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39章 牧场

第39章 牧场


他们两个的时间都差不多, 前脚江景瑜到了十五级,开通了渔场,后脚顾向恒也升到了十五级。

到了十五级之后, 他第一时间先去看了种子。

种子那边也出现了新作物, 跟江景瑜的水稻相对应, 他的是小麦。

这下好了, 他们以后大米面粉都齐全了。

以后他们不仅不用花钱花票去买,还能倒过来换别的东西。

但是在渔场这方面, 顾向恒出现的不一样,但是同样让他们两个欣喜——他的是牧场。

现在他牧场里面只能购买两种动物幼崽, 一种是小鸡仔,另一种是小鸭仔。

养大之后就是鸡肉和鸭肉,而且它们还会产出鸡蛋鸭蛋。

游戏里面, 动物的生长肯定也会跟作物一样, 时间是缩短了的, 指不定几天就能长成一只鸡。

想一想就让人垂涎。

事实也正是这样的,他选择了开通,十万金币哗啦啦, 一下子就消失了,在旁边多了一个用围栏围起来的牧场。

现在很小, 跟江景瑜的小池塘差不多。

以后都是可以升级的。

顾向恒去商城里购买了四只小鸡仔, 发现容量已经满了, 一次性只能养四只, 点开查看详情,一天,这四只小鸡仔就会长成,开始下蛋。

等把蛋下完了, 体重也会达到最高峰,成为一只老母鸡。

鸭子应当也是一样的。

想到几天时间就能收获四只鸡或者是四只鸭,两人相视一笑。

江景瑜:“以后应该还会出现牛羊之类的,如果有牛奶就好了。”

顾向恒想到的是牛肉和羊肉。

这两种肉在这个时候很少很少。

他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只吃过两次羊肉,牛肉一次也没碰上过。

江景瑜回去继续钓鱼,她要把今天购买的鱼饵全部用光!

这渔场虽然是耗费了一些时间,但是看到鱼儿被钓上来的满足感,完全可以抵消。

顾向恒也蠢蠢欲动,江景瑜把鱼竿给他,他也能用。

第一次就钓上来一条快五斤重的胖头鱼,“噼里啪啦——”这动静真够大的。

来,继续——

第二天,江景瑜早上起来先去蘑菇房里转了一圈,他们种的蘑菇是平菇和香菇。

就两种。

检查完之后,江景瑜就去了河边,她今天要把一些鱼给拿出来,来河边做个样子,走了没多久,她看到了江景翔,“你在这里做什么?”

江景翔抬头,欢呼一声,“姐姐!我在这里捡石头。”

江景瑜:“捡石头,做什么? ”

看了一下,他捡的都是那种扁扁的,“用来打水漂的?”

江景翔嘿嘿:“是啊,姐姐你来这里做什么?”

江景瑜:“我来这边看看有没有鱼。”

江景翔摇头:“这里有也抓不到的。”水太深太大,想在这里抓到鱼,难。

江景瑜:“我知道,主要是出来看看。”

江景翔捡够了:“姐姐,那我先走了。”

江景瑜冲着他摆摆手,过了一会儿也走了。

到了中午的时候,他们还没有收工回家,江景瑜先回了江家。

江元同正在家里陪着章学诚小朋友玩耍,他现在有一周岁了,也可以颤颤的走几步路,大部分时间他不敢自己一个人走,在地上爬的飞快。

看到这个孙女儿回来,江元同习以为常,“你回来了。”

有的时候感觉这个孙女就跟没有嫁人一样,常常往娘家跑,大队长也不会管他,还会一起过来这边吃饭,久而久之,他们也习惯了。

江元同:“你小姑子呢?”

