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49章 抢手的砖/碾米机

第49章 抢手的砖/碾米机


江景翔、赵建丹和赵建军三人成了小学一年级的学生, 他们的语文老师是江明宗,数学老师是女知青陶玉。

一二三年级的都是他们两个负责,四五年级的就是老校长和主任。

他们三个很快就适应了学校的生活。

一年级的同学基本上年纪都偏大一点, 江景翔的年纪是最小的。

普遍来说,大部分的人会在九岁十岁的时候把孩子送进学校,这个大部分指的是家里有一定的财力, 还重视学习,愿意把孩子送进学校的人家。

他们的钱有限, 没办法支撑孩子一路读下去, 所以就选这个年纪让孩子读两三年的书, 这个岁数孩子基本上也懂事了, 静得下心学习。

两三年之后他们基本的读写也可以,人也长大了, 可以当个劳力使用。

大部分的人都是这样的, 而少部分人才会一路读下去, 小学读完了, 再供上去念中学, 中学他们村里是没有的, 必须要去县城。

赵建丹是比较孤单的, 因为和她一样新入学的女同学少。

除了她以外, 就两个女同学,一个女同学她的妈妈是老师陶玉,另外一个她的爸爸是工人。

一个妈妈是老师, 一个家里比较宽裕,所以才会把女儿送到学校来。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有这两个非同一般的情况,今年就只有赵建丹一个女新生。

她回去之后就跟江景瑜说了这件事, “婶子,我们老师也说,现在女学生更少了,去年的时候女学生多,但是大部分上了一年学或者一学期就不上了。”

这些家长相当一部分是冲动了,被江景瑜给刺激的,觉得他们的女儿也行,然后经过时间的流逝,他们冷静下来了,或许是认识到这件事情不是谁都能做,也或许是心疼钱,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那些女孩子又从学校回到了家里,所以今年的女新生就三个。

这个还是比较多的,之前有几年一个女生入学的都没有。

顾向恒和江景瑜都叹了一口气,造成这种现象,一个是观念,一个是穷。

重男轻女的观念还需要时间慢慢的洗刷,而穷这也是基于现实。

在肚子都没法填饱的情况下,谁又舍得把家里那所剩无几的钱砸到学校去。

现在的学费可不便宜,一年的学费好几块钱,可以买好几斤的肉,也可以买小几十斤的粮食了。

江景瑜摸了摸赵建丹的头:“希望过两年你们学校的人更多,女同学也更多。”

赵建丹大力的点了点头:“婶子,会的!”

赵大石现在是鲁师傅的头号助手,鲁师傅要做什么,他就一点折扣都不打的做。

大队长说鲁师傅欣赏老实干活的人,让他听鲁师傅的话,他也听了,鲁师傅说东他绝不敢往西。

烧砖很辛苦。

不管是在山上挖泥土,运送,还是在烧窑时候,全都是苦力活。

力气小点的都容易吃不消。

他瘦了,他爱人和妈妈都心疼他,“你瘦了,多吃点,不吃饱一点你身体撑不住的。”

赵大石摸了摸后脑勺,憨憨的笑了:“是得要吃多点。”

赵母就也跟着笑了,“幸好大队长体贴你们,把你们的工分上调了,还给你们发福利,不然怎么撑得住,人又不是铁打的。”

这说的补贴就是给他们隔段时间发鸡蛋补充身体。

不是赵母说,这要是不把工分加一加,又没有补贴的话,她真不乐意儿子去干这活,太辛苦了。

也就是因为有这份补贴,他们还能干下去。

现在眼看着几个儿子都要成家立业,赵母的性子比之前平和多了。

如果当初江翘想要让江景瑜被一个男人从水里救上来,毁了声誉,无法嫁给王鹏飞,还不想让她日子好过的话,就不会选赵三石。

他们家里没有那么穷了,在这种村里大搞发展的时候,壮劳力多,还成了一大优势。

赵大石没说话,摸了摸后脑勺,他们这么卖力也有做给鲁师傅看的意思,如果他后面又改主意了,愿意把这技术教给他们的话,吃再多的苦都是值得的。

随后赵母就惦记起了这些红砖,“我去看了,那砖比不得买来的,也很不差了,什么时候村里面才会有多余的砖?到那时候我们第一个去兑换,到时候用红砖建房子。”

她的话语里满是向往,“你三弟四弟要起房子了,要是在年底的时候赶得上,就用工分或者出些钱买一些红砖回来。”

赵大石点头。

有这样心思的人真不少,赵三石抬头问赵大石,“大哥,怎么样?产量跟得上吗?年底前可不可以供应得上,把村里的路修好?”

