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47章 收音机/送货

第47章 收音机/送货


陈振东是知道的, 知道恒哥之前的定亲对象另有其人,后来打电话给他解除了婚约,那个时候他还受着伤。

不过那个时候他们都不知道, 恒哥瞒得死死的。

要是知道的话,肯定要为他讨回公道了。

凭什么无缘无故的取消婚约?哪里对不起她了?

后来他们知道的时候已经是他和现在的嫂子在一起了,那信上说了什么天作之合、天生一对之类的, 让他们看信的时候笑出声。

以前还不知道恒哥是这样性子的人,夸起他爱人来, 他们这些外人看了都脸红。

现在看到了嫂子真人, 眼前一亮, 这不仅仅是说嫂子的外貌出众, 而是嫂子身上精气神跟别人不一样,她和恒哥站在一起的时候, 确实很容易就联想到天生一对, 两个人站在一起特别般配。

顾向恒连着咳嗽了几声, 对旁边景瑜暗示想知道怎么夸的眼神视而不见, 表示这个话题打住, 拿起包裹准备放到桌上去, 因为里面的东西比较有分量, 比较小心, 看到他这个动作,江景腾凑了过来帮把手,“姐夫, 你们这回去省城买了什么东西?”

顾向恒:“今天去有些时间,又正好得了一张票,把收音机带回来了。”

这个年代的收音机,那是一台笨重的大家伙。

听到了, 江景腾愣住了,然后惊喜的蹦了起来:“收音机!姐夫,你们带了一台收音机回来!”

江景瑜:“是啊,有这个东西以后听新闻方便。”

他们在这村里面连买个报纸都是滞后了几天的,没办法得到最新的消息,有了收音机那就方便多了。

江景腾爱的不得了,蹭了过来,站在收音机面前,双手托在收音机的下方,生怕他姐夫给摔了。

让陈振东看的羡慕又好笑。

羡慕自然是羡慕这四大件之一,好笑的是这再重能重到哪去,恒哥怎么可能抱不住。

不过他也是知道,这是下意识的,不是真的认为恒哥会抱不住,是太激动了。

这笑也是善意的。

顾向恒把这收音机放到了桌面上,看向陈振东,“你们应该还没吃晚饭吧?坐着等会儿,让你尝尝你嫂子的好手艺。”

江景腾很自豪:“对,我姐厨艺很好。”

陈振东:“那就麻烦嫂子了。”

江景瑜笑了笑:“别客气。”

顾向喜下学回来后看到有客人就已经把该准备的准备好了,米饭蒸好,

存的腊肉腊肠之类的也拿了出来,青菜也洗干净,切好了,就等着嫂子大展身手了。

关于厨艺,陈振东是知道的,在信上恒哥炫耀过不止一次了,他打开自己那个大大的包裹。

“这是我家那边的特产,恒哥,你爱吃,我给你带了不少。”

看了一下顾向恒就心里有数了,这些都是海产干货,干鱿鱼、干虾、海带之类的。

价值不菲。

他没有推脱,收了下来,“让你破费了,回头我也给你带些好东西回去。”

江景瑜进了厨房撸起袖子,看了一下现在有的食材。

腊味,就来一个腊味拼盘,腊肉腊肠腊鱼三样都上。

鸡蛋,来个鸡蛋灌饼。

顾向喜还提前泡了一些木耳,这木耳加上葱,腊肠,猪油渣,炒一下又是一个菜。

家里水缸里还有两条鱼,也都做了,一条红烧一条糖醋。

再摘几条黄瓜来个清爽的拍黄瓜。

至于汤的话,顾向喜摘了一些枸杞叶,枸杞叶清肝明目,这用来做汤也不错。

因为大家都是能吃的,江景瑜准备的分量很足。

小姑子煲的饭分量应该是不够的。

香味很快就传了出去,顾向喜把碗筷摆好,“大家去洗手,准备开饭了。”

做菜讲究色香味俱全,现在还没吃,不知道味,光是看色香味的前两项已经超出期待。

陈振东:看来信上说的不是假的,这是真的有一手好厨艺,他冲顾向恒挤眉:“嫂子好手艺,恒哥你有口福了。”

说话间不无羡慕,

陈振东比顾向恒小一岁多,不过他结婚比较早,孩子都有了,在老家里跟父母一起生活,聚少离多。

不过他家的媳妇做饭的手艺真的一般,还不如他在部队吃食堂,这对比一下,不羡慕都不行。

“这鱼!好吃!”

