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40章 他真没出息

第40章 他真没出息


这回在背后怂恿刘全的是谁?

杜倩倩, 是她吗?

这可不是偷钱了。

这会毁了一个人。

性质恶劣。

刘全那个蠢货几次被人当枪使,他还不觉得有问题,只觉得人家说的有道理,他这个老光棍应该给自己找个媳妇成个家。

这个也是犯罪了, 强女干未遂, 当场抓获, 他铁定是要进局子的。

从这方面来说,村里少了个祸害。

但是背后的人怂恿的人却逃过一劫,没办法直接让背后的人得到应有的下场。

谁叫刘全不知道是谁怂恿的,或者根本不认为是怂恿, 这不是直接在他耳边说着他该怎么做, 他就不知道。

只是从刘全听到那些话的时间地点来看, 杜倩倩又在高度怀疑的人选中。

是她的话, 为什么她会这样针对郭雪莲?

是因为郭雪莲得罪了她吗?到底是什么样的得罪会让她下这样的狠手, 让她决定用这种方式毁了一个人。

顾向恒江景瑜两个对这件事情都无法理解,这件事情一出, 上庄村里面的年轻女性都不敢一个人在天色暗后走路了,一定要呼朋唤友才放心。

两人一起打探原委, 然后意外的在叶红秀那里知道, 在她面前讨好的除了郭雪莲以外, 还有杜倩倩。

不过她只来了一次, 当时被郭雪莲说了几句话给赶走了, 难道就因为这个原因?

她将郭雪莲看成是竞争对手,然后要消灭?

她才下乡, 就准备在这里找人结婚了么?

顾向恒从杜倩倩的家庭方面得到了关于后者的验证,杜倩倩上有大哥大姐,下有弟弟妹妹, 中间的孩子一向不受父母重视,因为家里孩子多,父母的关心有限,她是没有希望回城的。

有知青听杜倩倩提起过,说要在当地找个合适的人家结婚,好好过日子。

现在在上庄村里面最受欢迎的未婚男青年,江景腾确实是榜上有名的。他会手艺,工分不发愁,他有个姐姐嫁给了大队长,一家人住的是大房子,长得也好,女知青们是想要在当地找人结婚的话,江景腾确实是优质选择。

但是在江景腾没有对她们任何一个人作出回应的时候,杜倩倩就这样铲除异己……

如果只是因为这个原因,江景瑜觉得杜倩倩的性格实在是太偏激,偏激到恶毒。

这样的人你要说她很可怕,也不至于,因为她只敢躲在暗地里做手脚。

江景瑜找了杜倩倩,说了几句她就被吓到了,不敢相信有人联想到了她头上,犹如惊弓之鸟,十分惊慌。

然后后面跟被恶狗追逐一般逃走了。

她这样过度的反应,不打自招。

她回去,就病了,真的生病了,发起了高烧,还是其他知青发现的,赶紧叫医生。

这样的心理承受能力,跟江翘比差得远了,顾向恒觉得不满,“江翘她这样算计你,你就这样轻飘飘的放过她了?”

江景瑜沉吟:“那个时候,虽然生气她算计我,但是那时我最重要的是先适应这里的生活,就把她的事放到一边,然后我也要解除和王鹏飞的婚约,就顺着她的动作静观其变,最后我顺利和王鹏飞解除婚约了。”

顾向恒想到了自己,他也顺利的被解除婚约了。

这点来看,当时确实不好对她开展报复。

江景瑜:“至于之后,我寻思着也不太好亲手揍她。”江景瑜有些不好意思的承认:“我这是老毛病了,对女性和孩子会更容易心软,就想着迂回报复,也一样可以达到目的。”像刘全和雷多良,她下手不带丝毫犹豫的,把他们都揍出心理阴影了。

顾向恒:“怎么报复?”

