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努力真有用 > 第十八章:夜中的火光能杀人

第十八章:夜中的火光能杀人


  黑夜之中,火蛇横空。

  源能笔倾泻源气,御使沉水木弓和箭矢。

  箭矢泛起红光,落在木弓之上,在源气御使之下,搭箭开弓。

  咻!

  箭矢破空而出,发出刺耳的破空之声,细微的红痕,此刻猛然大放光芒,化作一支烈焰之箭。

  沉水木弓,再无黑色,只有红芒,火焰跳跃,就算是江凡也不敢轻易接触。

  距离太近,箭矢太快,余青就算是想要躲闪,也来不及。

  只能铁剑抵挡!

  轰

  箭矢犹如烈焰炸弹一般,炸裂开来,赤红火焰,直接吞没余青。

  炽热高温,让余青惊叫出声,手中的铁剑,此刻竟是有融化迹象,火红烫手。

  李晓斌见此机会,连忙逃回江凡身边,震惊地看着木弓:“你这弓,这么厉害?”

  “还行。”江凡心中有些激动。

  本以为不行,没想到,会这么强大。

  他将1.5属性,全部加在了木弓火焰属性上,高达1.59!

  之前见红光挡住余青,让他忌惮,他便有了想法。

  本想加在箭矢之上,但考虑到,箭矢射出去可能就没了,便用在木弓上。

  他以为,木弓有了加持,就算是无法解决掉余青,也能自保,没想到,会这么强。

  赤红的铁剑,灼热的高温,将余青手掌烫掉了一块皮。

  钻心的疼痛,让他险些疯狂,快步冲向江凡。

  只是,第二支箭矢,已经搭上。

  咻!

  火焰箭矢再度射出,这次没了铁剑,余青可挡不住。

  余青面色一变,纵身跳跃,闪避箭矢。

  岂料,源能笔挥动,箭矢像是长了眼睛一般,追杀而去。

  江凡双手执笔,再次搭上箭矢:“你怕是忘了机械师的能力,御使仪器!”

  御使线路,有源气,他便能御使打造的东西!

  黑夜被红光照亮,余青的身影无处躲藏。

  四周的杂草,还有些距离。

  江凡目光一动,利用一支箭矢,封锁余青逃走路线,不让他进入杂草。

  余青几次想要逃入杂草丛中,但箭矢将他封的死死的,无法接近杂草。

  箭矢的单独属性,也许不算什么,但搭配了弓箭,御使之下,飞行速度,肉眼难以看清。

  火蛇箭矢,灵动巧妙,火焰高温,让空气都灼热起来。

  余青右手一片焦糊,钻心的疼痛,几乎让他失去理智。

  “该死的小东西!”

  愤怒的嘶吼,响彻夜空,却是无人前来。

  林静她们出去办事,附近无人。

  就算是有人,也想不到,余青会被江凡逼迫的如此凄惨。

  掌心越来越疼,他还是第一次,面对如此强的机械学徒手段。

  疼痛,愤怒,冲昏了头脑,余青纵身跳跃,闪避火蛇箭矢,扑杀而来。

  劲风呼啸,江凡面色一变,余青展现的速度,超乎他的预料,只看见一片残影。

  源能笔挥动,箭矢飞速赶回,却有些来不及。

  江凡目光一沉,源能笔御使木弓,挡在身前。

  砰

  “啊……”

  凄厉的惨叫响彻,赤红目光,爆发出鲜红火焰,美丽刺目,却又充满杀机。

  强劲的力道,拍飞了木弓,江凡躲避不及,被木弓撞上,身子连连翻滚出去。

  一口血水洒落,火光下,格外刺眼。

  赤红的火焰,燃烧了衣衫,江凡连续翻滚,扑灭木弓撞击沾染的火焰。

  李晓斌连忙从帐篷里取出几瓶水,浇在江凡身上,帮忙扑灭火焰。

  反光余青,身上火焰缭绕,本来完好的左手,此刻也燃气火焰,痛苦低吼着。

  “水,给我水!”

  余青双目血红,身上火焰燃烧,宛如一个火焰魔鬼。

  “想要水?给你!”

  扑灭了火焰,江凡夺过水瓶,直接向余青扔去。

  痛苦失去了理智的,余青直接纵身跃向水瓶。

  江凡冷冷地看着:“再见!”

  余青握住水瓶的刹那,两支火蛇箭矢,一瞬而至。

  轰

  两条火蛇炸裂,恐怖的火焰,宛如恶魔的巨口,吞没了余青。

  “呃啊……”

  凄厉的惨叫,响彻夜空,令人头皮发麻。

  熊熊烈火照耀下,一张惨白的小脸,一张冷峻的脸。

  江凡看着火焰燃烧,内心出奇的平静,这是他第一次杀人。

  没有想象中的恐惧,反而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不杀余青,他和李晓斌都会死。

  源能笔收起,木弓上的火焰内敛,黑色木弓,已经彻底变成赤红木弓,连弓弦都是红色。

  因为有火焰冲击,并未被余青拍坏。

  “小凡。”李晓斌声音有些发颤,听得出他的紧张。

  江凡拍了拍他的肩膀,平静地道:“这是野外,他用生命为我们上的一堂课。”

  李晓斌沉默了,不知是惊吓,还是什么。

  两人坐在地上,看着余青惨叫,直至没有声音,被火焰烧成一块焦炭。

  气味很难闻,令人作呕。

  江凡拿着断裂的木枪,狠狠扎进木炭,拖进了草丛,狠狠甩了出去。

  回到帐篷,李晓斌正在帐篷内坐着,身子还有些抖。

  “勇猛的战士,刚才不是挺猛的么?”

  江凡坐了下来,笑道。

  他没想到,很害怕的李晓斌会冲出去,还让他先走。

  李晓斌脸色发白:“这可是杀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学校,顶多和人切磋。”

  “这是野外,不会有事的。”江凡解释一句,拿起木条,准备继续练习。

  见江凡准备练习,李晓斌问道:“你不睡觉?”

  “发生这种事,不睡了。”江凡回了一句,轻咳一声,将嘴角最后血迹擦拭掉。

  “你的伤,能坚持么?要不我们连夜回去?”李晓斌关切道。

  “深夜豺狼多,不宜出行。”江凡揉了揉胸膛,道:“我的伤没问题,只是撞了一下,不要和四叔说。”

  “我明白。”李晓斌小脸紧张,依旧有些不放心,生怕江凡真有什么事。

  江凡继续绘画,身上的伤,虽然感觉很疼痛,但能忍受。

  继续绘画着线路,研究着聚气。

  李晓斌在一旁看着,紧张的心,逐渐平静下来。

  一个小时过去,也没人过来,不知道林静她们回来没有。

  江凡终于成功画完了一次,错漏百出,内心很不平静。

  李晓斌张了张嘴,还沉浸在之前;“你之前,好像一点也不害怕?”

  “害怕,但不能表现出来,不然,我们都完了。”

  江凡说着,将线路破坏,重新绘画。

  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但害怕没用,他也不会交出聚气线路,只能拼命一搏。

  李晓斌再次沉默,再次画完线路,扭头看了一眼,这家伙坐着睡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