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55章 又升级了

第55章 又升级了


后续的发展让江景瑜觉得好了一些。

怀孕的那个小姑娘不知道是想通了还是早就决定反抗, 只是等待时机。

她从家里逃了出来,把孩子打掉了, 然后跟着山里的那个汉子跑了。

她去医院打胎的钱都是那个汉子给的。

所以她父亲一分彩礼钱没收到,女儿就跑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张家那边也没好到哪去,张八宝被那个汉子打折了一条腿。

虽然大家都没有抓到现行,也没有人看见,但是联系一下现在的情况,他是最有可能的。

那小姑娘的父亲不甘心,但是再不甘心他也没法追进山里了,山里的地势那么复杂,没有熟门熟路的人带领,指不定直接就走到野兽的老巢给野兽送口粮去了。

他们两家再怎么骂, 那也没有办法了。

知道这件事的经过以后, 江景瑜觉得天空很蓝,空气很清新, 就连那燥热的天气都觉得顺眼了很多。

张六花她也不来了, 整天在家里面照顾她弟弟, 听说就这样也不得好, 她妈一直在骂她, 说要是她有出息, 早点把钱凑齐了,把她弟媳妇娶进门就不会有后面的事儿了, 现在这样好了, 她弟弟被打断了一条腿

都是她的错!

整天打骂她出气。

至于报公安,张家倒是也想,只是张八宝为什么被打这件事也有些不光彩, 他们不敢。

张八宝强迫这件事情现在知道的还是小范围,而且基本都是乱传的,他们都没有证据,要是真的去报了公安把这些扯出来,搞不好这张家的宝贝就要去坐牢。

江景瑜也明白女方为什么不愿意去找公安,就连后来社会那么发达了,很多女孩子遇到了这样的事,也是打落牙齿和血吞,就是不想影响到自己未来的名声,不要被大家指指点点,在这个时候,被指指点点、鄙夷的只会更加严重。

之前还听人说有个村子里的寡妇没了男人,只是捕风捉影的看见她家里有男人,结果流言越演越烈,让那个寡妇无法忍耐,选择了自杀。

流言,是可以杀人的。

除了这些事情以外,村里还有一个值得说道的,那就是会计请了几天假,他的工作请了旁人帮忙或者是暂时压后,等他回来再处理。

他要出远门了。

去哪里?

他要和女儿还有知青大院那边的知青队长宋益一起去他家会亲家。

宋益到顾向恒这里开了探亲假,会计他们父女两个出远门,同样也要写介绍信,不然这门就出不了了。

会计在那时候听了顾向恒的话越是琢磨越觉得有道理,觉得还是要去见一见女儿的公婆,也是认认门,这样子才能安心把女儿交给他。

他这样说了以后,宋益答应了。

说先给父母写信说清楚情况,也是让他们提前做一下准备,这才买票过去。

过了几天,他们三个回来了,从会计和他女儿脸上的笑容来看,他们这一趟是满意的。

没多久就开始张罗着办革命婚礼了,一切从简,准备起来也快。

江景瑜看了一下,两个人看上去也是郎才女貌的。

不可否认宋益有所图,同样会计家的女儿也对他有所图的东西。

另一边小表妹叶欣那边进展也是顺利,她和老校长的孙子见过后,双方都表示了继续处一处的意思,现在正在进一步认识阶段,要是一直以这种状态持续下去的话,那定下来就快了。

不过就算真的成了,江景瑜还是觉得晚一点结婚生孩子比较好。

叶红秀笑:“我们知道,没那么快,顺利的话,估摸着是明年春天办喜事。”这还有半年呢。

过了年,那就十七了。

十七岁,是这个时候比较普遍的结婚年龄了。

江景瑜:“其实我觉得十八岁结婚挺好的。”

叶红秀:“我不管,你表妹她有爸妈呢。”

只是她也犯愁:“你弟都二十岁了,还不急。”

江景瑜:“啊,我想起来有点事,我先回去了。”

要是开头了那不得了。

她还是遁走吧。

时间晃悠着来到了八月。

这一天早上起来,就看到了一脸傻笑的江若书,他来报告好消息:“景瑜,你嫂子生了,昨晚在医院生了个男孩,是个健康的胖小子。”

江景瑜看着他兴奋的样子,也笑了:“恭喜了,现在还在医院吗?”

