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37章 新的创收路

第37章 新的创收路


顾向恒听到这个消息, 挑眉:“看来小方医生确实医术高明。”

不枉费他还特意借了几本医书回来。

江景瑜噗哧一声笑出声:“确实,医术高明。”

叶红秀也没忍住笑了:“知道村里有这么个医生,心都更安定了。”

等女儿怀孕生子, 有这么个医生在, 感觉都不用去医院了。

许四秋可是去了市里医院看病都没看好, 结果被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治好了。

“你们不知道, 今天有多少外村的人过来找她看病,学知都去帮忙了。”

顾向恒思考了下:“明天估计人更多, 我去一趟。”

他要去那边看看情况。

叶红秀:“去吧,那边估计还有人呢。”

排了那么久的队, 现在才到,天黑了也不想离开。

如果要在这边过夜的话,那真的得要安排一下。

叶红秀看着他们带回来的这一堆:“你们怎么带回来的。”太多了。

还有这么多书。

书的分量可不轻。

然后她看到了江景瑜手腕上的手表:“你这手表, 刚买的?”

女婿回来的时候手腕上就带着一只手表了, 跟现在女儿手上的不一样。

江景瑜:“对。”解下来让她慢慢看。

叶红秀小心翼翼的接过来:“这是刚买的, 多少钱呢?”

江景瑜:“一百二十。”

叶红秀:“!!!”

就是有心理准备,也被吓了一跳,这可比她和江明智两个人存了这么多年的小金库还要贵!

“你以后可得要爱惜着点用。”

江景瑜:“我知道, 妈,这个给你的。”她拿出一袋红枣和葡萄干, 一斤糖, 还有一块香皂, 一盒哈蜊油。

叶红秀:“你买这些给我, 女婿知道吗?”

江景瑜:“知道。”

叶红秀又高兴又心疼钱:“下次别买了,妈都有,你的钱要攒着,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江景瑜左耳进右耳出:“嗯嗯, 我知道了,妈跟我说说今天发生的事。”

说起这个,叶红秀就来了精神:“我今天正好要去找小方医生,跟许四秋遇上了,在路上一边聊着过去的,是我和许四秋一起听到医生说她怀孕的,怕不准,两个医生都给她看了,你不知道,当时许四秋的表情啊。”说到这里她有些唏嘘:“一开始不敢相信,后来差点乐疯了。”

她盼下一胎已经盼了十五年了。

不知道花了多少钱,灌了多少苦药汁,终于来了。

叶红秀:“女人苦啊,要家里家外一把手,还要生孩子,你看,生不出儿子,女人这被子都被压的抬不起头来。”

“如果不是王老二还有良心,她这样早就被休了,现在说是离婚了,她又没工作,离了婚只能回乡下种地,她娘家都不知道还愿不愿意接纳她,现在总算……”她想了一下:“好像有个成语,叫什么?”

江景瑜:“否极泰来?”

叶红秀:“就是这意思,过后她回去王家说了这个好消息就回城里去了,我没跟上去,想必王家那边脸色肯定很好看。”说到这里她有些遗憾。

江景瑜也笑了:“怕看不到吗?”

叶红秀:“后来也看到了,后来那婆媳两个去问小方医生胎儿稳不稳了,这也太明显了。”

“小方说这胎很稳当,而且这既然能继续生,那就可以继续生,我看她是不生个男孩出来誓不罢休的。”

江景瑜:“她多大了?”

叶红秀:“我也不知道具体多少,反正不到四十。”

聊了一会儿,看看天色:“你也累了,赶紧洗澡去吧,我也回去了。”

江景瑜:“好。”

叶红秀走了,江景瑜整理了一下带回来的东西。

难得去省城一趟,他们夹带了一些“私货”,比如葡萄干和红枣,就是当做是买的。

相机先藏起来了。

“向喜?”