江景瑜“去城里帮忙带孩子去了,孩子发烧病了一场。”

江元同:“又病了啊。”江元同也知道她小叔子有个孩子生下来就体弱,养的比别人家的孩子要精心很多,仍旧时不时的就病一场。

“我跟他说了,中午直接过来这边吃饭,今天我们吃水煮鱼。”

说着就从篮子里拿出一条大草鱼出来。

“这么大的鱼,哪里得的?不是咱们河里的吧?”这么大的鱼要是被人看到了,少不得要说闲话。

江景瑜:“这是我跟别人换来的,我刚刚是去了河边,但大家都能看到我是空着手回来的。”

她是换回来的,江元同就不说了,该吃的就该吃,这么大的鱼够他们一家来一顿了。

“阿布阿布。”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吃这个字,章学诚小朋友兴奋地在原地手舞足蹈。

江元同:“你也馋嘴了是吧?”

江景瑜捏了捏他的小手:“等会就有的吃了。”

水煮鱼就是要吃一个辣,虽然顾忌着家里老人小孩不能放太辣,但也也放了一些,江元同闻着这香味,还催促江景瑜:“多放两颗辣椒进去,要是太辣了我就过一下水。”

让江景瑜哭笑不得:“也够了够了,不够辣,还有辣椒酱。”

等叶红秀他们下工回来,还没进门,就在外面路边闻到了这股香味,叶红秀跟江明智说道:“这不知道是哪家做的,好香。”

郑乐英嗅了嗅鼻子,“好像是从咱们家那里传出来的。”

章学知:“我也觉得是。”

江景腾肯定的回答:“就是咱们家,姐回来了吧。”

越近这股香味越是清晰,果然是他们家。

一推开院门叶红秀就笑了,对着身旁的郑乐英乐呵呵:“是你表姐回来了。”

章学诚巴拉在厨房门口,一边打喷嚏一边动着小鼻子闻着空气中的味道,那样子又馋又可爱。

江元同:“洗手去,快要做好了。”

他们到了没多久,顾向恒也回来了,手里还抓着一捧的野果子,这是在回来的时候有人塞给他的,他说不要都推不了。

叶红秀笑得合不拢嘴,“这说明你人缘好。”野果子也是能入口的东西啊,拿过去洗了装在盘子里。

这些果子大部分是酸酸的,个别的会甜一点。

江景瑜:“要不加一加辣椒,或者加点酱油拌着吃。”她记得某些地方是这样吃酸果子的,她也吃过,别有一番滋味。

顾向恒也想到了,“好。”

他也吃过,味道还可以。

叶红秀他们不知道还有这种吃法,一开始还以为是在开玩笑,但是再一看两个人都很认真,“还能这样吃?”

无法想象。

顾向恒:“我有战友家那边就是这样的。”

叶红秀:“这样啊,我们试一试。”

拌出来,放到嘴里,味道……确实可以啊。

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饭菜一上桌,大家一如既往的捧场,没有空说话,筷子使得飞一般,几乎能看见残影。

吃完了,放下筷子,才说起来话来:“太好吃了,又辣又爽。”

郑乐英把汤拿来泡饭,十分感动:“姐,回头教教我怎么做,我想学!”

……

在回去的路上,顾向恒说起了又要来新知青的事情,而且这一回还有需要改造的人也送过来了。

江景瑜:“是什么人?”

顾向恒:“据说是大学老师,是一对夫妻,还有一个说是在政府上班的。”更具体的他就不知道了。

江景瑜:“一共多少人。”

顾向恒:“知青两个,一共五人。”

“还住得下吗?”

顾向恒:“还可以,知青大院那边住得下,至于这三个人,就住牛棚旁边。

他们来这里是要来受苦的,一般都是牛棚或者猪舍隔壁。

他们村牛棚看起来住宿条件不怎么样,实际上那边的房子很结实,这牛是村里的宝贝,给它们住的地方是下了不少功夫的,在那边住味道不太好,但是刮风下雨那些不用担心,也能满足上面的要求。

到了傍晚,江景腾窜了过来,他是来这里避难的。

他看到有人和他妈说起了说亲的事情,立刻就知道自己回去后会被妈妈念叨一番,他不想听,就避开这一波就来到了他姐这里。

来到这里后,他先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把在屋檐下挂着的一些野菜给拿了两把下来,放到鸡圈中,看它们啄食,又喂了点水,之后把摊开晾晒的一些柴火整齐的堆放到一起,这才凑到了江景瑜旁边。

江景瑜正在客厅里剥豆子,明天用来炖汤。

江景腾也加入到了剥豆子行列。

江景瑜:“你今天晚上不是要去给大家上课,不用做准备?”