赵大石,“可以的。”

大队长说了,要把村里该修的修好之后才会开放一部分红砖给大家兑换,所以烧砖的大家伙都很卖力。

因为他们自己也基本上都心动了,想要兑换一些。

他们现在烧的砖越多,就可以越早开放兑换。

他们现在每天马不停蹄的干活,还是比较有希望的。

赵三石,“除了修路,禽舍那边也要用砖。”

赵大石,“也够的。”

这下子赵家人都笑了。

“那就好。”

盯上了这些红砖的人,可不仅仅只是赵家,村里没有青砖大瓦房的人都惦记上了,在知道可以用工分兑换一部分的时候,一个个的再也不偷懒了,基本上也没有了请假的情况,除非是一些迫不得已的事件。

由此可以看到这些红砖的魅力。

这个消息口口相传,很快就传到了别的村去。

这个消息也传到了细柳村,黄桂花过来给女儿送自己做的菜包的时候就问起了这件事儿,“这是真的吗?”

叶红秀点头,“是真的。”

黄桂花:“那砖在哪里烧的?可以去看看?”

叶红秀:“烧砖的地方不给看,你要看晾晒的地方可以,或者直接去学校看吧,学校那边就正在建房子,你想看砖的话直接就能看到。”

黄桂花,“走呗,去看看。”

之前黄桂花也不是没有来过他们这学校,现在新旧一对比,太惨烈了。

她摸了摸新教室的墙壁,推了推,纹丝不动,这土水泥也是他们自己制作的,现在这砖也能自己烧了,就剩下瓦片,这也太能干了。

“说到底还是我外甥女和外甥女婿出息。”她骄傲。

叶红秀笑得合不拢嘴,“他们呀,也就仗着年轻瞎折腾了。”

明明得意的很,但是说起来的时候还是要贬低一下。

黄桂花乐呵呵的点了点女儿,“你呀,就别谦虚了,好是真的好,什么时候这砖也能往外卖呀。”

叶红秀,“这估计没那么快,怎么,家里要起房子?”

黄桂花:“不是,我就问问,家里不急。”

大儿子家的孙子年纪还不大,这需求还不那么迫切,等过几年,他们村这兑换应该早就有了具体的章程,到那时候再买也不迟。

叶平生知道的时候后悔的直跺脚,他之前应该不要那么急着给大儿子起房间,要是拖着到现在,就可以在这里买一些红砖回去建房子了,结实耐用又好看,而且是亲戚,或许还能打个折。

他这房子真的是建得太着急了,还跟亲戚借了钱,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唉声叹气。

看到他们村民这个兴旺的样子,叶平生又想到了他们村,他给了大队长那个地址之后,宋大队长和其他的干部召开了会议,然后宋大队长带着人去省城了。

说是去学习的,但是折腾到现在也没折腾个什么来,但是都爱上了去省城那边,能不爱吗?

这可是公款出差,基本上每次去都大包小包的回来,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这么多钱,这能学到什么?

叶平生怀疑大队长他们早就放弃了,正在借着出差的名义肆意挥霍。

然后叶平生又想到了别的村,也没有什么亮眼的成绩,看上去大家半斤八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才能自己站起来,上庄村这是有了个好大队长,走在了前面。

他跟江景瑜殷殷叮嘱,“以后你们往外销售了,记得提醒我啊,你小舅舅家里好几个表弟呢。”

江景瑜:“这没问题。”

因为鲁师傅经常在乡下,他的爱人王秋菊隔一天就会过来,帮忙收拾住所,给他做顿好的。

至于她不在的时候,鲁师傅就跟旁边人家搭伙了。

看到这里热火朝天的样子,王秋菊也是高兴,这代表着老伴的收入。

而且她来这里可以收获在城里没有的尊敬。

另外就是在城里不一定能买到想要的青菜,在这里,她只需要花少少的一部分钱就可以买到很多,所以她每次来的时候就会买上一大堆带回去。

青菜,有自留地的人家边边角角种了不少,要是有人愿意出钱买,那自然也是高兴的。

双方皆大欢喜。

这一天王秋菊又大包小包的带了一大篮子的青菜,还有跟村民们换的一些鸡蛋回去。

一看到她回来,她的两个儿媳妇就窜了出来,“妈,你回来啦,辛苦你了。”

脸上笑得十分热情,在看到她手上的篮子满满当当的时候,笑容更热情了。

王秋菊的脸色却并不十分好看,本来她这回没那么快过去的,昨天才去了一趟,但是这两个败家的媳妇!