“这个腊味,香!”

“猪油渣,好吃!”

除了这些,餐桌上还有冬天腌制的萝卜干。

陈振东吃了一块,脆脆甜甜,爽口弹牙,那些菜毋庸置疑的好吃,但是能够把这再常见的萝卜弄成这样好吃的,也是让陈振东长见识了,这东西便宜,所以他也没什么不好开口的,“恒哥,嫂子,这萝卜干还有没有?”

顾向恒,“有,给你一包带回去,还做了一些花生酱,蘑菇酱之类的,你要不要也带一些?”

看到陈振东感兴趣的样子,顾向恒把每种酱料都倒了一些给他尝尝,“蘑菇酱很香,黄豆酱也好吃,花生酱好!”陈振东觉得每一样都符合他的口味。

顾向恒一挥手:“都给你一些带回去。”回头他给景瑜打下手,再做一批。

作为一个不擅长厨艺的人,靠着这些酱料,他度过了相当一段时期,所以他很懂陈振东的需要。

陈振东:“那我就不客气了。”

江景腾也是带着一饱口福,今天没少吃肉。

吃饱喝足之后,顾向恒拿出了一瓶酒,这是去年利用野果子酿制的,度数不高,就是这么个意思。

江景瑜还给他们炸了一些花生、豆子。

他们聊从前在部队的生活,聊战友彼此的近况,一些关于部队的任务那是秘密,不能说,就说谁谁谁转业了,谁谁谁升职了,又有谁谁谁他家里给他添了个儿子女儿……

他们两个聊到很晚,一开始江景瑜和江景腾还在旁边作陪,后来撑不下去就去睡了。

这晚上陈振东住在赵建军兄妹两个的房间,至于他们兄妹两个,妹妹跟顾向喜一起睡,赵建军跟顾向恒他们睡。

第二天很早陈振东就要起来去赶火车了,晚上没睡多少时间,但是他和顾向恒都不显得疲惫。

江景瑜也把给他的回礼收拾出来了。

腊肉、腊肠,腊鱼,这三种分量都不小,还有昨天说好的萝卜干、酱料等,另外还有给他带在路上吃的煎饼和水煮蛋。

这些肉让陈振东真不好意思,他的那些干货虽然也可以说肉,但是比起真正的肉来还是差了不少的,不过最后还是被顾向恒原模原样地送上了火车:“你要是下回还路过,再给我带一些就好了,我和你嫂子都爱吃。”

他们这里都没得买这些海货,去省城倒是有,却没有这么好的。

赵建军,赵建丹知道陈振东要离开,都有些沮丧,他们现在脑海中关于爸爸的形象又深刻了好多。

爸爸原来在两个叔叔面前是哥哥辈的,他照顾队里刚进去的年轻人,还会给他们传授经验。

感情很好。

比家里爷爷奶奶,还有那些“亲叔叔”感情要深刻的多。

所以顾叔叔收养了他们兄妹,其他叔叔也有寄东西给他们。

赵建军对部队产生了向往。

之前妈妈去世的时候,他虽然没有说,但是对爸爸是有怨的。

他和妹妹需要他,他为什么一直不回家?

他们被欺负了,他知道吗?

他是荣耀了,他们呢?

后来,他光荣了,没有了爸爸,奶奶彻底暴露了她的真面目,他也茫然了。

以后就是他和妹妹两个人相依为命了。

本来以为日子就是这么下去,不是饿死,就是被打死,结果顾叔叔来了。

他是爸爸的好兄弟,不嫌弃他和妹妹两个吃白饭的,给他们吃,给他们穿,还准备送他们上学。

这些都是他自己出钱。

爸爸的抚恤金存了起来,存折在他手里。

有这笔钱在,就算没有人养他们了,他们也能靠这笔钱活下去。

现在想一想之前被爷爷奶奶打骂的日子,赵建军有的时候会觉得虚幻,不过在洗澡的时候,看到身上还在的疤痕,又提醒他,那不是梦。

送走了陈振东,赵建军跟顾向恒郑重提出:“叔叔,我以后也能去当兵吗?”