江景腾:“不用,我早就想好了该说什么了,我先在你这里待一会儿,晚点再回去。”他十分唏嘘,“自从姐你结婚以后,妈妈就盯上我了。”江景瑜毫无同情心,“你说不喜欢妈妈也不会硬要勉强你。”

江景腾:“是不会勉强,但是说得多了也会烦躁的,我现在年纪也不大,不用那么着急,二十岁再结婚都不迟。”他现在才十八呢。

江景瑜:“你在扫盲班里认识这么多人,没有你喜欢的?”

江景腾摇头,“我看都差不多,既然是要一起走完下半辈子的人,肯定要认真对待,她对我来说应该是特别的那一个,就像你和姐夫一样,你们是特殊的那一个,对吧。”

江景瑜:“话是这么说没有错。”

江景腾向她取经,“妈就想着你结婚了,我也该结婚了。”

江景瑜:“你有跟妈妈说你的想法吗?你既然想着二十岁再结婚,那你就跟她说,她会听的,你要认真说,别吊儿郎当,这样她不会当真。”

江景腾挠头:“好吧,我下回跟妈妈说。”

在江景瑜看来,十八岁真的不大,才刚成年,自己的未来都还不知道怎么样,结婚组成了新的家庭,然后又生孩子,要是心性成熟晚一点,就是大小孩带着小小孩,要是不能成长起来,有的是手忙脚乱的时候。

看时候差不多了,江景腾放下豆子离开,没多久顾向喜回来了,江景瑜问:“天佑今天好点了吗?”

顾向喜脸上带笑:“好一些了,我明天不用去了。”她也该下地挣工分了。

他们是快要开学的时候来到的,利用这段时间顾向恒已经把该收拾出来的收拾出来了,来到就可以直接入住。

不过在他去接人的时候发生了一点意外。

本来来他们村劳动的是三个人,现在变成了四个人,两男两女,多了一个,幸好他多备了一个房间。

虽然这牛棚旁边的房间很小,但是他相信他们宁愿要小一点的独立空间,也不想跟旁人合住。

来的知青也多了一个,本来是一男一女,现在多了一个女知青。

不过这回来的知青在看到的时候,他当时就皱了眉头。

这次来的两个女知青,一个穿着大流,另一个全身上下都很精致,还带着一个真皮箱子,不知情的还会以为这是来秋游的。

她知道下乡是来做什么的吗?

事实证明顾向恒的第一印象没有错啊,在坐上牛车往回走的时候,这位高珍珠就开始了,“这路太陡了,有没有厚垫子?”

“没有厚垫子,那慢一点可以吧?”

“这么急赶着去投胎?”

顾向恒停了牛车:“你下来,自己走回去。”

高珍珠闭嘴了。

憋着一脸不满,也不下去。

四个来劳动的年纪都不小了,不过在交接的时候,点明了不能对他们太好,他们来就是要在劳动中改造自我的,所以他们就在旁边跟着。

有他们在旁边跟着,顾向恒本来就放慢了速度,这还挑剔,没办法,只能把这路全部铺上水泥路才能满足她的要求了。

回到去,顾向恒跟江景瑜说了这事,江景瑜皱眉:“这段时间多注意那边的情况。”

这幅做派要是不改改,肯定有人看不惯的。

“她的出身没问题?”

顾向恒:“登记的显示她父母都是工人。”

这一回来的三个知青分别叫做秦笙,杜倩倩,高珍珠,来自不同的地方,都是高中毕业。

而四个来改造的,陈义和宋溪是大学老师,还是一对夫妻,另外两个一个叫刘灯明,之前是政府干部,一个叫周冉,资本家出身。

顾向恒带着他们安置好了,交代了牛棚四人第二天要做的任务,在旁边看着。

牛棚这边知道自己是做什么的,任劳任怨,分配到做什么就做什么。

知青院那边就出了问题。

高珍珠不愿意下地干活,一来到这里,第二天就请了假,去了城里一趟,说是要去给家里人报平安,然后带了一大堆吃的回来。

到现在已经十天了,一次地都没下过。

知青院所在的支队队长就不乐意了。

你这户口关系转了过来到大队,年底是要分你粮食的,你这什么活都不干,就等着年底分粮食了?

