外的其他产业是必须的,养鸡就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环。

如果说所有的小鸡仔都要母鸡才能孵出来,那样子太浪费时间了。

受精鸡蛋是可以依靠人工孵化的,机器孵化也可以,他们现在没有机器,只能依靠人工摸索着来。

江景瑜知道北方有种炕孵化法,顾向恒就摸索着做出了他见过、也睡过的火炕。

两个人在那里做实验。

要是有个精准的温度计就好办多了。

顾向恒跟着人匆匆赶往枫山。

他们这里虽然靠山靠水,却有很大的局限。

比如说这山,不少是石山,很少产出,正常的那些,无法种植细粮,只能种植粗粮。

靠水,却是河段湍急,他们村很少能在这条河里打到鱼,平时吃鱼是靠山里流下的溪流和水潭。

人口又多。

他们村细分了五个支队。

这就导致他们村这些年来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

靠地上的产出是难了,那就想别的办法。

以前上庄村在养殖这方面是比较保守的,不会一次性养太多的猪仔,母猪生的猪仔多了,还会卖给其他的生产队,作为创收的一部分。

今年他们村的猪仔都留了下来,规模翻倍了,同时为了防御风险,以免一场猪瘟就将一年的辛苦付诸东流,顾向恒在原来的枫山之外,又新建了一个猪圈养猪。

枫山养了十五头,隔壁长茅山养了十六头,现在一共有三十一头猪。

这其中,猪崽占了大部分。

再过半个月左右,又有一头母猪要生了,有经验的人看了,说里面至少有五头猪崽。

养殖,风险比种地大。

有句话叫做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

就是因为很可能一场病,就能让所有牲畜死亡,损失惨重。

为了尽量避免这种情况,他让人每天喂饱,勤打扫,给的工分也是足足的,自己也会不定时的过来检查,防止人偷懒。

让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要对猪这么好,给它吃、给它建遮风挡雨的猪圈就算了,就连它这睡的那块地方每天还要用水冲干净,时不时的还要到一些醋,说什么消毒。

养得跟人一样精细。

不过念叨归念叨,他们不懂,也不会阳奉阴违。

尤其是养猪数量增加之后,专门派来养猪的人也多了。

养猪,味道不太好,却比下地轻松。

工分也让人满意。

而且他们到了年底的时候还要两个猪圈做对比,哪一边猪更重,就可以多分半斤猪肉。

为了这猪肉,他们比看自家孩子都要精心。

这不,母猪一出问题,立刻就发现了。

将它爱吃的猪食倒在那里,它居然趴在那里不动了。

这对于猪来说,太反常了。

顾向恒去看了,这头猪无精打采的趴在猪圈一角,独享一猪vip宿舍,食物、清水就在嘴边,它却一动不动。

这头猪一直都是吴大娘照料的,今天一发现不对,怕有什么病传染,就把这空间给挪出来了,然后让人帮忙传话,等着主事的人过来。现在看到顾向恒来了,就跟看到了救世主:“大队长,你快来看看,这猪怎么了,之前还好好的,我也没有喂什么奇怪的东西,它进口的东西我都过手了的。”

以前有人粗心,把有毒的草跟着其他猪草一起喂猪了,把那猪吃的上吐下泻,差点就死了。

顾向恒看了看,他也不会给猪看病,这是兽医的活,他只能判断它没发热,“我去请兽医站的技术员来一趟,吴大娘,你在这里守着,我很快回来。”

他立刻回去,骑上自行车就往县城走,骑上自行车,速度更快些,一个小时这样,他就载着个技术员回来了。

技术员检查了一下,“你们环境打理的不错。”

卫生做的很到位,到位了猪就比较不容易生病,在他们管辖下,有哪个大队养的猪出了大面积的问题,他们救治不力,也是他们工作的失责。

要是反过来养得好了,那就是他们的工作卖力。

他认认真真的给这头猪做了个详细检查,又看了吴大娘给它准备的吃食,才下判断:“问题不大,是肠胃……”

技术员给这头猪喂了药,顾向恒又引着他去看别的猪:“方同志,我们隔壁山头也养了猪……”

时候不早了,技术员肯定要在他们村吃午饭了,顾向恒让人传了话说要带一个人回家吃饭,江景瑜就多倒了一些面粉,做多一碗面,又做了一大碗野菜团子。

面做的早了,会不好吃,等他们回来再下锅。

快过了饭点了,顾向恒才领着个带着小木箱的男人过来。

身材中等,皮肤黝黑,大概三十多岁:“方同志,这是我爱人小江,这是兽医站的技术员方同志。”

“方同志你好,你们先坐,面马上就好了。”

面?方技术员笑了笑,这挺大方啊。

他也是常下乡的,招待他的基本都是大队的干部,有的尽力招待,有肉上肉,没肉就上鱼,有的就平常的东西。

虽然说这是工作的,但是辛辛苦苦跑一趟乡下,却没有好好招待,什么滋味他们自己懂。

他之前没有来过上庄大队,这是第一回跟上庄大队的大队长打交道。

人出乎意料的年轻,做事却很有条理。

招待起来,也充分显示了他的重视。

等到面一端上来,看着五碗面,每一碗面上面还都有一个煎鸡蛋的时候,他震惊了。

这家人……吃的这么好?