江若书:“在的。”

江景瑜:“什么时候出院,等出院了我去看看孩子。”

江若书:“医生说明天就可以出院了,生的顺利。”

这一天还有另一个好消息,到了晚上,她游戏的等级又提高了一级,“叮”的一声,这声音在江景瑜听来十分美妙。

迫不及待的去看土地,土地没有变化,还是十六块,不能开垦新土地。

再打开商城,查看种子没有出现新的作物——也是没有。

江景瑜有些失望,继续浏览,终于发现这一回还是有新东西出现的。

出现的一个是高级鱼饵,还有一个是中级捕鱼网。

她立刻就买了十个高级鱼饵、两张捕鱼网来试试,然后就在顾向恒的注视下,甩动鱼竿。

第一条钓上来的是一条十来斤的鲳鱼。

好家伙,怪不得是高级鱼饵,这个重量确实很高级。

第二回落空。

第三回是一只螃蟹,一只三两的螃蟹,这个运气不怎么好。

第四回落空。

第五回她钓上来了一条鳗鱼,鳗鱼很好吃。

顾向恒看了下它的个头,“回头做一个铁板烧,或者香煎也很好吃。”

第六回落空。

第七回钓上来了一条大鱿鱼,这只鱿鱼有五六斤重。

顾向恒笑了:“鱿鱼烧烤。”

看来这高级鱼饵可以钓上更多的海鱼,重量也比初级、中级的重了。

“哗啦啦”江景瑜和顾向恒都被震惊了,因为他们这第九回钓上来了一条鲨鱼。

不过是小鲨鱼。

顾向恒伸手戳了戳这条鲨鱼,它还凶狠的张开嘴巴想要咬他。

它知道它已经离开大海了吗?这么嚣张。

跟它放了几句“狠话”,顾向恒把小鲨鱼送回了大海。

然后江景瑜甩了捕鱼网下去。

一网上来。

跟中级鱼饵钓上来的差不多。

就是更方便快捷了。

上来的这些鱼基本都在五斤以下。

江景瑜又买了十份高级鱼饵。

这回她的运气比刚才好了。

第一回钓上来一条八斤重的石斑。

第二回落空。

第三回钓上来一个宝箱,打开一看,里面有一枚看不出什么时代的金币。

第四回落空。

第五回钓上来一条两斤重的大黄鱼。

她在现代买过一次,买了一条花了她两万多。

这条还更重一些。

第六回落空。

第七回钓上来一只张牙舞爪的大龙虾,一看重量,三斤半。

第八回落空。

第九回钓上来一条二十斤的三文鱼。

第十回肯定落空了,江景瑜收手了,兴奋的看着这些海鲜。

顾向恒还在拿着那枚金币:“你说,以后钓上来的宝箱多了,会不会钓上来一个国宝?”

在海底沉着的宝贝可太多了。

江景瑜也心动,只是想了一下概率,满足:“那运气得有多好,实际点,这些海鲜就很了不得了。”

顾向恒看了一下这些鱼,也笑了,蠢蠢欲动:“我也来。”

“我看看能不能钓上一条大的。”

海洋里的鱼上百斤的也不罕见,现在钓上来的最重也才二十来斤,就不说跟巨无霸鲸鱼相比了,能够钓上来一条上百斤的那也很了不得了。

江景瑜把鱼竿给他:“好,我先去收拾。”

她要吃龙虾,她要吃烤三文鱼,她要吃清蒸大黄鱼!

今天是一顿海鲜盛宴!

大黄:“汪汪!”

如果它会说话,那么这个时候说的就是:“主人,看我!”

江景瑜笑着摸了摸它的头:“等会你也有大餐!”

大黄:“汪汪汪!”疯狂甩尾巴!

向恒升级晚一些,不知道他会出现什么?

江景瑜已经开始期待了。

她一头钻进了厨房,开始撸起袖子大展身手。

然后没多久就听到了顾向恒的惊呼:“景瑜,你看我钓上来了什么!”