顾向恒:“你想成为一名军人?”

赵建军:“嗯,我想成为爸爸、叔叔你们这样的人。”

顾向恒蹲下身体,跟他平视:“建军,军人很辛苦,还会有危险。”

赵建军歪了歪头,一双黝黑的眼珠子定定的看着他:“我不怕辛苦,也不怕危险。”

顾向恒摸了摸他的头,把他一头两公分长度的头发拨成鸡窝:“想要成为军人,除非文职,都需要一个强健的体魄,以后跟着我一起跑步?”

赵建军重重点头:“好!”

没多久,江元同他们过来看热闹了,看什么热闹,自然是看收音机的热闹。

“这个就是收音机呀。”叶红秀这是第一回这么近的看见收音机具体长什么样。

现在数一数,四大件,自行车、手表、收音机,女儿就差一个缝纫机了。

这日子过得没话说。

江明智:“这收音机怎么用的?”

江景瑜教他:“这里按一下。”

然后就听到了沙沙的声音,“这里是调节声音大小的。”

这个时候也没有太多的频道,她这一按,按出来的是一个唱着国歌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大家就都不说话了,听说收音机里面传出的洪亮歌声。

江明智小心的摸了摸外壳,这个收音机是他们村的第二台。

第一台收音机是江椿家,他家里有两个工人,还有一个在部队当兵,这样的家庭,有钱,有票并不出奇。

顾向恒这回想要买收音机,就是遇到对方悠闲自在的听故事,于是他就心动了,想要紧跟时事,收音机可以。

这声音传出去了,引来了其他人,没多久,基本都知道了,手上不忙活的还有过来凑热闹的。

他们来看,顾向恒来者不拒,只要不耽误干活,他不介意大家一起听,不过随后有人得寸进尺说,“既然这个点你不用了,是不是可以借给我们用?”

顾向恒就问:“没电了,你补上,弄坏了,谁修,是你吗?”

然后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这个东西价值不菲,谁修的起啊。

过了几天热闹的日子,之后就没那么多人凑过来了。

总是出现,顾向恒:“那么闲?来,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偷懒了?”

在晚上,大家有空了,但顾向恒他们也要用了,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很多没上过学的人都听不懂。

这听不懂怎么办?

扫盲班,走起。

于是他们这里就没那么多人凑过来了,顾向恒也答应,隔几天就把收音机拿过去扫盲班,大家一起听。

赵三石家里穷,他没有上过学,不过现在每天下了工之后在大食堂那里上扫盲课,他认的字多了,简单的字也能歪歪扭扭的写下来,数字这方面进步是最快的,加上这个要学以致用,现在日常生活中接触的太多了。