面不说,这一口气就是五个鸡蛋!另外还有南瓜饼,野菜团子,分量都很足。

江景瑜笑了笑:“我们前天刚结婚。”

方技术员懂了:“原来这样,恭喜恭喜!”

顾向恒:“我爱人手艺很好,方同志别客气。”

闻着很香,面条一入口,劲道,有弹性,轻轻一吸,整根面条就滑入口中。

一口面,一口汤,再一口鸡蛋……不知不觉,一碗面就见了底。

他冲顾向恒露出羡慕的眼神,他没谦虚,手艺真的好,这每天吃饭都变成享受了!

吃了饭,继续。

难得请技术员来一趟,顾向恒想问的事太多了。

江景瑜也跟在他们旁边。

第一站是兔子养殖地,刚逮到兔子幼崽的时候是三只成年兔,其中有一只带崽母兔,另外还有十四只小兔子,那十四只小兔子现在变成了十二只,又因为母兔生下来五只小兔子,现在一共有二十只兔子。

另外一对公兔和母兔,现在那只母兔也怀孕了。

加上那十二只小兔子现在即将成年,这些兔子中又有将近一半的母兔,等它们怀孕了,他们现在还小的兔子养殖地很快就会变大。

他们这里也有村养兔子的,方技术员说的头头是道,该注意什么,该如何饲养。

有些是顾向恒之前就了解的,有些是他之前疏忽了的。

他一边听,一边做笔记。

这态度,让方技术员说的更多了。

看完了兔子,接下来是养鸡场。

养鸡比较简单了,它们不会钻洞,用竹子围成了一个有半人高的围栏,这样这些剪了翅膀的鸡就飞不起来。

那个时候孵出来的野鸡数量并不多,更多的还是之后抱窝孵出来的本地麻鸡。

现在加上几窝刚刚出窝的,加起来还不到一百只,而这其中小鸡仔就占了一半以上。

冬天并不适合养鸡,现在正是孵鸡崽的高峰期,很快这里也会充满起来,不过小鸡仔会有比较高的夭折率,现在这些满地活泼可爱的小鸡仔,到最后能活下来的也不知道有多少。

郑乐英现在就负责给这些小鸡仔们搜集食物。

他们用簸箕拦截了一条溪流,在那里拦到的那些小鱼小虾,通通送到这里来喂鸡。

蚯蚓他们也已经在养了,一开始是人工挖蚯蚓留种,埋到专门堆满了肥沃土壤的竹筐里。

一个冬天过去,蚯蚓的家族正在继续增加。

蚯蚓他们也是在摸索着养殖。

除了蚯蚓以外,顾向恒和江景瑜也在想别的食物,比如虫子。

现在他们研究的一个是稻草育虫法,一个是猪粪发酵育虫法。

这些算是“机密”,没有跟方技术员透露,就他看到的这些,已经让他看到了这个生产大队的“野心”。

他有预感,以后他会经常来这里的。

有旁人看到他们,一个个的不敢打扰。

大队长已经跟他们说清楚了,他们村以后要搞养殖,现在被选中喂养的都是养殖的好手。

以后就等着这些牲畜为他们年终分红继续添砖加瓦。

现在看到大队长在跟技术员请教,就怕打断了什么,这个技术员不肯再说了。

以前也不是没有来过那种只会要吃要喝,却不干活的技术员。

等到江景翔回去的时候,已经傍晚了,叶红秀他们已经下工了,知道他今天去哪了,叶红秀瞪了他一眼,“没打扰到你姐姐姐夫吧?你姐姐看上去怎么样?”

江景翔:“挺好的,今天姐夫出去了,猪圈那边有事,说是什么猪生病了他就去那边了,还有技术员来了,中午一起吃的面,刀削面,技术员都说姐姐做的好吃!”

“猪圈的事解决了吗?”叶红秀也很关心这个。

江景翔:“已经解决了。”

“那就好,那你姐姐呢?”

江景翔:“姐姐也好,下午也跟着一起去了,说是技术员教了很多知识。”

江明智:“那你看你姐夫对你姐姐好不好?”