江景瑜放下手里的姜片,出去一看,然后也被惊住了:“这是……黄鳍金枪鱼?!”

顾向恒笑容特别亮人眼球:“对!黄鳍金枪鱼,九十八斤!”

江景瑜:“!!!”

这就是海钓的快乐吗!她要爱上海钓了!

这高级鱼饵就有这样的收获,那等到高级捕鱼网出来,收获就更快乐了!

不知道高级鱼饵上面还有没有别的。

江景瑜摸了摸这条大鱼的皮肤:“金枪鱼啊,该怎么吃比较好呢?”

这可真是甜蜜的烦恼。

两个人好好的享受了一顿丰盛的海鲜大餐。

等到了顾向恒那边土地上的小麦收获,果然,也听到了“叮——”。

他也升到了二十二级。

有了江景瑜这边的经验,他直接去看商城,新出现的是奶牛幼崽。

奶牛,就是说以后会有牛奶喝了!

江景瑜:“!!!”

顾向恒也乐了,开心的摸了摸江景瑜的肚子:“这是知道你怀孕了,所以特意给我们准备的吧。”

江景瑜频频点头:“运气啊。”

有了牛奶,好多东西都能做了,奶片、奶酪、奶粉、奶茶、酸奶等等各种奶制品。

江景瑜笑的开怀,顾向恒想到一个问题:“我记得生牛奶是不能直接喝的?”

江景瑜:“对,要反复高温杀菌才能喝。”

牛奶江景瑜是馋了好久了,他们这里根本就没有订牛奶的服务,想要买奶粉,那得是城里户口,还必须要有小婴儿,才每个月有限量票,这东西在黑市上流通的也极少,她只买到过几次而已,没多久就吃完了。

泡杯奶粉,做一份小甜点很快就见底了。

现在好了,以后基本上不用为牛奶发愁了。

继实现大米小麦自由、鱼、鸡自由以后,现在又多了个牛奶自由。

江景瑜看着出现的四只小牛崽:“奶牛不产奶以后就是牛肉,奶牛的肉你吃过吗?”

顾向恒被问住了:“……我吃过黄牛、水牛、和牛的肉,没吃过奶牛的。”

江景瑜:“……我也没吃过,听说奶牛肉比较便宜,味道比较差。”

顾向恒:“……等它们不产奶的时候试试就知道了。”奶牛肉再不好吃,那也是肉,放大料下去,他就不信会不好吃。

实在不行,做成肉干肉酱。

自从升级以后,夫妻两个没少在游戏里“屯粮”。

一部分收获是要卖掉换成金币的,一部分自己吃,一部分做成干货。

比如江景瑜熏制了一些鱼干,做了一些咸鱼、海鲜酱。

顾向恒那边等奶牛长成,每天一桶牛奶,高温杀菌过后,做成双皮奶、酸奶、奶酪等先过足了瘾,这才开始做成奶粉、奶片、奶糖。

等到他们做好了,这些东西就以各种理由——

“跟人换的。”

“难得的机会。”

“刚好遇上一个卖家。”

江元同看到奶粉和海鱼干,知道这是好东西:“还有多少,下回遇到了,再买点。”

说着就给江景瑜塞钱。

江景瑜收下了:“好,爷爷,下回我多买一些。”

她爷爷手上,这是真有钱啊。

顾向喜他们也每天多了一小碗牛奶。

“补身体的,咱们都喝。”

她是个孕妇,要喝。

顾向喜还能长身体,现在有些矮了,之前缺营养,再补补多长几厘米。

赵建军兄妹两个更是。

现在好不容易长到这个年纪的孩子普遍的身高,继续多补一补,身高这是一辈子的大事。

八月,也到了新学期学生截止报名的时间了。

这个是之前说好的,十二到十六年龄段的孩子要是还想上学,由村里帮出学费供他们上学。

在江河又一次给他们家送柴过来的时候,顾向恒叫住了他,“江河,你等会。”

顾向恒给了他三块奶片:“尝尝好不好吃。”

江河不好意思伸手:“叔,我不要。”

顾向恒:“别矫情,拿着。”他直接塞他手里:“就是尝个味,你不好意思,回头帮你婶子去多耙点松针回来,对了,我有点事想问你。”

江河把这三块奶片紧紧握住:“我傍晚就把松针送来,什么事啊。”

“上学要截止报名了,你想去吗?”