好手好脚的小年轻,怎么这么懒?

因为之前有女知青出嫁,在这两个知青来之前,她和郭雪莲都是一人一间房,现在来了两个女知青,正好够住。

方明月就和高珍珠住一间。

方明月很忙,早出晚归,在知青院的时间井不多,就这样她也受不了了,打算搬出来自己租房子。

她在上庄村关系最好的还要数章学知,帮忙一起看看哪家有空房间,为人也好打交道的。

后来这房子最后没租到,她和章学知确定了关系,知道这事儿的时候江景瑜有些吃惊,他们两个今年十七岁。

啊,这样看来的话,也不算早了,他们本来父母就是认识的,现在两个人又有这样的缘分。

这下子也不用提方明月搬去哪里住了,搬回一结婚直接就和章学知住一起了。

他现在住的房间是后来建的,足够他们两个人住的。

他们从确定关系到结婚没多久,婚礼也很低调,请了知青院的人吃喜糖,然后自己家人还有陈医生一起吃一顿饭,然后顾向恒在上面帮他们念宣言,这就低调的结婚了。

之前江景瑜和方明月打交道的时间不多,对她了解除了医术高,和气之外没有更多的认识,现在成了一家人,打交道的时间也多了,发现两个人挺说得来。

方明月的工作跟大家的不一样,她早上过去卫生站,中午回来吃饭,晚上再回来。

不是一天都在看病,其他没有病人的时间,她还要忙着采药、炮制药材等等。

总的来说,还是比较轻松的。

江景瑜不用上课的时候,兴致来了就回江家,两个人一起研究怎么煲药膳,怎么把药材的味道掩盖下去。

郑乐英也很喜欢这个表嫂,表姐结婚了,晚上一起闲聊的时间就少了,现在有了个年龄相近的表嫂,而且他们以前都是在城里居住生活,有很多共同话题。

本来叶红秀就喜欢小方医生,现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就更喜欢了:“要是你弟弟娶进门的儿媳妇跟明月这样的,我就要笑醒了。”

江景瑜:“这话你跟弟弟说去。”

叶红秀拍了女儿一下:“怎么,你也嫌弃我唠叨?”

江景瑜连忙笑:“怎么会呢,这不是我帮不上忙吗,这得要看弟弟的意思啊。”

叶红秀压低了声音:“你不知道,我这阵子去地里干活,跟乐英一块下乡的那个小姑娘一直往我跟前凑,我瞧着是看中了你弟弟呢。”

江景瑜想了一下:“郭雪莲?”

叶红秀:“对,就是她,她有没有到你跟前过?”

江景瑜:“没有,我和她遇上的机会少。”她挣工分的时候都在蘑菇房,那边一般人也不给进去。

其他时候她也会在村里转转,但那时候郭雪莲应该也在下地干活,不一定那么凑巧遇得上。

相比,叶红秀就比较好找了。

而且如果她真有这意思,看上了江景腾,跟他妈妈打好交道确实也更有用。

叶红秀左看右看,没人,还是压低了声音:“不是我故意说小姑娘坏话啊,我没看中她,你弟弟瞧着也没这意思。”

江景瑜:“她找过弟弟?”