江景翔:“好的。”

这样子叶红秀就放心了,那一头,度过了几天蜜月期之后,除了两个人生活到了一起,不用在游戏空间中才能相处亲密之外,其他的其实并没有太多变化。

该上课的时候依旧要去上课,顾向恒结婚时骑的那辆自行车是他买的,现在讲江景瑜去学校上课,有的时候会在村民羡慕的眼神中骑着这辆车去学校,顾向喜坐在后车座上。

顾向喜不好意思让大嫂载她,总是想和她交换,江景瑜不让。

她这点重量对她真不算什么。

要是她不骑,顾向喜是不会骑的。

她不舍得。

宁愿自己多走几步也不想车子受到一点伤害,每天上下学健步如飞,半个小时多一点就可以回到家了。

这肯定比之前她住在二哥那边的时候要费时间,但是跟她其他住在更远的村的同学相比较,她已经是近的了。

这一天去到学校,还没开始上课,宋玉林凑了过来:“早啊。”然后说起了之前江景瑜拜托她打听家具厂孙胜江的事情。

宋玉林之前跟江景瑜说过一次,但那时候是比较基础的,家具厂的人基本都知道的基本信息。

宋玉林她有个同学就是嫁到家具厂去的,一问,很快就知道了。

孙胜江是服装厂工会的副会长,他的妻子是后勤部副主任,他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在车间生产线上担任组长,小儿子在家具厂食堂担任主厨。

他的两个儿媳妇一个是家具厂的正式员工,一个是其他厂的正式员工。

一家人在家具厂日子过得很舒服,要说有些不顺利,那就是孙胜江大儿子生了三个女儿,小儿子生了二儿一女。

他大儿子没有生下儿子这件事情一直是他们家的心病,家具厂的很多人都知道他们在找生子方。

这些职位一摆出来,显然这一家人在家具厂根深蒂固。

怪不得爷爷他们完全绝了进家具厂的心。

现在宋玉林多打听到了一点,就是孙胜江唯一的孙子要说亲了,问江景瑜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江景瑜:“我有什么想法?”

她沉吟,这消息还是太笼统了,“嫂子,继续帮我关注。”

宋玉林:“成,你别冲动做点什么啊。”

虽然说不是家具厂的,对方没法对他们做什么,但亲亲戚戚的关系,谁知道呢。

回头江景瑜把这消息跟江若书说了,他之前让江景瑜帮忙打听。

差点没了婚事,江若书脾气好,也有几分火性。

他已经结婚了,现在在食品厂当临时工。

而王鹏飞现在还在上庄村种地。

从这点来看,江若书岳家在食品厂还是比较有人脉的。

江若书听到这个消息,愣了下:“我知道了,谢谢景瑜。”他皱着眉,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但是:“景瑜,这事别跟我爸妈说行吗?”他苦笑:“我怕我妈冲动。”

江景瑜:“好。”

上完课,要离开的是哦户,江景瑜被门口的保安大叔叫住了:“有你的信件。”

江景瑜看向寄件人,是出版社寄来的。

这么久了,她终于收到了出版社打来的稿费。

她是新人,给的价格比较低,但她的数量在那里,这稿费有两百块,如果销量好,加印,还会增加。

不过想要达成这个目标还是有难度的,她想要加价的话,不如想着继续出下一册来得更实际。

两百块是什么概念?

一个普通正式工人一个月工资三十二块,这两百块就是半年多的工资。

她现在当代课老师,一个月工资是八块。

这一次性两百块入账,就是一笔“巨款”。还是明面上的收入,不怕别人查的。

收到了这笔钱,江景瑜就想好怎么花了。

她要去省城一趟。

为什么不去更近的市里?

省城毕竟是一省最繁华的城市,而且她还可以顺道着去红阳出版社,把她的稿子交给杨编辑。

听到她说要去省城,顾向恒想了一下:“我和你一起去。”

他要抽出两天时间,这不算请假,而是有正经事的出差,他要去省城买一些养殖的书籍,去省城农业大学请教,还要买一些饲料、种子,温度计等等。

江景腾知道了,“我也想去。”

江景瑜摇头:“下回,这回我们都很忙。”

他去了他们两个就不方便行动了,难得去一趟省城,他们两个还想要做点别的。

他们两个现在的农场又升了两级,已经是十二级了,土地也从十二块变成了十四块。

并且还多了一种新作物,这一回他们出现的新作物都是水果。

江景瑜出现的水果是葡萄,顾向恒出现的新作物是枣子。

一个可以做葡萄干,一个可以晒红枣。

葡萄干是干果,红枣除了是果子以外,还能作为药品,购买有限制。

只有在医院的时候,拿着医生开的条子,才能不用票买到。

现在不是枣子上市的季节,做成红枣干之后就没这个顾虑了。

他们现在手上其实不缺钱,卖红枣主要是想借着这条线跟那些有门路的人换他们需要的东西。

不论什么时候,都有胆子大的人。

把事情安排妥当之后,他们买了两张火车票,出发了。

作者有话要说:  二合一更新~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大梅 50瓶;咸鱼干 10瓶;庭庭、一溪风月 5瓶;白云飘飘 2瓶;瑶 1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