江河今年十四岁了,没有上过学,家里穷的连饭都吃不起了,哪里还会有学上?

但他有一颗向学的心,顾向恒没少在扫盲班里看到他。

他会利用晚上的时间过去学习,等老师上完课了,他还会过去问问题,这是一个对外面的世界很好奇的孩子。

他上回看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可以自己拿着一份报纸在那里一个字一个字的慢慢看了。

江河愣住了。

他想去吗?

他想。

只是……江河苦笑。

刚听到大队长开会的时候说这件事,他就疯狂心动了,只是他奶奶年老体弱,下面的妹妹年纪也还小,要是他去上学了,家里的口粮怎么办?

顾向恒知道他的顾虑:“江河,我知道你想去,只是顾忌着家里,你早上可以早点起来去割一些猪草换工分,上午去学校上课,下午不耽误干活。”

“你要是担心粮食不够吃的话,我借给你,等你以后有富余了再还给我。”

顾向恒这是起了爱才之心,因为这孩子是真的聪明。

他只是去过扫盲班,现在他认字已经没有大障碍了,写字因为没有纸笔练过,只能用树枝在地上写,写的也工整,也不知道私底下练了多久。

顾向恒:“江河,你别急着拒绝,我已经跟你奶奶商量过了,她也是赞同你去上学的。”

“以前有句话叫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句话当然是偏颇了,但是读书可以明智,可以明理,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在书上寻找答案。”

江河那张黝黑的脸上十分清晰的出现了纠结的神色,他拿不定主意,“叔,我……”

他要借吗?

“顾叔叔,我已经受了你很多帮助了……”他怕他以后还不起。

看到他这样,顾向恒直接拍板了,“行了,就这么决定了,我今天就把你的名字写上去,等到要开学的时候记得准时去学校。”

“年纪轻轻想这么多做什么,想去就去,以后你肯定会出息的。”

或许就需要有人帮他下决定,江河听到顾向恒这么说,松了一口气,眼神也变的坚毅,大声像顾向恒回答,“叔,好,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的!”

顾向恒满意的点头:“你上学要是觉得轻松,可以跟人借一下二年级的课本,要是也掌握了,可以跟老师提出跳级,这样子可以节省你上学的时间。”

听到他这么说,江河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还能跳级!

就是说原本小学需要上五年的,他要是跳了,就能上四年,甚至三年!两年!

等到了九月的时候,赵建军兄妹、江景翔他们三个人成功升级成了二年级小学生,同时这一学期迎来了几乎是史无前例的新生,为此原来的两个教室都不够,启用了一间新教室。

有公家的便宜可以占,不少人都把孩子送过来了。

就像顾向恒说的,去上半天课,下午还能继续干活,这样子算一算,跟学费相比,他们没有亏多少。

而且大家都很机灵,大队长就喜欢用有文化的人,他们也想自家的孩子有出息。

而且他们不得不承认,这些文化人有些方面确实比他们行,比如那些知青,来到他们这里下地干活看了都摇头,但是做账计数那些,比他们好多了。

这一回有二十四个男孩,十二岁到十六岁的都有,十六岁的就一个,十二十三岁的比较多,女孩子来了四个,都是十三岁,加起来二十七个新生。

当老师的很容易就能够发现这一批新生和之前新生的区别,他们大部分家里都困难。

大队长说以后会逐步降低免费入学的学生岁数,十二岁以下的一个都没有。

有些人还不信,觉得不会有这样的好事,直到看到他们真的在课堂里上课,还不用交学费,有人后悔了,找到了顾向恒:“大队长,我之前忘了报名了,我儿子他也符合要求的,他今年十五岁了。”