叶红秀:“找过你弟弟帮忙,你弟弟直接跑了。”

江景瑜:噗——

叶红秀也笑了:“你弟弟这时候不开窍,还挺好的。”

江景瑜:“是最近才有的吗?之前看她也没这个意思。”

叶红秀:“我听乐英说过,她家里以前一直是有帮衬的,现在少了,日子过得也不容易。”

知青自己生活的艰难,在当地找户人家嫁了,让日子过得轻松些,不少见。

情理之中。

但是叶红秀瞧着对方不太勤快,嘴巴上也有点不太会说话,对她凑上来,就避着了。

明着说伤姑娘脸面,这样态度也表达出来了。

“现在知青院那边热闹呢,那个,高珍珠,是这名字吧,我也算见识了,她现在下地了,你知道她干了什么吗,她把所有庄稼都给□□了,她完全分不清,我看到的时候眼前一黑。”

这姑娘手里有钱有票,但长时间不下地也是不行的,对方就迫于压力下地了。

但迄今为止,一个工分都没挣到,庄稼还被霍霍了不少。

叶红秀心情复杂:“都不知道她是真的完全分不清,还是假的,都教了这么久了,还不会,现在支队长让她去摘豆子了,这总不会出错了。”

江景瑜:“……”

刚来分不清,是正常的,但是现在一个多月了,还完全分不清,江景瑜就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了。

第二天,江景瑜就有机会去认识一下这个人是怎么想的了。

郭雪莲说自己的钱被人偷了,现在找不回来了。

她闹到了顾向恒那。

顾向恒不方便进去女知青住的房间搜检,就把江景瑜叫上了。

知青院原本是四个人,两男两女,后来朱文、郭雪莲、郑乐英三人来了,郑乐英不住知青院,这里是六个人,三男三女。

后来章学知和方明月来了,现在也不在这里住,人数不变,接下来就是今年来的这三人,现在一共九个人,四男五女。

郭雪莲哭丧着脸坐在那里,看到江景瑜来了,就像看到救命稻草般扑了过来抓住江景瑜的手臂:“你一定要帮我找出小偷啊,我的钱都被偷了!”

知青院已经先闹过一场了,没有人承认,也不同意郭雪莲进他们房间检查。

江景瑜:“你不见了多少钱?”

郭雪莲:“五块!五张一块的,这是我存了很久的钱,你一定要帮我找回来啊。”她一边哭,一边喊,样子很狼狈。

江景瑜放缓了语调:“你先别急,你平时放钱的地方在哪里?”

“我枕头下面有几毛零钱,其余的我都是锁在柜子里底下,夹在衣服里,现在衣服里没有了。”

江景瑜:“介意我找找吗?”

大家都围在房间外面看着。

江景瑜看向隔壁。

这房间是长方形的,里面一张床,外面一张床,柜子则是知青自己负责的,郭雪莲来到这里就打了一个柜子,床尾还有个小箱子,其余的,就是两张小矮凳,没有其他家具了。

隔壁的是今年新来的杜倩倩的位置,她的东西更少,除了床以外,就一个破旧的小箱子,放着衣服,除此之外就没了。

郭雪莲打开柜子:“你看!你看!一定是被人偷了,我放这里很久了,一直没动过!”

江景瑜上下扫视一圈。

柜子里的东西很少,两件内衣,一个蛤蜊油盒子,一根头绳,几张票,一个杯子,杯子里放着一小袋红糖,一本□□,□□下面是一袋细粮,另外还有一条围巾,柜子最下面是冬天的棉衣棉裤。

郭雪莲平时就把钱放在棉衣棉裤里面。

江景瑜把衣服拿出来,抖动了一下,上下翻看,确定没有。

其他的也一一拿出来检查。

这些都是被郭雪莲之前反复检查过的,都没有。

杜倩倩:“你真的有吗?是不是这五块钱是你说说而已的。”

郭雪莲脸色大变:“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是真的有!我刚来的时候带来的!”

杜倩倩垂下头,声音小却清晰:“你不是说你现在没钱了吗,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说钱被偷了。”

郭雪莲脸都气红了:“这是我以防万一的,我平时根本不动,我压箱底的钱,我平时动了以后怎么办。”

杜倩倩:“那有谁能证明你真的有这么多钱?”

郭雪莲看她的眼神快要把她穿透:“我爸妈给的,他们知道。”

杜倩倩:“哦,你爸妈啊——”

拉长了语调,说了什么,却又没明说。

郭雪莲气的手都抖了,看着江景瑜:“我真的有,你相信我!”