江景瑜:“她算计这么多,想方设法不惜这样做也要嫁给王鹏飞,就是知道未来王鹏飞是省里的首富,她现在这是提前抱大腿,以后可以跟着他吃香喝辣,过上人人羡慕的生活。”

现在王鹏飞想要发家,他的积蓄阶段已经打上了一个问号,他三婶已经怀孕了,要是真的生了个儿子,他这条路肯定就不可能跟书里那样顺顺畅畅的走下去。

有些人发家是性格、能力使然。

有些人发家那就是时代造英雄。

她观察着王鹏飞,目前为止,并没有在他身上发现太多闪光点。

如果他不能接班就不能发家,人生一眼看的到头。

江翘的梦自然就碎裂了。

“我感觉这个是对她重生以来所做的一切最好的报复。”重生了一辈子,一事无成。

顾向恒:“这是她的目标的话,确实是这样没错,但是时间太久了,我觉得也不介意先给她一些教训,这件事情,我来就好。”

不动用暴力,也有很多其他办法。

他这么积极,江景瑜表示拭目以待。

然后就在这个当口,江翘发动了,请了稳婆去接生,经过一晚的挣扎,生下一个健康的女婴。

在顾向恒他们看来,生男生女都一样,但是江翘婆家显然没有这种想法。

虽然之前顾向恒让大家都去听讲座,科普了这个知识,但有些人是很固执的,你指着一样东西说那是真的,她不想听,那么她就什么都不知道。

毕竟这事如果不怪儿媳妇,那就要怪她儿子,刘盼怎么舍得怪她儿子呢?

所以这必定是儿媳妇的错,才没有给他们王家生下一个大胖孙子!

方明月也跟着一起去接生的,孩子一抱出去,刘盼脸就拉了下来。

几乎是前后脚的,江景瑜外家那边也来这边报信了,小舅家的表弟媳生了,生了个女儿。

小舅妈田大妞过来报信,一边诉苦,拉着叶红秀的手不放,叶红秀挣都挣不开:“你说我这是图什么,花了五十块的彩礼才把这个儿媳妇娶进门啊,临门一脚她爸还想抬价,要不是看在孙子的面上,我们怎么会答应?”

“孩子他大姑,你是不知道,张家在张六花怀孕的时候有多过分,便宜没占够,张六花又是个耳根子软的,她爸妈一说就答应了,有点好东西就送到张家,胳膊肘往外拐,我这是养了个白眼狼啊,还总是叫你侄子去干活,给他们张家干活,他们又不心疼人,使劲使唤。”

“我看在孙子的面上,忍了,结果快忍出病来了,生出来个赔钱货!”

“早知道是个赔钱货,我管她被她爸嫁到哪个山里?”

“我亏大了!”

江景瑜过来送东西,听到了小舅妈的抱怨,看了一眼叶红秀的表情,十分冷淡。

脸上的表情像是在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当初劝你们的时候说肚子里有孩子还能怎么办,只能娶进门,现在生的是女儿,那也是孩子啊,而且都已经这样了,现在才来后悔太迟了。

所以她只听,不说话。

这显然不是田大妞想看到的:“孩子他大姑你给出个主意呀。”

然后她看到了江景瑜,“景瑜啊,你来了,你表弟媳妇生了个女儿,你说说这事儿闹的,以后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江景瑜一笑:“女儿好啊,女儿是小棉袄,女儿是千金,我也是女儿啊,舅妈你也是女儿,女儿怎么了?”

田大妞一噎,“这女儿、女儿当然也是好,景瑜你这样的出息的那是更好,但一般人家怎么也要有个根才好啊。”

江景瑜吃惊,一连串的话“不假思索”的蹦了出来:“小舅妈,你没听说啊,我们村之前开了个讲座,说的就是这事,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你要想抱孙子,你得要骂骂表弟了,他怎么这么不给劲啊,这生男生女是由他决定的,表弟他真没出息,连给你生个孙子都做不到,你说说他长这么大有什么用,还不如女人呢,好歹女人怀胎十月,还要奶孩子带孩子,多辛苦。”

