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41章 这样花也不能够啊

第41章 这样花也不能够啊


村里的事情按照步骤进入正轨, 眼看着是越来越好了,按理来说,叶红秀是不应该有什么烦恼的。

她女儿嫁了个如意郎君, 夫妻和睦。

下面两个儿子也都孝顺懂事,就算她提了几次,大儿子的婚事也不用太过着急, 年纪还不大, 但是她有个担心的地方, 就是女儿嫁过去这也半年多了,按理来说夫妻两个感情好的话,很快就能听到喜讯, 但是没有。

还有一件事情让她担心, 女儿这样的贴补娘家是不是太过了?

之前女儿时不时的就给送吃的过来,她也接了, 回头家里有什么也给她送一份过去,礼尚往来, 价值差的也不大, 但是最近她这日子是不是过得太逍遥自在了?

手上有点钱就一口气全花了。

隔几天就吃肉,地主家的日子也就是这样了吧。

她现在不给日后留余地, 以后要是花钱了却拿不出出钱来,有她苦头吃。

这一天,她中午刚回到家门打算进厨房,就看到女儿拿着个篮子过来了,就劝女儿, “拿的什么?”

江景瑜:“茄子。”

单纯的茄子?

不是,叶红秀打开一看,果然, 她闻到了肉味。

这是肉沫茄子煲,还有咸鱼,很香。

叶红秀合上盖子:“我知道你每个月有工资,但你这样花也不能够啊,你手上还有钱吗?”

江景瑜:“妈,这茄子是自家种的,不花钱。”院子里的茄子打理的很好,结果多,她摘的时候看到这么多成熟了,就全都摘了做了,然后分了一些出来送给他们。

至于说花钱,她放的肉沫真不多。

但是在叶红秀看来,这有肉就说明他们又去买肉了,“我是在跟你说茄子吗,我是在说你又去买肉了!这不得要花钱啊,还有咸鱼。”

江景瑜:“肉不多,也不经常这样吃。”

叶红秀:“不经常?你忘了前天你给送了一碗鸡肉,大前天的前几天你给送了半拉子鱼,再往前数你不知道从哪里得的鸭子分了我们一大碗鸭汤。”说着她压低了声音:“你说说,你是不是把你和女婿的存款都给用了个干净?”

隔几天就吃的这么丰盛,那钱还不得跟流水一样哗哗的往外流。

江景瑜觉得还好,现在他们两个一个有渔场,一个有牧场,鱼跟鸡鸭都不用钱。

她天天都能钓上几十条鱼,大部分都卖了,换成金币可持续发展,时不时的拿出来一条也足够改善伙食。

顾向恒那边也是这样的,他那些小鸡仔小鸭仔养了一天就能养成,开始下蛋,两个小时就可以生一次蛋,一只鸡一天可以收12只蛋,生两天鸡蛋它们就不生了,也就是说三天的时间,就能得到一只老母鸡。

加上自家又能种大米和小麦,现在他们真的是什么都不缺。

天天在游戏小木屋里给自己开小灶,两个人吃的容光焕发的。

然后一出来现实世界,遮遮掩掩的给大家也吃点好的,这已经是她收敛的结果了,不过这在叶红秀看来还是很出格就是了。

就是公公他爱吃,舍得,也不是隔几天就吃肉的啊。

江景瑜:“妈,我不是小孩子了,能不懂事吗,没花多少钱就取个味道,这咸鱼都不是我们自己买的,是他战友寄过来的,有个战友家里在海边。”

叶红秀:“战友寄东西过来,你有没有回送一些东西?”可不能光进不出。

江景瑜:“送了,送了一些我们这边的特产,山里的干货,还有熏肉熏鱼之类的。”

叶红秀:“那就行,你们啊,也就是逍遥这段时间了,等你们有了孩子,再多的钱都不够花的,你们两个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江景瑜打哈哈:“看缘分。”

这个她和顾向恒已经商量好了,等过两年再生,也就是她二十岁再生也不迟,现在多享受两年自由时光,不过这话就不用跟叶红秀说了。

叶红秀怎么看不出来,无奈的点了点她的额头:“你啊,你不着急不上心,女婿年纪也不小了。”

江景瑜:“二十来岁的小年轻,这还不年轻,妈,我们心里有数。”

叶红秀:“好,有数那我就不说了,你呀,就造作吧。”

嘴巴里说着像是埋怨,看到女儿活得这样随心所欲,叶红秀的眼里全是笑。

“你等会,先别走,之前不是说想吃芋杆吗?”

就是香芋杆子晒成的,炖鸡的时候放在下面,香的让人舌头都能吞下去。

江景瑜顿时眉开眼笑:“谢谢妈,妈妈最好了。”

叶红秀轻咳一声:“这么大个人了还撒娇。”

然后撑不住,也笑了,她也不是没有担心女儿的下半辈子会不会又遇上一个跟王鹏飞那样的,现在看看,女儿的福气还是很好的。

“对了,爸帮我做的模具做出来没有?”