瞪了她们一眼,王秋菊就把其中的鸡蛋拿出来,专门放到了柜子里,准备上锁锁好。

她昨天买的那些鸡蛋被这些个败家的给她们娘家送回去了,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这时候儿媳妇把孩子叫了过来,“你们还不回来,奶奶回来了。”

这一叫,就有好几个萝卜头围了过来叫:“奶奶!”

“奶奶你回来了。”

“奶奶我想要吃鸡蛋!”

看到孙子孙女,王秋菊就没有那么严格,笑了,“你们要吃鸡蛋吗?好,晚上奶奶就给你们煎鸡蛋吃。”

一边说,柜子照锁不误。

让两个儿媳妇都有些讪讪,妈这也太小气了。

家里最近不缺这些了,她们这才给了娘家一些方便的。

要是婆婆愿意帮忙把娘家的份一起带回来就好了,她们又不是给不出钱,偏偏婆婆胆小,不敢买太多,说什么怕有人挑毛病,有谁会挑这个毛病?

他们家里这么多口人呢。

不就是跟农民兄弟买点吃的改善伙食吗,这也过分了?他们的钱那也是辛辛苦苦赚来的呀,这都没地方花去。

鲁师傅之前是级别高的技术工人,在找亲家的时候差不多,所以要说起工资来的话,家里真不少,每个月都能剩下不少钱没地方用。

像他们这样的家庭,基本上有什么都能买到什么,比如最难买的四大件吧,他们家买四大件的钱是并不缺少的,但是家里到现在还缺一个收音机,就是因为没有票。

虽然有人说可以花高价去黑市买,但终究是怕隐患。

王秋菊是不敢的。

“叩叩叩——”

有人敲门,一看,是邻居李婆婆。

李婆婆有些不好意思,“秋菊,我刚刚看到你好像带了些丝瓜回来,我孙子他上火了,你这能不能匀两根给我?”

这个没问题。

看到王秋菊答应了,抽出两条给她,她大喜的接过来,絮絮叨叨的,“我早上去买了,结果去晚了一步,丝瓜卖完了,还是你家老鲁有能耐,退休了还能找到这么一份活。”

李婆婆不知道老鲁这回接受外聘具体多少钱,但是看着他们家里的笑脸,也不会少到哪里去。

至于他去的地方,也没有想象中的差。

看这些吃就知道乡下说是穷,吃的真的不少。

她压低了声音,“秋菊,除了这些青菜以外,那村里还有没有别的?”

王秋菊拧眉。

李婆婆:“我想要跟他们换一只鸡,给孙子补一补身体,你知道,他前段时间才病了一场。”

王秋菊苦笑:“我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卖。”

李婆婆:“不是说那村里养了很多只鸡吗?听说上千只鸡呢,每个月往食品厂送一车车的鸡蛋,我还看到有人买到阉鸡了。”

这个王秋菊早就打听了:“那些没有对个人的,都是对单位的,你想要买,就得找村里养鸡的人家。”

她解释:“这个真不容易,个人能养的鸡有限,养来生蛋的,没有什么急用钱的,不会卖。”

她家里要是想买,也能买,但就要凭借着老鲁的身份提出来,老鲁不愿意这样干。

能买到鸡蛋就很好了。

在他们絮絮叨叨惦记着吃食的时候,顾向恒和江景瑜正在和孙教授说着话。

孙教授的伤已经好了。

他的伤势好了以后就沉默了很多。

这一次的遭遇可以说是死里逃生,如果不是他的外孙也跟了过来的话,他或许会一蹶不振,丧失求生意志。

他的外孙,詹旭华,就是这一回到他们这里当知青的那个人。

顾向恒也不知道对方用了多少关系才能跟着来到这里。

但无疑,有这么个后辈在,孙教授心里的那口气没有彻底散去。

也是因为有这么个孩子在身边,他孑然一身,农活也不擅长,外孙也是个没下过地的,为了未来能够过得好一些,他接住了大队长伸出的橄榄枝。

顾向恒打听到了一台故障被弃用放置在仓库积灰的碾米机。

夫妻两个去看了,那台机器好的部分被拆了,主要的还在,顾向恒的意思就是,既然这位孙教授在这方面擅长,高大上的东西他们这边是别想了,不知道像这种日常的机器孙教授能不能修理。

