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诸天大神捕 > 第二十四章 缘由

第二十四章 缘由


  锦衣卫在这大明朝的情报能力不必言说,那明太祖朱元璋连头天晚上臣子吃什么饭都晓得的清清楚楚,更不必锦衣卫提耕耘百年势力根深蒂固的当下了。

  几乎就在晚上,关于今日刺杀的前因后果,已然形成卷宗,到了钱宁的手上。

  “好呀,魔教圣姑与光明左使和右使齐齐出现在通州,东厂得知消息,竟然隐匿不报,曹正淳,你好狠的心!”

  钱宁瞧了卷宗,脸色铁青一片,他伸手将卷宗递给一旁的江慎,道:“这是咱们埋在东厂的暗桩传来的消息,你也瞧瞧,总不成咱们兄弟二人差点身死,还不明白是怎么死的吧!”

  江慎接过卷宗,只见其上写的明明白白,却是前些日子,魔教圣姑和左右使齐齐出现在通州,东厂得知消息,大举出动,意图围杀这几位魔教首脑。

  日月神教前身乃是明教,自从朱元璋借助明教势力登基之后,对这一教派忌惮日深,生怕有人会如他一般,借助明教造反,因此提前将明教之人打成反贼,派出大军围剿,这才有了今日的日月神教。

  曹正淳倾整个东厂之力,围杀魔教高层,谁知却未曾功成,等他赶到,那几位大人物早已经消失不见,不过还是叫他抓到了几个小喽啰,从中得知了一个消息。

  却是钱宁前些日子捣毁魔教在北直隶的数个分舵,杀了一位坛主,叫做童无极的,乃是当今魔教十长老之首的风雷堂堂主童百熊的爱子。

  这童百熊与当今魔教教主东方不败,那是八拜生死之交,在魔教位高权重,虽然已然有八十岁,但是一身武功,深厚无比,是一尊真真正正的绝顶高手!

  他不甘爱子身死,自魔教之中,调集了数名高手,要刺杀钱宁,好报仇雪恨。

  而今日出现在花厅之中的,正是魔教长老黄面尊者贾布与雕侠上官云,都是一流高手,其余人手,也是风雷堂的精锐弟子。

  “这位曹督主好狠的心呀,他明知道魔教贼人今日混进来发动刺杀,却不提前预警,等钱大哥你宴会开始,再进来抓人,分明便是没将咱们锦衣卫的性命看在眼里!”江慎脸色难看的道。

  若是那曹正淳提前与钱宁通气,两家一起联手,不说一定能将这些魔教贼子全数拿下,但是总不会有如此惨重的伤亡,甚至钱宁都差点死了!

  “慎哥儿你说的不错,曹正淳确实想要哥哥的命,你可知咱们锦衣卫今日死伤多少?”钱宁问道。

  “我瞧着厅内死了不少武官,想必伤亡不轻。”江慎想及厅内那些离钱宁近的高级武官,被童百熊如砍瓜切菜一般的杀死,便知道锦衣卫必然受了重创。

  果不其然,只听钱宁痛心说道:“北直隶千户所十个百户,死了八个,北镇抚司和南镇抚司的百户,死了十二个,还死了一位锦衣佥事,可谓受了元气大伤。”

  “慎哥儿,今日若不是你,只怕我也难逃他们的毒手。”钱宁看着江慎,一脸的感激。

  昔日江慎的父亲就是这般救他和他义父,今日却依旧是如此。

  想及三年前江慎要上华山学武,他只当是小孩子玩闹,想不到还真让江慎学到了一身高明武艺,当初的决定,真的是太值了!

  “钱大哥,你我一家人,又何必说生分的话。”江慎道。

  虽说他是穿越而来,与江慎相处的日子并不长,可是他能感受到江慎对他的关切之心,那是真的发自内心,远胜过他原先在镇北侯府不知道多少倍。

  休说今日是童百熊出手,便是东方不败亲临,江慎也绝不能坐视这个大哥死在他跟前。

  “钱大哥接下来想如何做,是要寻那些魔教贼人报仇吗?”江慎问道。

  “魔教高手众多,又善于藏匿,眼下却不是寻他们麻烦的时候。”

  钱宁摇了摇头,突然吩咐道:“来人,把他押上来!”

  门外传来两道应是声,随后房门便被推开,却见得两名配刀锦衣卫压着一名大胡子武官便走了进来。

  江慎细细一瞧,这位武官,不是今日宴席上,那位北直隶千户所千户陆松又是谁?

  “钱大人饶命,钱大人饶命,下官真是逼不得已,他们抓了下官的家小威胁,还望钱大人看在往日的情分上,饶了下官一命!”江慎的顶头上司一见得钱宁,便是跪伏在地,痛哭流涕的求饶。

  “陆松,你还好意思要我饶命,你可知,因为你带了那些魔教贼人进来,咱们死伤了多少兄弟吗?我该如何向陛下,向指挥使大人交代?!”钱宁一脸愤怒的道。

  江慎瞧得真切,钱宁虽然说得严重,眼中却是半分杀意也没有。

  不过陆松胆战心惊之下,哪里敢仔细打量钱宁啊,勾结魔教反贼,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他哀求道:“大人,您就瞧在昔日云南百户所时,下官鞍前马后的一点情分上,饶了下官一命,下官必然为您当牛做马,感恩不尽!”

  “你还敢提云南百户所!”

  钱宁眸中怒火更盛,他一脚便将这陆松凌空踢飞,恨恨的道:“若不是念及咱们老兄弟的情义,我早就把你交给了指挥使,非得让你满门抄斩不可!”

  江慎一听这话,便知道陆松死不了了。

  “大人!”

  不过陆松可想的不一样,一听满门抄斩四个字,他的心肝都在颤,他顾不得身上疼痛,飞扑过来抱住钱宁的脚,道:“大人,您就算不念及我,也请想想您那几个侄儿,您可是亲手抱过他们的。”

  “滚开!”

  钱宁又是一脚踢开他,走到传遍,负手背对着他,语气冷漠的道:“京城你是待不下去了,这千户你也别想了,去南昌吧,宁王那里,还缺一个锦衣卫总旗坐监。”

  陆松闻言,大大松了一口气,这是不用死了,钱宁果然还是念着旧情的!

  不过正在他磕头欲谢恩之时,那边江慎突然道:“大哥,不必让他去宁王那里,还是让他去兴献王那里做坐监吧。”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