说到这个又是一个,叶红秀没好气的横了这败家女儿一眼,她让她爸给她做几个点心模具,圆的方的都要。

这眼看着就要过中秋节了,想要自己做月饼:“做好了,拿回去吧。”

江景瑜看了看这个模具,是按她说的做的,还雕刻了不同的花朵形状,不会太复杂。

江景瑜拿着模具回去了,她走后没多久,方明月他们也回来了。

白三婶在门口挑豆子,看到他们,挤眉弄眼:“刚刚景瑜回来了,你们又有口福了。”

说出去,哪个有女儿的不羡慕呢。

前面的花大娘都快呕吐血了,觉得要是她女儿嫁给大队长,也能这样享福,现在看江家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张流云笑:“也说不定。”

方明月笑。

她觉得□□成。

又有口服了。

在这方面,她的消费观念跟外公和表姐差不多,在有能力的时候不用亏待自己,该吃好点就吃好点,又不是吃不起。

她和章学知现在两口子每个月也是往家里交伙食费的,江元同说不要,他们也不肯,说要是不收他们就在外面住了。

两口子来的时候都带了一部分的钱,之后方明月来到这里,她又是个有本事的,当医生收到的工资差不多也相当于每个月拿工资,在村里面又没有什么花销的地方。

江家现在吃细粮吃肉的频率也比以前高了。

回到家里,看着这一大碗肉沫茄子,江景腾:“果然,又有口福了。”

今天中午江景瑜没有课,比较悠闲,打算下午的时候去蘑菇房,中午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家。

顾向喜在学校,她下午也有课,虽然是政治课,但也是要上课的。

只有夫妻两个人他们做吃的就不用顾忌太多,等顾向恒回来的时候,餐桌上有两条糖醋鱼,一碟子蛋饺,一大碗肉沫茄子,酿苦瓜,还有一个青菜蛋花汤,凑了个四菜一汤,每一份菜分量都很足,再配上一锅大米饭,一般人看到了可能会以为这是五个人吃的,还是五个成年男人。

顾向恒是大队长,他的工作很杂,有的时候也会下地,今天他就带着人去疏通水渠去了,回来的时候手里手里捏着一把细小的石螺,他把这些敲碎外壳,扔到了鸡栏里面,看着里面的鸡争先恐后的啄食,这才洗干净手。

“开饭了?做了什么好吃的,很香。”

江景瑜:“有你爱吃的鱼。”

“开动了!”

夫妻两个你一筷子我一筷子,这五人份的饭菜匀速消失,到最后彻底的来了个光盘行动,最后剩下的那汤也用白饭拌了吃了个干净。

顾向恒满足的放下碗:“这几天有些上火。”

江景瑜:“明天煲个下火的汤吧,苦瓜黄豆汤。”

江景瑜又倒了两杯葡萄汁,甜甜的,一人一杯。

喝完了打个盹,熬过了太阳酷热的时候,夫妻两个各自出发。

顾向恒今天下午要去河边那一片沼泽地看看,江景瑜去了蘑菇房里。

傍晚,顾向喜回来了,带着几根大骨头,“大嫂,这是二哥给的,他买到了几根骨头,分了两个让我带回来煲汤。”

双方互通有无,之前顾向喜才送了条鱼过去。

江景瑜看了看,这大骨头上肉被刮得干干净净,还被砍断了,直接就能下锅。

江景瑜:“今晚小火炖上,明天做汤底吃面。”

顾向喜听了露出一排大白牙:“大嫂,放多一点葱。”

江景瑜也笑了:“没问题,还想吃什么?”

现在这内向的妹子也可以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了,开朗了不少:“那我想吃宽一点的面。”

这面都是江景瑜手工拉的,拉宽拉细都是她自己决定:“好,要不要加点辣?”

顾向喜:“微微辣。”她吐舌,她不太能吃辣。

却又喜欢吃。

所以每次吃辣的,都是微微辣。

有的时候,江景瑜也会可惜,顾向喜的成绩也不错,现在高一了,要是大学恢复了,考上大学的几率还不不小的。

顾向恒回来了,看到大骨头:“哪来的?”