“哎,大嫂你叫我。”顾向喜正在厨房烧水。

江景瑜拿出给她买的东西:“我和你哥看到的,觉得适合你,你自己看看做成什么衣服,在这方面大嫂手残,你自己做。”

那是一块带着小碎花的蓝色布料。

顾向喜看到,眼睛就黏在上面了:“大嫂……”很喜欢,但是她不好意思收。

这一块布料,她都可以做一身衣服了。

江景瑜:“拿着吧。”

“谢谢大嫂!”

顾向恒去了卫生站,那边还真有人在,两个医生也没法下班。

这小小的卫生站到现在还有好几个人在等着。

无一例外,全是女性。

为什么她们会这么激动跑到上庄村来?

她们之前不是不想治病,只是看不起病。

在村里看病,出的是小钱,但本事也有限,大问题都是要去县城医院的,只是去一趟县城医院,兜里没有几块钱,心里都悬着。

要是去一回就要几块钱,家里的存款能去几回?

索性就不去了。

现在知道有个村的医生有这本事,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他来的时候,卫生站里有个二十多岁的妇女正捂着脸流眼泪。

因为小方医生说能治。

顾向恒看着跑来义务帮忙的章学知,觉得这样不太行。

这没有卫生员帮忙,忙不过来了。

在之前,陈医生是村里唯一的医生,还有个卫生员,但是这个卫生员基本不再卫生站,因为这个卫生员是他们村里祖传的稳婆,可以帮人接生,一些小孩的问题也能解决。

这两个人都是他们村的“宝贝”,平时不下地也是有工分的。

现在来了个小方医生,占的是陈医生助理的名额。

如果不是她成分有问题,去考核会被卡,本来完全是可以独立做医生的。

这阵子抽个人过来这边帮忙吧。

他们看病收到的诊费是属于集体的,同样买药品器材的钱也是集体出的,他们的工资一部分是工分,一部分是工分折算的钱。

现在这也是为集体创收了。

要是药材不够或者是人忙不过来那边不就是把收入往外推吗。

陈医生看到顾向恒,大喜:“大队长!”

顾向恒定了定神,今晚还是先把这些人安置妥当。

这赶夜路可不安全。

他得要找个地方让她们凑合一晚,幸好现在已经是春天,气温转暖,不然更不好安排。

“你们在村里有亲戚朋友吗?”

如果有,直接去借住一晚就可以了。

大部分是有的。

她们能今天就过来赶头筹也是因为村里的亲戚传的信。

不得不说,许四秋这求医问药十多年,知名度很广。

只有一个人没有亲戚,是恰巧听到的,顾向恒给安排在卫生站凑合一晚。

卫生站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等到终于大家都离开了,顾向恒和章学知送方明月回了知青大院,这才一起回去。

他们都在三支队,基本同路。

天上的明月高悬,顺着大路走,不用照明,也可以看到前面的路。

章学知有些踌躇,似乎有什么话想说。

顾向恒看到了,主动开口:“想跟我说什么?”

章学知脸一红,“姐夫,是这样的,我做了一个可以帮助播种的东西,你有没有时间看看能不能用?”

顾向恒:“播种机?”

章学知:“差不多,事先把种子放在漏斗上面,人就不用老是弯腰了。”

之前外公和表姐都问过他,他能做什么。

他一直在思考。

这回春耕播种,他被分去放种子,那腰都快不是自己的了,然后就在舅舅的支持下,弄了这个东西出来。

顾向恒看了看天色,遗憾的发现太晚了:“明天早上我去看看。”

他鼓励的拍了拍章学知的肩膀:“我觉得这个想法很好。”

他打定了主意,就算明天发现播种机不能用,也要好好鼓励一番,失败是成功之母,继续钻研下去,迟早会有成功的一天。

现在上庄村除了几条宝贝一般的牛以外,其余的全靠人力。

他早就想有什么工具、机械帮忙,只是可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就像拖拉机,他们村现在还买不起。