因为那个机器笨重,轻易不好挪动,所以江景瑜画了一幅详细的图出来。

听到顾向恒详细的描述了一遍,孙教授看着那些图纸,点了点头,“你有材料的话,我有八成的把握可以修。”

听到这话,顾向恒就笑了,在他看来有五成的把握可以修这件事就能干,现在听到八成,基本上就确定了。

他是个干脆的,“我现在就跟上面的人打申请,把它要过来。”

他没有想过带人过去修,如果他把人带过去修好了,那他们能不能拿到手还不一定,但要是坏的拿回来了,对方不会阻拦。

这样碾米机修好了,就是他们这边的了,

至于碾米机要通电,这电怎么来?

这个少不得顾向恒去找他的老上级磨磨牙。

县城的经济不宽裕,拨不出钱,他们可以自己村里面出钱。

这点顾向恒是有准备的。

每个村子里通电那是后面年代才能做到的事儿,他们现在才六十年代,没那么快。

那就自己主动争取,早日让大家进入电力时代。

电力这方面他们这里也有个优势,那就是在下面有水力发电站,等之后他们这里要工业用电了,也比较方便。

确定了,顾向恒就行动起来。

对他折腾的这些事情,梁保都是采取的纵容态度。

县里的财政就这么些,他顾不了那么多,如果他自己能够折腾出点什么,这是再好不过的。

就比如他带着村里养了那么多的家禽,生的那些蛋送到了食品厂里,最后增加的就是食品厂的收入,还有他们这里本地的税收。

如果没有遇到什么病的话,这养殖的规模还会继续,能够赚更多。

也能带动着一个村里发展起来。

只要他发展起来了,后面才能带动周边。

而他在这期间付出了什么吗?

一分钱都没出。

就是给了他们一个允许。

梁保是期待着他能继续“折腾”下去的。

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有谁能够带着大家吃的更好,穿的更暖,他就冒一些风险又怎么样?

他现在还能活着,就是因为他不是循规蹈矩的人。

就是有梁保在后面支持,顾向恒才能发展得这么顺利。

这台报废的碾米机很快就被江驻运了回来。

这么一个铁疙瘩回来,章学知围绕着转了几圈,他大学学的也是这一类的,只可惜接触的时间短,不够深入。

现在有故人在,他偶尔还会避着人去牛棚那边跟孙教授请教。

这件事情江景瑜也知道,只是让他避着人,不要张扬。

至于说不能跟牛棚的人保持清晰的界限……只要他们有本事,还要用呢。

只是同样,不能张扬。

至于通电,江景瑜提出了另一种可能,她在现代的时候有接触过。

沼气池大规模推广是后来,但是它很早就出现了。

他们这边也可以尝试。

沼气是各种有机物质发酵形成的一种可燃气体,主要成分是甲烷和二氧化碳。

沼气燃烧主要是甲烷的燃烧,在后来,这是一个朝阳产业。

如果成了,就可以满足家庭用。

就现在的情况,如果通电了,也没几户人家舍得用电的。

对这方面,顾向恒了解真不多。

“我们可以用沼气发电?”

江景瑜:“沼气很早就被发现了,但是18世纪才被测定成分,在我国,是20世纪20年代开始推广应用,现在有些地方已经有人在沼气了。”

20世纪20年代,就是1920-1929

现在已经是1968年了。

江景瑜:“我记得当时查资料的时候就是六七十年代出现的兴建沼气的热潮,只是现在没有传到我们这里而已,发电难,用来当燃料简单一些。”

顾向恒压抑着兴奋:“我们这就去打探!”

在他兴奋激动的时候,那一头,刘盼大喜。

只觉得天都蓝了,空气都变甜了。

拉着王鹏飞的胳膊,“儿子,这是真的吗?”