顾向喜从厨房探出头来:“二哥买的,他本来想买肉的,去到的时候只剩下这不要票的骨头了,我听二哥说最近城里的猪肉更不好买了,去得早了也买不到,只剩下一些边角料。”

这件事顾向恒也知道一些:“肉厂的猪被调走了一批,去支援别的地方了。”

这事的原委顾向喜没听过,听到大哥这样说愣了一下,“支援什么地方?我们这里的肉也不多啊。”

顾向恒:“有别的地方闹灾了,我们这里风调雨顺,不代表别的地方也一样。”

顾向喜:“原来这样,那没办法,大哥,快去洗澡,等会吃饭了。”

晚饭是豆角炒蛋,炒嫩红薯苗,炒南瓜,还有冬瓜汤。

饭菜一上桌,顾向喜立刻坐下,他们家养的鸡生的鸡蛋全都自己吃完了,不得不说,鸡蛋就是好吃。

回到大哥家,就跟掉进了福窝窝一样。

她觉得,大哥真是太好了。

大嫂也很好。

想到刚刚路上遇到的,本来以为会成为她大嫂的江翘,顾向喜暗暗庆幸,她刚刚的样子有些狼狈,脸上还有些狰狞,她不小心看到了,被吓了一跳,现在这样,真是太好了。

那一头,江翘气的胸口发疼,她现在已经生了孩子一个多月了。

她刚生完女儿的时候刘盼知道这是女儿,脸上就不好看了,她生孩子就给了两个鸡蛋就没有了,好在王鹏飞看着有些失望,却也还好,第一胎生男生女宽松一些,只是他不会为了江翘反驳刘盼,而且他现在又在食品厂里面做临时工,不是天天在家,休息日才能回来。

这家里面能说得上话的也就刘盼了,她怎么做就怎么做,所以江翘没少生气,她知道生气对身体不好,但真的很难控制得住,怎么有这么惹人厌的婆婆。

更别说她根本就不能好好坐月子。

生完几天家里家外的事就得要做起来了,刘盼还想让她下地。

江翘差点没气死。

刘盼就说,她当初就是这样过来的,怎么她现在不行?

不管怎么说,江翘都不干,她的身体自己知道爱惜。

但是刘盼变着法的给她找麻烦,她不干,就没饭吃,江翘就在家里闹了一场,让公公开口说了,才能在家里过完月子。

这个月子江翘真是忍了又忍,对刘盼的怨恨空前上升。

也不知道上辈子得江景瑜是怎么忍下来的。

现在她出去干活就把孩子抱在身上,现在孩子还太小了,不能背着,就包得严严实实,一手抱着另一手干活。

大家基本都是这样干的,家里没有空闲人帮忙带孩子,那就把孩子带在身边。

辛苦吗?

辛苦。

江翘都忍了,但是现在她发现了不对。

王鹏飞在县城更注意穿衣打扮了。

她立刻警觉起来,然后跟人打听,这回就是听到了一些消息生气,才被顾向喜正好看到了。

中秋节是个大节日,到了这个时候都是要走礼的,有条件的礼物就丰厚一点,没有的就是那么个意思,一把红薯干一把豆子也是意思。

到了这个时候还会出现一种现象,那就是有人送了一包点心,包装的好好的拿去送人,然后那个人收到并不拆,转手又送人,最后兜兜转转,可能还会回到原主人的手里,要是不舍得吃,放起来,放着放着,等到下次人情往来再送出去,有人收到,一打开里面就是长了绿毛的。

叶红秀就收过这样的点心。

县城里有卖月饼,但是江景瑜吃过,觉得不好吃。

这才打算自己做。

他们的院子里顾向恒是砌了一个烤炉的,这个烤炉用的机会不是很多,

现在派得上用场了,就很方便。

现在距离中秋还有时间,江景瑜现在就准备先做一些了。

因为这些要寄出去的要提前做,不然对方就得要在中秋节后才能收到。

江景瑜她要送的人少。

要寄一份给在省城的杨编辑,还有就是在县城的表姨表嫂、同事他们。

顾向恒要送的就多了,

他要送给老上级梁保书记,还有他的战友,还有其他一些拓宽的人脉,他在县城认识的人真不少,一开始一部分是书记帮忙牵线的,后来就是他自己走动起来的。

比如食品厂、国营饭店采购部主任等,这样的人交好了,对他们村是有好处的。

江景瑜打算要做好几种,奢侈一点的做蛋黄莲蓉、五仁月饼,节省一点的做红豆馅和绿豆馅。

皮薄馅大,这个词在这个时候并不是什么好词,因为皮是用细粮做的,而里面的馅料是豆子做的。

要寄出去的月饼因为还会在路上消耗时间,江景瑜特意做的比较硬,更像是饼干,耐得住放。

自家吃的,那就吃个新鲜,小号模具做出来的月饼看上去很精致,婴儿拳头大小里面,塞一颗蛋黄基本上就满了。

刚考出来的香酥软脆,江元同收到的时候,一口气连吃了两个,“你这手艺做去卖都可以了。”

江景瑜笑眯眯:“爷爷我也这样觉得的。”

江元同失笑,“你呀,就不知道什么叫做谦虚。”