比如每天鸭蛋数量的清点,拉去县城收多少钱的清点。

他要是不能解决这些问题,鸭子这方面的计算也不能交给他。

今晚,赵三石又去了食堂。

今天是一个叫秦笙的知青给大家上课,这个知青平日里存在感不高,但是到了上课的时候,大家都爱听。

因为他生活经历的关系,他前前后后在三个地方生活,都是他父母因公调任,他也跟着父母去新的地方。

这三个地方有南有北,他还去过沙漠。

他说了很多沙漠的故事,赵三石学会了沙漠两个字怎么写,也认识了沙枣、仙人掌、骆驼、梭梭……

上完课之后,赵三石还在旁边的阅览室听别人读了报纸。

赵三石他一边听,一边认字。

他想要早点能够自己独立看书看报。

大队长他们有的时候会带书回来,是关于养殖的资料书,他却看不懂。

等到这里散去,回到家,基本上洗漱完倒头就睡。

第二天还要打起精神,又到了要去县城送蛋的日子。

一大早起来,随便吃了碗杂粮饭,他就出门了。

和几个伙伴一起把窝里下的鸭蛋拣出来,打扫鸭粪、喂食,等到了中午,拣出来近两百个鸭蛋。

这些鸭蛋中把个子大的部分挑出来,这是要做咸鸭蛋的,其余的就放进扑了柔软细草的竹筐里。

每次运送,细草都要铺上好多层,防止脆弱的蛋壳碎裂。

加起来,这一回要送一千二百多枚鸭蛋给食品厂,同时有二十只公鸭卖给食品厂后勤,二十只公鸭卖给国营饭店。

这卖给食品厂后勤的鸭子是食品厂的领导分了还是进食堂,这点赵三石并不清楚,数没错就行了。

把鸭蛋装好筐,鸭子也用绳子绑了脚和翅膀,放到竹笼里带走,放到车板上。

和几个壮年男人一起运送到了村口,在这里停留。

他们要等徐青松他们。

没多久,就看到他们的车队来了。

他们村里现在有六头成年的牛,这一回就出动了四头,不够的就人力拉车。

剩下两头这几天有点没精神,不敢动它们。

徐青松他们运送的鸡蛋、阉鸡比鸭蛋、公鸭更多。

徐青松放下板车拉手,抹了一把汗:“咱们村里养的牛还是太少了。”

赵三石咋舌:“这不是前几年牛病了吗,不然现在估计就有十头了。”当时他看了病死的牛,心疼的不行。

这牛多好啊。

能帮助下地干活,能拉送东西,还只吃草。

多好。

人类的好伙伴。

徐青松也叹了口气:“等现在的小牛犊长大吧。”

在没有牛可以使唤的时候,只能把人当牛使了。

也可以用拖拉机运送,但这不是为了节省柴油吗?

要是每次都用拖拉机的话,购买柴油的钱就不少。

赵三石:“走!”

徐青松:“走喽!”

一行将近十人,带着满满的六板车东西慢慢的往县城走去。

有鸡蛋鸭蛋在,这是走不快的。

一边走,赵三石默默的在心里又核对了一下数,核对无误了,这次啊放下心来。

思绪飘飞,以前他都不敢想自己能够和那些工人这么熟络。

他们去到食品厂的时候,在等采购部来人的时候,两组人有核对了一下对方的数,确认无误,不小心磕坏的蛋也拣出来了。

一共不小心坏了两个。

很快采购部的人出来了,笑容满面的拿着纸笔跟他们清点对数,确认无误签名,给尾款,当场结清不拖拉。

钱这东西给出纳,出纳当场把这笔数等级入账,钱也交给他保管。

这一回鸡蛋和鸭蛋入账将近两百,鸭子和鸡入账两百,合计近四百。

这是一笔巨款。

也好在他们人多,不怕有人起了歹心。

剩下的就是国营饭店的鸭、鸡,以及处理好的五只兔子了。

这里有两百五十多块钱。

今天的收入是六百多块。

当然,不是每隔五天就会有这么多收入。

鸡蛋鸭蛋常有,鸡鸭兔本身却是需要时间长大的。

等到下一批鸡鸭兔销售,就是下个月的事了。

现在每个月光是卖鸡蛋鸭蛋,他们基本上稳定在九百上下。

多的时候一千二,少的时候七八百。

这代表着一个月就要卖出去一千余斤的蛋。

这背后到底养了多少只鸭,又有多少只鸡?

鸡的数量赵三石不清楚,鸭子这边他门清。

村里有一间孵化室,专门砌火炕孵蛋,鸭子一个月左右就会孵化出壳。

小鸡孵化时间更短,二十天左右。

那间孵化室,从建起来开始,就没停歇过。

现在养鸭场分了三个。

一个是专门养小鸭子的,一个是专门养公鸭的,一个是专门养生蛋的母鸭。

他主要是在生蛋的母鸭这里,数量现在有近七百只了,下个月,又会有一批半大的鸭子长大,大队长说了,下个月再分出一个养鸭场养母鸭,到那时,母鸭的数量会更多。

本来早就该分开养的了,只是之前找的地方不合适,就耽搁了下来。

就没有生病的吗?