回到家,顾向恒跟江景瑜说了这事。

江景瑜觉得希望不小:“他应该是自己用过了,才跟你说的,而且他在大学的专业就是机械相关,虽然才大一就停课了,应该耳濡目染也学到了一些吧。”

再有,在家里做这些,她爸肯定知道,或许就是他们合力做出来的。

第二天一早,顾向恒随便吃了早餐就迫不及待的过去岳家那里了。

江景瑜也跟上。

这播种机是木材做的,中间是个漏斗装种子,下面有类似犁一般的尖锐部分,用来穿进泥土中,在漏斗的后方,是做成两根长长的把柄,人站在这后面,推着播种机前进。

具体怎么用还是要下地用一下才行。

顾向恒:“走,我们去试试。”

江景瑜今天有课,不能跟着一块去了,只能遗憾的放弃,问叶红秀:“妈,这个试过了吗?”

叶红秀笑眯眯的:“用过了,用来种豆子挺方便的。”

顾向恒拿到地里试了一下,一开始有些生疏,在江明智和章学知的示范下很快就懂了。

其他围观的人看着也想上手:“大队长,让我试试。”

顾向恒让了出来。

“哎,你动作不对,脚下要这样……”

顾向恒见证了这半自动播种机的效果,代表大队给江明智和章学知下订单,抓紧时间多做一些。

这全是木材,他们村里木材还是不缺的。

然后顾向恒就不放心的去了卫生站。

经过一晚上的发酵,来的人比昨天更多。

顾向恒赶紧让陈医生推荐了两个人过来当临时卫生员,同时担心有些病小方医生治不了,情绪上来了医闹,他就在那里坐镇。

小方医生再家学渊源,他也不认为她什么妇女疾病都可以治,那是不现实的。

他也批评了昨晚上小方医生给一些妇女下的定论,什么叫能治?

很确定的这样说没问题,但要是有些疑难杂症的也这样说,又治不好,不好,那人家就要闹了。

方明月听着大队长的话,心下感动,“大队长,我知道的。”

如果不是有把握,她也不会这么说。

至于医闹,她没少见过。

而且村里的这些妇女疾病,很多并没有严重到不能治的地步,只是她们之前或许是羞于提及,或许是没钱治病,一直拖着了。

这些真的有病的还好说,但是顾向恒看看看着,觉得问题有点严重,因为他发现了不少本村的人也一窝蜂的过来了。

而且张口就是:“方医生,我想生个儿子。”

顾向恒:“???”

小方医生什么时候可以包生儿子了?

这就离谱。

他看到了有些连生女儿,没生出儿子的人把小方医生当做救命稻草一般,而且还影响了其他村来看病的人。

“什么?这医生还能让我们生儿子?那太好了!”

“医生,我也想生个儿子!”

顾向恒不得不站出来大声说话:“生儿子这是谣言,小方医生不会,她只会治病!还有本村的,你们来这里请假了吗?没请假的先回去干活,请了假的也回去销假,卫生站药不够了,要是想在卫生站抓药,下回再来!”

陈医生也无奈,看着要见底的药柜,不得不出门去县城补充药材。

有些他们山上就有,但要花时间采摘炮制,至于那些本地不产的,只能去县城补货。

那些外村的人面面相觑:“那我们怎么办啊?”

方明月:“我们可以开药方给你,你们自己去县城抓药,一定要去县城大药房,别在村里抓,药效不达标,会影响治疗效果的!”