江翘也是十分惊喜,不顾自己的肚子,拉住他另一只手,“鹏哥,这是真的吗?”

王高来没有问,但一张脸上满是殷殷期盼,显然也在问同样的问题。

王鹏飞眉飞色舞,“是真的,我还能说假话不成。”

刘盼急促的呼吸着,突然一口气没上来,就这么软软的倒了下去。

王鹏飞赶紧接住她,没让她倒下去:“妈,妈,你怎么了。”

王高来脸色通红,兴奋的提高了声音,“你妈这是太高兴了,来,让她平躺一会儿,就没事了。”

江翘看着王鹏飞,眼中异彩连连。

她没有想到王鹏飞会给她这么一个大惊喜。

她之前都怀疑自己的重生是不是一场梦了。

因为村里的变化太大了,跟她上辈子认知差别太大了。

让她没有自信,怀疑自己。

现在好了,她没有错。

王鹏飞真的成为食品厂的工人了。

他比上辈子更早正式进入食品厂。

可以比上辈子更早认识人脉做积累,只等时候一到,就爆发。

然后她的好日子就到了。

想到被顾向恒江景瑜这两个死死压在头上的憋屈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江翘看王鹏飞的眼神越发柔情蜜意。

没多久,刘盼就醒了,抓住王鹏飞的手,“儿子,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你转正了?”

“这是真的!妈,我现在回来就是办手续的。”

王高来,“之前没有听你说,你二叔帮的忙?”

王鹏飞脸上的笑容淡了,轻描淡写,“不是,二叔好久没跟我说话了,我这是被上面的领导赏识才被提拔的。”

这话其他人都没有丝毫怀疑。

“我儿子是金子,别人这叫什么,慧眼,伯乐!”

“以后好好干,别辜负了大家的期待。”

王鹏飞成为了正式工人,户口关系就要调走了,以后就是吃供应粮的城里人。

这是可以改变一个家庭的大喜事。

没多久就传出去了,王家传来了久违的热闹声,贺喜讨巧的话没有停歇过。

热闹够了,这才一大堆人围着去大队找顾向恒。

一行人浩浩荡荡。

这个点是中午休息的时间,顾向恒吃完午饭打了个盹,看着时间到了大队,一进来看到的就是黑压压一片人。

刘盼红光满面:“大队长你哪去了啊,我们等你老久了!”

顾向恒:“……”

要不是看着你们脸上全是兴奋,这乍一看还以为你们找我麻烦来了。

“我回去吃饭了,怎么了,这么多人?”

刘盼的声音提的高高的,几乎响彻这片天地:“大队长,我儿子转正啦,我们是来给他办手续的,以后他就是吃皇粮的人了!”

顾向恒看了一眼志得意满的王鹏飞,笑了:“恭喜!”

刘盼砸吧嘴,就这反应?

也太平淡了吧?

她儿子以后可是正式工人了!

不过想到后面一大堆人在,他或许是要面子吧,她赶紧催促儿子拿出资料。

她就是担心临门一脚,被他给卡了,不能及时转正。

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就算对方心里有鬼,也不好办的,这样她儿子就能顺顺利利的去城里了。

顾向恒一点磕巴没打,把手续给办了。

然后回去跟景瑜分享了这个消息。

江景瑜:“嗯?”

除去村里的发展以外,这个事情有点意外啊,“你知道他是怎么转正的吗?”城里人转正都不容易,乡下人转正就更难了。

顾向恒:“据说是被上面的人赏识。”

江景瑜:真的吗?那看来是她之前小瞧了他?

这可比书中他进城的时间要早不少啊。

不知道为什么,江景瑜的直觉告诉她,这里面还有内情。

然后就问了她在城里的“包打听”玉林嫂子。

宋玉林猛地一拍掌,脸上还有着说八卦的兴奋和激动:“这事你不问我,我也要跟你说了,这还真是你们村的人,我跟你说,绝对有猫腻!这一回食品厂有两个转正的名额,你是不知道,塞钱送礼都有人做了,就想着转正,结果最后转正了一个副厂长的侄子,一个就是你们村的,这个结果公布的时候,食品厂那些临时工差点就闹起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二合一更新!

大家都不评论了呜呜呜

感谢在2021-11-04 20:56:08~2021-11-05 20:54: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柳希言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