要是能去学校学会读写,学会算数,那半天的工分不要也行。

顾向恒不喜欢人出尔反尔,但在这样的情况下是个例外。

又加了几个人,这一年新生史无前例的超过了三十。

十五十六岁,在乡下,除了没有结婚,基本就是一个大人了。

来这里的有觉得便宜不占白不占来的,也有向江河这样,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的。

他们年纪大,定力好,如饥似渴的学习,这带动了大家和老师。

江明宗比之前更忙了,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师,他对要讲的内容早就熟烂于心。

但是新学期以后,他花了更多时间在备课上。

顾向恒和江景瑜在他们上课的时候在外面看过。

一个个腰板挺直,双目直视黑板,没有一丝杂音。

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好。

他们悄悄的离开了教室。

在路上,他们边走边说:“现在距离恢复高考还有八年,如果他们能够好好学习,等到时候,未必不能搏一搏。”

在这个年代,能考上大学,真就改变了命运。

最不次,也是分配到政府单位、国企等。

而且待遇很好,基本会分房子。

直到后来大学生越来越多,这才降低待遇的。

前几批大学生,不愁前途。

江景瑜看向他:“恢复了,你要去参加高考吗?”

顾向恒:“……先看看到时候村里的发展吧。”老上级也有问他,以后有没有意向升去县里帮他做经济。

他说这边才刚开始,推拒了。

他一开始只是对上庄村,这个后来消失的村子有执念。

如果说走政途,一步一步往上爬,顾向恒揉了揉眉心:“我需要好好想想。”

去了县里,那还能一力拉拔上庄村吗?不行,他得要雨露均沾。

以后或许会,但是现在还不行。

江景瑜点头,“时间还早,慢慢想。”

不论未来走什么职业规划,都有能做的事。

顾向恒:“下一个节日就是中秋了,学校有没有跟你说要什么?”

江景瑜:“你提醒了我。”

每次过年过节单位都会发福利,有钱的福利好一些,没钱的福利差一些。

县城小学也是一个正经单位,也是他们村的客户。

他们学校的收入并不多,但每次过年过节正式员工该有的福利还是有的,像今年采购部的人就想要跟他们采购咸鸭蛋、香菇干,还有莲藕、腐竹。

他们采购的数量不多,也没有太贵的,加起来几件摆在一起送给大家做福利也算过得去了。

相比起学校,其他单位的就比较财大气粗了,比如食品厂,跟他们预定了几头猪,到时候杀了分给他们食品厂的正式员工。

他们正式员工就有几百人,每个人半斤猪肉。

上面的领导级别高的,会加一些,或者是直接上熏鸭熏鸡。

还有的单位,比如服装厂,他们还是预定了豆腐、豆干、腐竹、豆皮,另外还有鸡蛋鸭蛋混合包。

更少不了国营饭店,过节了,愿意去国营饭店吃一顿改善伙食的人也更多了,食材自然要准备充足。

顾向恒:“我记下了,供销社那边要的单子也送过来了,他们要了不少熏肉。”

说着,一脸笑意:“今年中秋囤的那些都能清光。”赚个满瓢盆。

江景瑜笑了:“钱越攒越多了,只是想要买机器,还是不够。”

“杨编辑那边也没有打听到那里有不用的机器或者是报损的机器。”

顾向恒微微叹了一口气:“慢慢打听吧。”

这个时候他们很多机器都没法靠自己,一些比较有技术含量的只能依赖国外进口,但是国外他们怎么会把好的东西给他们,愿意卖过来的不仅仅高价,还是被淘汰的产品。

江景瑜:“如果我们能够做出口就好了。”

就算是在这个对国外关系卡得特别严的时期,也是有出口的,这些出口会换回外汇,然后再用这些外汇购买他们国家需要的东西。

只是这些都看的很严,以他们现在的情况说要出口比较难。

江景瑜突然想到了一样好东西。

不仅他们国家的人喜欢,国外的人也很喜欢。

不能出口,自己国家的人就能赚个满怀,要是改革开放了,这东西转做出口也容易。

顾向恒疑惑:“什么好东西?”

江景瑜笑了:“你知道吗,我们国家是八十年代中期才从日本买了机械设备,生产出我国第一根火腿肠的。”

然后没几年,迅速风靡全国。

顾向恒:“……”畅想了一下,未来是很美,现在卡在机器这一关了。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别急啊

二合一更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