“我不想去县城抓药。”

“医院太贵了。”

“不是有人去买药了吗,我们等等就有了。”

大部分人不想去县城抓药,本村的看到这样,站了一会儿,陆陆续续离开了。

这都没有药材了,还不如回去多挣点工分。

这方顾向恒松了一口气,然后发愁,还是有不少人坚定地认为小方医生可以让她们生儿子。

江景瑜:“还有很多人在妇女卫生方面也不注意,要不顺势开个科普讲座,去请县城医院的人过来,增加可信度,有些人生不出男孩,被婆家一直责怪,要是他们知道这是孩子爸爸决定的,压力就没那么大了。”

顾向恒:“你说得对。”

在这个时代,很多人连字都不认识,也不知道这些后世教科书上写的东西,把生育看作是女人的专属,生不出,生出来怎么样,错全是女人的。

扫盲活动,任重道远。

等大家认的字多了,他就在村里开个公共阅览室,放一些书籍在上面。

这事暂时先放下,先把带回来的书籍、种子、蘑菇孢子都安置妥当了,顾向恒这才着手安排讲座。

带着他们村的妇女主任一起。

王桃花听到这事之后愣了,反复跟顾向恒确认:“大队长,真的吗,生男生女是孩子爸决定的?”

顾向恒:“真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播种的是豆子,长不出瓜来。”

王桃花良久没说话,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她前面三胎生的都是女儿,在那些年,在婆家她连大声说话都不敢,不然就会被婆婆指着鼻子骂她是生不出蛋的母鸡,各种挑刺,她自己也心里有愧,不敢反驳,直到生下儿子,她在婆家终于才能挺直腰板。

要是早知道这事,她之前那些年为什么要忍气吞声?

王桃花为自己那些年受的委屈不值,然后一摸脸:“大队长,这事我跟你一起干,咱们去找妇联!”

他们去县城了,没多久,有个十岁出头的小少年推着一车柴火过来了。

看到江景瑜,腼腆的笑了笑,露出尖尖的虎牙。

江景瑜知道他,顾向恒有跟她说过,“小河,来这,你把柴火放到这里。”

“婶子,这些柴火都是干的,可以烧了。”

江景瑜:“那放到这边屋檐下,免得下雨又淋湿了。”

江河:“好。”

他动作很利索的就把推车上的木柴整整齐齐的码在屋檐下。

按照木柴的大小依次排列。

这是顾向恒“雇佣”来砍柴火的。

江河他爸进山砍柴的时候摔了一跤,抬回来没多久就没了,当时他妈怀着孕,听到这消息难产,留下他和妹妹,如果不是上面还有个奶奶,两个人都不知道怎么办。

他的奶奶身体也不好,下地挣的工分不多,不够养家的,江河小小年纪就早熟,帮着奶奶一起养家了。

虽然说只要户口是在生产队里面,就算不干活也会有一份粮食,但这粮食一般都不够吃,他们村的产出就这么点。

顾向恒来到上庄大队之后了解到他家的情况,就给了他一份委托,委托他每个月在这两天帮他送柴火,然后他会给他一些报酬,大部分都是吃的,缓解他们的压力。

像这种弱势群体,每个生产大队都会有,他们上庄村也不例外,真要说起来家里缺乏壮劳力的家庭还不是少数。

他们上庄村出去当兵的人还是不少的,现在村里光是烈属就有两户,不过烈属部队有补贴,在村里对他们的补贴也会高一些,日子比江河好过。

有一份补贴的这份补贴他们牺牲的时候部队出一份,然后在村里面村里面会有一份补贴,但不多。

“婶子,还有一车松针,也放这里吗?”

江景瑜:“对,就放旁边。”

没多久,他就推着一小车松针过来。

松针适合引火。

江景瑜给了他五颗糖:“回去和妹妹一起吃。”再把顾向恒准备的粗粮给他。

五颗糖!

江河一下子就被这糖给吸引了,十分不舍的慢慢推了回来:“婶子,我不能要。”

江景瑜:“我还有事想请你帮忙,这地方我想种点葱蒜,家里的泥土不够肥,我想要山上松针下面的黑土,你帮我带这么多,就这个竹筐这个大,这五颗糖是报酬,行吗?”