田大妞一口气没上来,整张脸都成了猪肝色。

这、这跟她儿子有什么关系。

这生孩子的事一直不都是女人的事吗。

叶红秀努力的憋住笑容,清了清嗓子,“你回来有什么事儿啊?“

江景瑜:“妈,没事,我做了豆腐,给你们也加个菜。”

田大妞强自捋顺了这口气,羡慕了,这女儿嫁的近就是好啊,嫁了个手头宽松的,自己也向着娘家的,多受照顾。

“我可真羡慕你,你女儿对你多孝顺啊,有点好东西就给你拿过来,你以后就享福了。”

江景瑜还要说,被叶红秀打断了:“对了,上次的碗你没拿回去,这回别忘了。”

“好。”

这事儿叶红秀不想让女儿多参合,她一个小辈的也不适合出面管这些事情。

江景瑜看她的意思,就拿了碗走了。

拿着婆家的东西贴补娘家,她这表弟媳妇当然有错,但江景瑜也看不惯小舅妈这理所当然重男轻女的样子。

自己也是女人,把女人看的这么轻,这不就是看轻自己吗?

那一头,杜倩倩吃了药退烧了,仍旧吓得不轻,生怕大队长找她麻烦。

来这里的这段时间她已经深刻的了解到了大队长在村里的权利和威信,要是给她使绊子,她别说在这里过得好了,能不能过下去都不一定。

在她担惊受怕的时候,郭雪莲特意过来问顾向恒,压抑着自己的愤怒和后怕:“大队长,这件事情你是不是知道是谁做的?是不是杜倩倩,我听到她说梦话了。”听到的零星只言片语,勾起了她的怀疑。

顾向恒听完之后有些无语,自己自爆了可还行。

他把一些发现的事实,连带的怀疑告诉了她,也说了没有证据。

只是虽然没有证据,无法在法律层面做什么,还有道德方面。

郭雪莲眼睛都红了:“我哪里得罪了杜倩倩,她要让这么一个人渣来祸害我,我是杀了她全家,还是把她怎么了!”

说着她就冲了回去,顾向恒连忙叫上江景瑜一起跟了上去。

毫无意外的,郭雪莲大闹了一场。

知青院里面大家也哗然了。

“是杜倩倩在那个混混的耳边说了什么才会勾得他动了这个心思?”

高珍珠花容失色,连退三步,她可没少得罪人。

身边有了这样的蛇蝎美人,大家都表现的有些害怕。

还有人,比如知青队长宋益就把之前郭雪莲五块钱被偷,最后却在她柜子底下发现的乌龙和这件事情连在了一起。

“是不是那件事情也是你做的?”

“你在耍她,还是在耍我们呢,看着她找钱,看着我们被怀疑很开心吗?”

大家也理解不了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实在是没必要,而且大家也没有听说她们两个有什么太深刻的矛盾,顶多就是些鸡皮蒜毛的小事,住在一起难免有摩擦。

这一回郭雪莲差点就没了清白,现在虽然是被救了,但是也有些对女人恶意满满的家伙,说一些不干不净的话,说什么那么多人怎么刘全谁都不看,就挑中了郭雪莲?

肯定是她有问题。

明明知道错不在女方那里,但是世道就是如此可悲。

杜倩倩坚决否认,“我不是,我没有,我什么都没做!”

但是她刚刚的反应,明眼人看在眼里,无一不说明了她的心虚和惊慌。

郭雪莲扑过去就和她厮打起来,“你就是个贱人,敢做为什么不敢承认?你个没胆子的废物,你有事直接对着我来啊,你xxxxxx……”

在这么多人面前,杜倩倩不敢做什么太过分的回击,还有一个是她没有力气,现在病还没好,完全是被压着打。

这样的事情由当事人向加害者之一讨回一点利息,没有人阻止。

只要不过线,大家就当做没看到。

杜倩倩被打的很凄惨,地上,她的头发一缕一缕的,脸上也有抓痕,还有脖子上、身上全都有相对应的伤痕。

看上去很凄惨,却没有人同情她。

这件事情很快传了出去,本身这在村里是个大新闻,现在更上一层楼。

杜倩倩获得了一个蛇蝎美人的称号,大家见到,退避三舍。

杜倩倩不敢出去,请假了,窝在知青院里不出去,两天后天天往外跑,没多久,她就和来他们村探亲的一个山民在一起了。

她要嫁人了。

嫁人户口关系要转出去,顾向恒很容易就明白她的做法是为了什么,她想逃开这一个烂摊子,去一个新的地方重新生活。

但是杜倩倩知道什么叫做山民吗?