她突然想到什么:“乐英知道,我跟她说起过,她知道!”

杜倩倩:“乐英是谁?”

郭雪莲:“和我一块来的,她是大队长媳妇的表妹,我跟她说过,她也知道!”

杜倩倩这回不说话了,坐在床铺上,专心搅着自己的手指。

江景瑜把柜子里面都看过了,没有,她把这个柜子提了起来,抖了抖,结果刚提起来,郭雪莲就尖叫一声:“啊——我的钱!”

她扑到了地上,迫不及待的把那里的几张钱拿了起来。

数了数,正好五块。

她喜极而泣。

如果这五块钱没了,她全身上下就剩几毛了,以后日子可怎么过。

江景瑜看着地上,拧眉,问题来了,这钱,是怎么跑到柜子底下去的?

杜倩倩:“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把钱放哪里,这不是没丢吗?”

外面围着的知青也纷纷赞同这个说法:“还把我们当贼呢,这钱明明就在。”

“这都能忘。”

“我们可不是小偷。”

高珍珠抬起下巴:“我才不会把你这五块钱放在眼里。”

没有人喜欢被当做小偷看待,郭雪莲发现自己的钱不见了之后,就大闹了一场,看谁都像是偷钱的,要他们把钱交出来。

现在好了,钱根本没丢!大家原本还同情她钱被偷了,现在越想越气:“你是耍我们吧!有意思?”

面对大家的指责,郭雪莲愣了下,随即坚定的反驳:“我不是!我才不会把钱放这里,这要是地下有虫子,我的钱被咬了怎么办?”

这不是没有道理。

“但是你的钱就在那里啊,不是你自己放的,谁能把你锁在柜子里的钱拿出来?”

郭雪莲:“……”她说不出话来。

大家都不信她,但是她真的没有,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钱会在这里!

顾向恒:“……”

江景瑜:“……”

两人对视一眼,现在钱找到了,但是两个人都是相信郭雪莲的,她之前是真的以为自己的钱被偷了。

才会这么伤心、这么愤怒。

而且她的理由也是很充分的。

之前江景瑜还听人说起过,有人把钱放在坛子里,最后被老鼠虫子吃掉了大半的人间惨案。

这放地上被柜子压着比放坛子里还不靠谱。

这地面可不是水泥地。

在回去的路上,顾向恒揉了揉太阳穴:“虽然没有证据,但是我怀疑那个杜倩倩,她刚刚的话有故意引导的意思。”

江景瑜赞同:“她最有可能,住在一起,有更多机会趁着郭雪莲不注意把钱拿走。”

“她或许本来是想要偷钱,但是被发现钱不见了,就这样处理,也或许她的目的不是为了钱,而是给郭雪莲一个教训。”

顾向恒:“我感觉这件事情不是结束。”

这要是真的,那么“问题儿童”不是行事高调的高珍珠,而是这位看着低调不起眼的杜倩倩。

有些人要是闹起来,那是可以闹得整个村不得安宁的,更何况是在这个特殊的年份,希望上庄村运气别这么不好:“我会盯着她的。”

没多久,就又出事了。

出的还是大事。

郭雪莲在傍晚干完地里的活回去的时候,被混子给缠上了,动手动脚,如果不是在那附近采药的陈医生听到了呼救,或许她就被得逞了。

当陈医生过去阻止的时候,郭雪莲的衣服已经被撕开了,整个人十分狼狈,至于那混子是谁?

是他们村的混子刘全,也就是江景瑜刚穿来的时候想对她不轨,结果被她教训了一顿的刘全。

被江景瑜套了麻袋之后,他安分了很长一段时间,现在这是贼心不死?江景瑜后悔,当初应该彻底废掉他的。

顾向恒知道这事之后,直接把人拎去“友好”交流了一番,然后一脚把人踢去了公安局。

然后得知,刘全是听到了一些话后才起了这个念头的。

江景瑜:这既视感

作者有话要说:  三合一更新

今天是肥肥的一章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木下不成林、咸鱼干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