“你顾叔叔太忙了,我这边也忙,力气也不够。”说自己力气不够,江景瑜面不改色。

江河看了看那个竹筐:“好,婶子我中午就把泥给你送过来。”

说完就兴奋的把糖收了起来,推着推车走了。

五颗糖,他、妹妹、奶奶各一颗,还能剩两颗,到时候就泡糖水喝……

顾向喜在旁边欣喜的看着嫂子,一开始不知道嫂子会不会介意大哥这大手笔散财的样子,现在她不用担心了,嫂子跟大哥一样,都是心善的。

顾向恒和王桃花跑了几个地方,然后又去请了妇联的人出马,这才把这医生请了过来。

然后顾向恒敲响了铜锣,让女性都去参加这个讲座,不分老少。

大家对这个大队长的信服度很高,在那一天,女性都提早下工了,去大队食堂听讲座。

医生也是女性,先跟大家说一些女性健康知识,然后说到了生男生女。

“这是由男人决定的!”

她也用了跟顾向恒一样的比喻:“大家都知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道理是一样的!”

有些人不信,有些人将信将疑,有些人相信了,嚎啕大哭:“生不出儿子不是我的错啊——”

这一天,上庄村很“热闹”。

第二天,有些家里媳妇没有生儿子的男人去干活都是带着黑眼圈的,个别的脸上还带着抓痕。

彼此看到了,露出疲惫明了的微笑。

王高成就是在这样的时候回到上庄村的,他带着许四秋去医院做了检查,确认她怀孕了,这就做了锦旗,给方明月送来了。

“妙手回春”四个大字,金光闪闪。

陈医生:“……”

他羡慕了。

他当初得到第一面锦旗的时候,他都多大了,现在小方医生才十多岁。

王高来现在红光满面,一脸感激:“小方医生,太感谢你了!”

“她身体有那些需要注意的,您能再跟我说一遍吗?”

他现在已经把他岳母给请了过来照顾许四秋,许四秋现在连床都不下了。

方明月:“这样不行,不能一直呆在床上不动,平时日常动作是没事的,只要注意点别提重物、摔跤……”

王高成听的很认真。

全神贯注,他都没发现自己大哥一家都来了。

他这幅样子让江翘心里恐慌,二叔这样重视,发生意外的可能性很小,二婶会更加注意。

越想江翘越觉得这一胎生下来不可避免,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看向王鹏飞,除了二叔这条路,还能有别的办法进食品厂吗?

肯定有办法的,实在不行,就想别的办法跟那些人认识,只要和他们搭上线,没有这份工作也行。

她要相信未来省首富的能力。

想到这里,她松了一口气,再过几个月她就生了,上天保佑她一举夺男吧。

王鹏飞不知道身旁江翘的想法,看着二叔这样子,心冷了。

他在这里站了这么久,二叔都没发现他。

他从来没有什么时候像此刻清晰的意识到,他不是二叔的儿子。

他们是隔了一层的。

只要二叔有了自己的儿子,他就会被抛到脑后。

他默默的捏紧了拳头,如果二叔的儿子不存在,那么一切都会回到正轨。

解决了春耕之后,顾向恒把该做的事情做了之后,就开始让人修路了,那些小路先不谈,他们到县城的这段路得要修出来。

因为以后他们养殖的规模上去了,要运送产品出去,比如说鸡蛋,要是路况不好的话,鸡蛋很容易碎裂。

修路,当然不是那种十分整洁的水泥路,他们现在没有这样的条件。

但他们可以去河边捡碎石子铺路,还可以自己做一些土水泥。

土水泥要用到煤球灰、石膏、生石灰。

这些东西比成品水泥更容易买到。

出来的成品自用是完全没问题的。

村民看着这样的水泥:“大队长,我们自己可以用这样的水泥修房子修地面吗?”

“大队长,这水泥很好啊,又便宜。”

“大队长,我们队里要是有多的,我愿意出钱换一些。”

“还有我!”

顾向恒:“……”

无意之间又开拓了一条新的创收之路。

作者有话要说:  二合一更新~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451千寻 3瓶;

(づ ̄ 3 ̄)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