有。

当然有。

死的最多的就是小鸭子。

但是孵化的速度够快,又给补上了。

鸡群那边,据赵三石的估算,应该是多一半左右。

今年分到的钱绝对比去年多。

去年买了一辆拖拉机,今年还没有这么大的支出。

在走出国营饭店的时候,正好听到两个结伴进去的客人说话。

“现在国营饭店比之前大方多了,来的晚了还能吃到肉。”

“就是啊,之前早早的来了都不一定能买到,供应更充足了。”

“我发了工资,就想来国营饭店开开荤。”

“我要吃烤鸭,你来什么?”

“我要打包一份爆炒兔丁带回去,家人喜欢吃。”

赵三石和徐青松听了心里都暗暗得意,不出意外的话,这些都是他们刚送来的食材。

回到家,他妈在做饭。

赵三石:“大哥他们还没回来?”

赵母摇头:“还没回,学校那里有间教室屋顶塌了一块,你大哥二哥都被叫去修屋顶了。”

赵三石:“我也去看看。”

他们村里的小学原本是地主给后代子孙建立的私塾。后来他家里败落了,辗转到和平建国,这里就变成了学校,建了这么久,加上被拆过,早就破破烂烂的了。

村里每年都检修几次,防止出事,前几天下了一场暴雨,雨势太大了,估计雪上加霜,今天就撑不下去了。

他去到的时候,就看到大队长夫妻两个都在这里,在地上用树枝写写画画。

赵三石凑过去:“大队长,这是做什么?”

顾向恒:“这学校太破了下雨必定漏,今年雨水多一些,都漏了多少回了,我在算重修多少钱。”

赵三石往地上一看,有学校的建筑布局图,还有一些数字。

是砖石的数量、价格,还有瓦片的。

赵三石抬头看了一眼,正看到他大哥在学校上方小心的切板子垫在塌下去的地方。

二哥在下方递材料。

还有其他人护在周围。

他们学校就两个教室,装了所有学生,这教室跟老师的办公室比起来,还算是可以的。

赵三石:“咱们学校早就该重修了,只是没有砖瓦啊。”

顾向恒和江景瑜对视一眼,“我去想想办法。”

赵三石想到了当初大队长建房子拖拉机运来的砖石,露出笑容:“那就等大队长好消息了。”

学校可是个好地方,他也差不多该成家了,等成了家生了孩子,他也要供孩子上学,看大队长这游刃有余的样子。

读书,是有好处的。

他现在每天去扫盲班,学的脑壳都疼。

要是小时候有这条件,肯定不会这么辛苦。

赵三石:“大队长,有什么我们能做的,你尽管说,我们都愿意做的。”说完他就去给他大哥二哥打下手了。

顾向恒和江景瑜在原地商量,江景瑜:“小学要修、路要修,大家的房子也想修,今年账上的钱还没有怎么动吧,扣除下半年修路的钱,买农具的钱,还有不少会分给大家,大家有钱了最重要的就是修房子,这砖这么难买,到时候修能修成什么样样,这砖我们不能自己烧吗?不说有多坚固耐用,能撑十来年,以后就没这么难买到了。”

就是有关系,也买不到这么大的砖量。

砖,和水泥瓦等,产量也是固定的,无法满足大家的需求。

顾向恒沉思:“能自己烧土砖,我以前去参加农家乐的时候就见过有人建房子用自己烧的土砖,我们应该也可以,不过这得要请砖厂专门的老师傅请教,他们不一定会答应。”这是一门技术,想让他们答应,不是那么容易的。

江景瑜挑眉:“那就请,用他们心动的东西请,钱不动心,那我们就用粮食、肉请,那些退了休让孩子顶班的老师傅,又有空闲,又有技术,还想挣多一些贴补孩子。”

对视一眼,顾向恒眼中带笑,点头:“行,我去找人!”

江景瑜也笑了,露出一口白牙:“我也找人问问,看看有没有认识的。”

作者有话要说:  二合一更新~

有的小天使可能还不知道换封面了,看看,可不可爱咩

感谢在2021-11-02 21:01:29~2021-11-03 20:54: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哒 10瓶;约尔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