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诸天大神捕 > 第二十一章 围府

第二十一章 围府


  “督主,这群魔崽子好高的武功,咱们带来的人,死了三十二个。”

  还是那间客栈,不过此刻已然成了东厂番子的驻扎之地,却见得地上全是血迹,亦有几十具尸骸倒在地上,其中尖帽白靴的番子占据了绝对多数。

  刘喜的脸色很难看,倒不是单单因为死伤的人手,想要加入东厂的人,那是数不胜数,死了再补充便是,他脸色难看,一来是受了伤,二来嘛,则是此番功败垂成了!

  “曹少钦,出手的人,你认得几个?”刘喜问向身边的一名太监。

  这太监三十来岁模样,身形削瘦,五官阴柔,眉眼里带着一份令人心悸的阴狠之色。

  他道:“打伤督主您的那位白袍刀客,属下没认错的话,必然是日月神教的光明左使向问天了,其余的人,属下便认不清了。”

  “不止是向问天,和你对敌的那老头,是光明右使曲洋,后来逃走的人里,有两名女子,一名做苗疆女子打扮,却是那云南五毒教教主蓝凤凰!”

  刘喜点出了几人的身份,脸色一片凝重,他道:“这几个魔教大人物聚集北通州,定然图谋甚大,光凭你我二人,绝难抓住他们,我这便回京,请曹督主带厂内好手前来支援,你留在此地,通知通州的暗桩,找寻那些魔教贼人的隐匿之地。”

  “此事事关重大,你务必用心办差,一旦功成,咱们东厂压过锦衣卫自不必说,刘公公和曹督主那里,必然还有重赏!”

  “属下明白!”曹少钦恭敬的道。

  “好,事不宜迟,我这便回京,我和督主未到之前,你千万不要打草惊蛇!”

  ……

  “瞧瞧,慎哥儿,这是我让人为你新做的飞鱼服,你看看合不合身?”

  钱府之内,钱宁捧着一套飞鱼服,笑眯眯的站在江慎身前,而江慎却是满脸的无奈。

  “钱大哥,真不必了,这副千户之位,我却是万万当不起,眼下我武艺尚未学成,没法子留在京城陪哥哥你。”江慎推辞道,完全不想换那套衣衫。

  倒也不是全不想做锦衣卫副千户,只是这套衣服的含义……

  “副千户什么的做不做也不打紧,总之你先换上,那可是定国公府的嫡女,你娶了她,那可是富贵荣华,享用不尽,远比哥哥苦哈哈的挣扎来的好。”钱宁语重心长的劝道。

  定国公徐家,乃是有明一朝最富贵的大世家,其祖徐达开创的功勋不必说,单是徐家一门两国公这份荣耀,便是英国公张家也比不上。

  却是江慎来京城这几日,被钱宁带着四处瞎跑,一次酒楼吃饭,恰巧碰见了当代定国公徐延德徐老爷子,许是冲着钱宁如今圣眷正浓,许是看上江慎风采非凡,这位徐老爷子,当时便拍板要嫁女给江慎,而今日,钱宁升官之宴,便是相亲的好时候!

  “大哥,我真的不想,我武功未修炼至大成,不能破了元阳!”江慎随口找了个借口搪塞。

  他真的是不想成婚,毕竟这个大明江湖世界,他只是个过客而已。

  “什么不能破了元阳,我又不是不会武功!”

  钱宁双眉一皱,道:“你们华山派掌门那位岳先生,便娶了妻子,还生了一个女儿,你是想糊弄我吗?”

  “大哥……”

  被拆穿了谎言,江慎一时间有些无言以对,他却是忘了,这钱宁能坐上锦衣卫同知的位子,靠的可不单单是花言巧语。

  当今正德天子,最是喜好武力,在京城外边修了一座豹房,内里养了不少猛兽。钱宁正是凭借着可以杀死虎豹的武功,和接连立下大功的能耐,这才青云之上,有了如今的地位。

  “哦,莫非你不喜欢官家的小姐,喜欢的是那些江湖侠女?是你的小师姐么?”钱宁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脸戏谑的问道。

  “是,我是喜欢小师姐!”

  眼见得不给钱宁一个说法,恐怕得不了安宁,江慎索性一口应下了。

  “好,喜欢侠女便侠女吧,只要你能为你老江家留下香火,我怎样都好。啧啧啧,只是可惜定国公府大好的富贵呀。”

  钱宁砸了咂嘴,很是有些不甘,但他倒也没有接着强迫江慎,而是道:“待会我自会遣人去定国公府上说清,想来他父女二人今日是不回来了,你换衣服吧,今日都是咱们锦衣亲军的自己人,你总得换个面熟。”

  说罢,钱宁自顾自的往外走去,不再搭理江慎。

  江慎换好飞鱼服,对着镜子一瞧,倒是好一个俊秀的锦衣千户!

  说起来他如今的官是真不小,大明十四个锦衣千户所,又以北直隶地位最高,往日里缉拿朝廷重臣,都是这一伙人出马。

  江慎虽然是副千户,却已然足令朝廷大员心惊了。

  “嘿,六扇门,锦衣亲军,看起来,我是逃不过朝廷鹰犬这个称号了。”

  江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摇头一笑,拿起长剑,便朝外边走去。

  走到花厅之时,只见得诺大一个花厅,摆了约莫有七八十桌,做的满满当当,多是锦衣卫打扮,亦有不少其余各军的武官,倒很是热闹。

  钱宁坐在主桌之上,正在与一群人说笑,瞧着江慎走进来,连忙挥手道:“慎哥儿,快来拜见陆千户,这可是你的上官!”

  江慎点了点头,朝着主桌而去,不过行到花厅中间的位置时,突然神色一动,瞧着有两桌锦衣亲军,眼神躲闪,似乎是在偷窥主桌的动静,至于他们面前的饭菜,却是一口也未动!

  江慎心里奇怪,走到钱宁面前,指着那两桌人问道:“大哥,那两桌人是谁?”

  钱宁扫了一眼,道:“是陆大人的人,快,见过陆大人,若不是陆千户,你这个副千户可没着落。”

  “哟,钱大人折煞下官了,若不是钱大人,下官如今还只是一个小小的总旗,哪有今日?钱大人的恩情,下官没齿难忘!”这陆大人是一名四十来岁的武官,面目粗豪,生着一副大胡子,好不显眼。

  江慎正欲和这位上官打个招呼,花厅外边,一名锦衣卫突然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一边跑,还一边大喊:“不好了……不好了……番子将咱们给围了!”

  众人闻言都是色变,再也无心吃喝。

  钱宁眉头皱成一团,他惯来得天子宠爱,东厂的人上门,自然不是来抄家的,可是也绝不是来恭贺的!

  哗啦啦……哗啦啦……

  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却是数列东厂番子冲了进来,将花厅团团围住,随后便有数名太监快步走了进来,那曹少钦和刘喜赫然在列。

  不过领头的,却是一名眉发皆白的老太监,穿着一袭大红色蟒袍,腰间系着玉带,五官看起来颇为和气。

  随着他现身,整个大厅内顿时鸦雀无声,安静的一根针掉下去都能听见。

  “曹正淳!你这是什么意思?!”钱宁张口便喝问道。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