小个的看着精致可爱,但是其他人看中的是中等型号的,这个大,更看重分量。

江景瑜:“看什么,想吃就吃吧,这个迎春花的是蛋黄馅,这个是红豆馅,这个是五仁馅。”

叶红秀:“别一人一个啊,这样一下子就吃完了,来,这个大的我们分一分,四个人吃一个大的,明天我们再吃一个,一口气吃完了就没得吃了。”

江景瑜:“妈,放心吃吧,我这是试做的,看看口味可以不,可以我下回就按照这样的做,大家都吃。”

“这还是你是做的试验品啊。”江景腾竖起了大拇指,然后飞快的拿起一个月饼就咬了一口,他拿的是蛋黄馅的,一口下去,咬了半颗蛋黄,蛋黄很香,有点沙沙的口感,配上烤的酥脆的饼皮,组合成了享受,他放慢了咀嚼的速度,眯起眼睛,一脸满足:“姐姐,你做的这个比买来的好吃。”

张流云也频频点头:“买来的放了一段时间了,这个是刚出锅的。”

江景腾吃着五仁的,盯着蛋黄的:“姐姐,我还要吃半个蛋黄,还想吃红豆的。”

叶红秀瞪了他一眼:“你怎么这么贪心呢,自己吃一个还要吃这么多,不行。”她拿了刀过来,把这些月饼切开,“大家这样想吃什么口味都能尝一尝了。”

不是不知道还有这样的方法,只是想多吃一点装作想不到罢了。

那一头,顾向恒拿到月饼,趁着热乎去了一趟县城,先给弟弟家送了一份。

齐盼娣:“孩子他大伯,你这什么是什么啊?”

她推拒:“太多了,给点孩子尝尝就够了。”

看着没少用料。

顾向恒:“大家都尝尝,他们大伯母做的。”

“哟,可真好手艺,来,这个别人送的柚子,你拿一个回去尝尝。”

离开弟弟家之后,顾向恒去了老上级那里,熟门熟路的上门。

看到他,梁保拍了拍他的肩膀,问起了村里的收入,听到了满意的答案,他笑着点了点头,“你想要买拖拉机,我先帮你申请了。”

他们这里没有生产拖拉机的地方,要想要购买,要提前打申请的从别的地方调过来。

顾向恒:“那就麻烦你了。”

梁保:“跟我不用客气,你好好发展上庄村,让我看看,你能做到哪一步。”

然后他话音一转,脸上也变的严肃:“你来的正好,我有个事情要告诉你。”

“什么事?”顾向恒也跟着严肃了起来。

梁保声音了有些悲痛:“赵老八牺牲了。”

顾向恒手一下子用力捏成了拳头,嗓子里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一般。

怔怔的看着梁保:“……真的?”

赵老八是他一位战友,比自己大上几岁,在原主刚调到那个部队的时候,好心提点过他,两个人的交情不错。

梁保自然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

顾向恒的声音变得沙哑起来,“什么时候的事儿?”

梁保叹息:“后事已经办完了,我这边知道的已经晚了。”

他看着顾向恒:“他老家在游城,你方不方便去看看他的两个孩子。”

赵老八他的妻子前两年没了,他下面有两个孩子,一儿一女。

他还有爸妈在老家帮忙带孩子,但是他爸是亲的,那个妈却是后妈,之前记得就有些狗皮倒灶的屁事儿,现在他没了,梁保不知道这个爷爷会怎么对那两个孩子。

顾向恒:“他葬在老家吗?”

梁保:“衣冠冢在老家。”

顾向恒:“我把村里的事安排安排就过去看看他。”

梁保拿出了五十块钱,还有一些票,“如果那边爷爷对两个孩子还好的话,你把这钱一半给他,一半给孩子,如果他对两孩子不好的话,看能不能找户靠谱的亲戚安顿他。”

顾向恒沉声:“我知道该怎么做。”

他们这边过去游城是比较近的,坐火车过去,事情早办完,一天可以来回。

顾向恒先回了一趟村里,把事安排妥当了,又带了一些吃的用的过去的。

出发前,江景瑜让他安心过去把事安排妥当:“家里这边有我,你放心。”

顾向恒脸色不太好看:“我之前听他说起过,他那个爸是个狠心的。”所以他很担心那两个孩子,之前就听胡老八说,他爸是看在他每个月寄回去的钱给他带孩子的。

江景瑜心情也不好受:“实在不行,你就把孩子带回来,也七八岁了吧,我们养几年孩子就大了。”

顾向恒深深的看着她:“我记下了。”

养个孩子,不是嘴上说的那么简单的。

她却毫不犹豫的应下了。

顾向恒心里沉甸甸的,又觉得热乎,用力的抱了抱她:“我出发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27 21:00:00~2021-10-28 21:05: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时光倒流 20瓶;我舞我看 10瓶;庭庭、形意微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