顾向恒觉得她想的有点天真。

他们这里算是穷,但是跟山里的山民比起来,又说不上穷了,他们这里抬抬脚就能到县城,有什么产出、需要了去县城也方便,他们手上虽然没几个钱,将肚子填个半饱还是没问题的。

但是山里的山民他们面临的问题就不只是这么些了,首先就是交通,他们从山里出来,从太阳升起就出发,一直走到他们这里,就要半天。

这还是脚程快的老山民,要是之前没有走过山路的人指不定一天都走不出来。

所以山里的孩子很少有上学的,上学的成本太高了,更别说在出山的路上还会遇到各种野兽。

他们这里的人就没有愿意把姑娘嫁进山里的,太远了,来回一次也麻烦,有嫁进去的,十几年了,一次都没回过娘家。

山里的汉子找媳妇一向是老大难,所以现在知道有人愿意嫁,就算风评不好,对方也是立刻就接受了。

生怕媳妇飞了,手续一办完就把人带走了。

她又有这么个风评,以后后悔了,想出来也难。

江景瑜对山里的山民也有一些了解,这么说吧,以前江元同在这山民的手里买过虎骨和狼皮。

他们那里很少可以耕种的土地,基本上是靠打猎为生。

那样的地方,可不像他们这里和平,最大型凶残的就是野猪了。

那绝对不是一个好地方。

不过这也算是把一个祸害解决了,至于剩下的知青,顾向恒觉得还是他们对这些知青太轻松了。

忙起来就没空想这么多了,于是他亲自监督他们干活,经常干不好活,拿零蛋的高珍珠,在他的视线下也能干得好活了。

虽然速度很慢,但好歹不再是零蛋,每天腰酸背疼,一有空休息就恨不得倒头就睡,哪里还有空做别的。

高珍珠心中也是叫苦不堪,这个大队长板起脸来真是吓人,还说了谁不好好干活以后不开介绍信,不许到县城,也不开探亲假,他们就是有关系回城了,他这边也要看他们在村里的表现才能决定。

这要是能回城的时候卡这么一下,那还得了。

这话一放出来,高珍珠是不敢出头了,其他人更是老老实实。

确定他们安安分分的,顾向恒才放开这紧迫盯人的活动。

跟他们相比,牛棚的那几个人就十分的安静。

从来不做妖,他们一个个的都珍惜来到这边的生活。

虽然住的地方味道不太好闻,但是他们不用被拉上台去念检讨、被大家扔菜叶子,也不用被他们发泄情绪。

他们干完活就可以得到一些粮食,虽然都是粗粮,也可以吃个三分饱,再加上自己去山里挖的野菜,日子就能够安安稳稳的过下去。

跟知青们比起来,他们生怕引起谁的注意想起他们,自然不会多事。

顾向恒左看右看,满意了。

赵三石找上门来:“大队长,我们的公鸭子可以出栏了,现在有些不长肉了。”

徐青松:“大队长,公鸡也是。”

顾向恒:“现在可以出栏的各有多少只?”

赵三石:“鸭子三十三只,过半个月,大概有三十来只。”

徐青松:“公鸡三十八只,过半个来月,大概有五六十只。”

现在加起来就有六十只。

六十只,对个人来说不少了。

但是对某些地方来说,就很快就可以吃完了。

赵三石:“大队长,你之前说有谁会来收,是谁啊?”

顾向恒:“国营饭店,我现在去城里一趟。”

他之前就去联络了,国营饭店的人一听到可以提供家禽,立刻就答应了。

他们天天被人说肉菜不够,迟来一点就没了,关键是这个时候能够经常来国营饭店的就没几个穷人,有不少是领导。

人家正经的来这里吃饭,结果经常来了就是一句卖完了。

他们不想多卖点吗?

想。

他们也是有奖金的,但是这不是给他们的货源有限吗。

现在这一听可以来提货了,采购部主任自己带着人过来收货了。

这些采购回去,先自己内部分一分,就得没掉一小半。

以后要是长期合作了,大家都能顺带着沾光多打打牙祭。

他来的时候,看到这一只只膘肥体壮的鸭子公鸡,满意的不行,这重量,一只就能做几碟子菜。

“顾队长,你们这里产的鸡蛋鸭蛋呢,我们也收的。”

这也是顾向恒的一个目的:“现在我们一天能有近两百个鸡蛋,一百个鸭蛋,现在这些都是食品厂那边要了的。”

采购主任:“顾队长,他们食品厂家大业大,我们饭点用量没那么多,但有的时候食材不称手,还希望你们可以转圜转圜。”

要办事了,食材却见底了,这样的事不是没有发生过,他每回遇到了都得各方面游走。

收购站那边也没少打交道。

顾向恒:“主任你别急,我们村现在发展养殖,我带你慢慢看看,这是我们的养鸡场。”

采购部主任看到这半山腰里大大小小的小母鸡,两眼放光:“你们这母鸡……”

顾向恒:“这些才刚生蛋不久。”

采购部主任:“咳咳,刚生蛋的母鸡杀了是有些可惜了。”他的眼神恋恋不舍。

为了他能出高价,顾向恒也不介意回头给他送一只,继续带着他看看。

采购部主任不知道具体数量,但是这养鸡场不止一个,把不同时期的鸡分开养,规模都不小,他不懂了:“你们这些鸡吃什么?吃草可不像是能长这么肥壮的。”

顾向恒打哈哈:“什么都给吃,草、虫子、小鱼小虾、螺子,都吃,这才养的壮。”

这现在还不是公开他们用什么养鸡的时候。

“你们这环境也不错。”

“是,我们是隔一段时间就换一个地方圈养,给这些鸡留出足够的活动空间。”

在圈起来做养鸡场之前是山地,杂草杂树横生,这些成年的鸡一圈养在这里,它们自己就会在这里觅食,把这里的虫子杂草啃食一番,剩下那些它们不感兴趣的,人工清除,节省了不少力气,而且等它们再转移去别的地方,留下的鸡粪就是天然的肥料。

看着看着,往山下走,来到了一处猪圈,采购主任的视线不受控制的看向那肉乎乎的肉们:“你们养的猪也不错啊,那头猪够肥啊,怎么还不出栏,我们也收猪肉的,绝对比收购站给的价格要高!”

要是这头猪卖,他就挑两斤最好的买下来。

然后是兔舍,成年的公兔也会优先处理的那一波。

兔皮自己留下,兔肉卖出。

采购主任:“兔子我们收的,兔肉好吃,大家爱吃。”或者说就没有什么肉大家不爱吃的。

最后是晒蘑菇的大坪:“蘑菇?蘑菇我看看,这香菇不错啊,我们也收的!”采购主任一点也不担心采购的太多吃不下,这还不到吃不下的数量。

等他们走的时候,自己带来的车子不够装,村里也出动了两辆牛车,才把这里的东西拉回去。

会计也跟着一块去了,这还差点尾款没收到,他要收回来才能放心。

这一回,就入账近千块。

其中兔肉、香菇干卖的少,鸡鸭几百,猪几百,这一下子就把金额提上去了。

盘算了一下到年底还能出多少,算了算,顾向恒满意了。

这样等过了年,他们就能买一辆自己村的拖拉机了。

这时候能买得起拖拉机的,那都是富裕村!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了拖拉机帮忙,干活就不用那么累了。

二合一更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