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诸天大神捕 > 第四十章 洛阳

第四十章 洛阳


  开封城,镇守太监府。

  “这就是你们五天抓的人?”

  江慎脸色难看的望着身前的一溜矮胖子,跟平一指别说沾上边了,便是连会医术的都没有。

  许是瞧见了这位钦差大人不满意,韦贵当即便冲一旁的河南锦衣卫千户武维立骂道:“武千户,你们锦衣卫是干什么吃的,竟然连一个人都找不到!”

  那武维立却是个四十来岁的精壮汉子,他听韦贵这般说,不禁一脸苦笑道:“公公,江大人,不是下官不认真找,而是这平一指乃是武林高手,神出鬼没的,他要有心藏起来,咱们谁也找他不到啊。”

  “找不到也得找,而且必须在五日内找到!武大人,韦公公,我等得了,刘公公的病可等不了。”江慎冷声道。

  “是,下官明白了,这就下去催促那群小崽子!”

  听到刘公公三个字,那武维立浑身一震,慌忙下去敦促锦衣卫去了。

  这却是江慎此番寻求官府帮助打的旗号,他不敢说是朱厚照中毒,而是说刘瑾生了重病,朱厚照赐他私印来请平一指入京治病。晚了只怕刘瑾就不行了。

  韦贵是刘瑾的人,实际上当今两京十三省的镇守太监都是刘瑾的人,刘瑾若是出事,他们统统都得下台,谁都落不着好。

  因此一听说刘瑾生了重病,韦贵却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大肆搜捕,可是却一无所获。

  “出去出去,带他们出去。”

  韦贵不耐烦的吩咐一声,自有军士将这些矮胖子领了下去,他很是头疼的对江慎道:“江大人,那平一指虽然大名鼎鼎,不过既然寻他不到,咱们不如先选几名河南境内的名医带过去,说不得也管些作用呢?”

  “韦公公是认为,皇宫大内的御医不如这些民间大夫?”

  “杂家不是这个意思。”韦贵讪讪一笑,太医院的御医,都是千挑万选才选出来的,等闲的名医根本比不上,这点他是清楚的。

  江慎没好气的道:“还是尽心办差吧,找不到人,恐怕咱们谁都没好日子过。”

  “是是,杂家这就出去让河南大营的人抓些紧!”韦贵说完一脸慌恐的跑了出去。

  在韦贵眼中,刘瑾一死,便等于是天塌地陷,可是对于江慎来说,刘瑾如何跟他没什么关系,反而是那个朱厚照,他要凉了,江慎在这个世界的任务等于是间接性的宣告失败。

  江慎的身份是锦衣卫千户,钱宁的弟弟,钱宁是朱厚照的宠臣,是朝中一众文官眼里的奸佞!

  朱厚照一死,安陆那个如今还是奶娃娃的嘉靖即位,哪怕是有他刻意埋伏的陆松这个暗手,大权还是会落在内阁手里,到那时,只怕钱宁和他立马就会遭到满朝文武的清算。

  一旦被朝廷定义为乱臣贼子,别说兴复华山了,只怕整个华山都会被朝廷大军围剿,到那时,他纵然能逃脱,可是除了加入日月神教,也没旁的路子了。

  这毕竟是低武世界,不是一人之力能毁天灭地的高武世界。

  就在江慎一脸头疼之际,却见得刚才出去的韦贵,急匆匆的又跑了进来,他喊道:“江大人!有消息了!有平一指的消息了!”

  什么!

  江慎精神一振,忙道:“快说!快说!”

  “洛阳,是在洛阳!”

  韦贵道:“洛阳百户所的人,昨日瞧见了平一指活动的踪迹,似乎与魔教那些魔崽子有几分关系,江大人,眼下咱们该如何是好?”

  “去洛阳,带上人,咱们去洛阳,这次一定不能让他再跑了!”江慎急声吩咐道。

  平一指这个人,成名江湖几十年,却是见惯了风浪。

  江慎武功虽然比他高,可是上次一不留神,便让这老小子溜了,这次便吸取了教训。

  大军一围,任你是三头六臂,也是插翅难逃。

  以平一指的武功,在大军之中,却是很难从江慎手里溜走。

  那韦贵为了刘瑾的性命,真是拼了命的干,没一炷香的功夫,便让他选出了六百名军中精锐,加上一百多名锦衣卫缇骑,众人乘坐三艘大船,奔向了洛阳城。

  ……

  洛阳城,绿竹巷。

  平一指、祖千秋、老头子看着厅上坐着的那名黑衣少女,心中却满是敬畏,倒不是怕这女子的武功,而是畏惧那三尸脑神丹的厉害!

  这三尸脑神丹平一指会解,只是偏偏这解药里的其中一位主药,只生长在黑木崖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便是医术高明如他,也不能没药而解毒。

  “圣姑,依照您的吩咐,老夫昨日特意去锦衣卫百户所逛了一大圈,想必官府的人也得到消息了。”平一指毕恭毕敬的道。

  “嗯,计无施,咱们这位华山派江千户带来的兵将,可都尽数交给你了,不许出了茬子。”任盈盈吩咐道。

  却见得平一指三人对面,还站着三人,一位是穿着白袍,腰间悬刀的老者,面目粗豪,正是那左使向问天;一位是穿着苗族服饰的女子,生的颇为美艳,却是五毒门门主蓝凤凰;最后一位吗,则是那一日在张家口侥幸自归海一刀手下逃生的计无施了。

  设计使朱厚照中毒之后,情知官府会大肆搜捕他们,任盈盈便带着人马回转洛阳,谁料一回来,便听说了江慎四处追捕平一指的事。

  将京城和平一指口里关于江慎的事迹一结合,这位华山派高徒兼锦衣卫千户江慎,便正式落入了任盈盈的眼中。

  “圣姑放心,有黄河老祖助我,这些旱鸭子却是有死无生!”计无施答道。

  “好,都快下去布置吧,想来最迟明日,那些朝廷鹰犬便要到洛阳了。”任盈盈道。

  计无施和黄河老祖三人应了一声,便退了出去,任盈盈又道:“蓝姐姐,酒和解药没问题吧?”

  “有平大夫搭手,自然是没有问题,保管让那小皇帝服了以后,几个时辰便能生龙活虎重新站起来!”蓝凤凰笑道。

  她与圣姑的关系不一般,两人也算是闺中好友。

  “一切都布置好了,就等明日向伯伯您折服那小子了。”任盈盈冲向问天道。

  向问天一脸凝重之色,道:“救出任教主这等事,老夫不会容许出一点茬子。明日那小子若是不答应,老夫保管让他活着走不出洛阳!”

  ……

  江慎赶到洛阳的时刻,比任盈盈想的还要早。

  当夜子时,一轮明月高悬中天之际,三艘大船已然到了洛阳地界,距离码头不过数里之地,眨眼即至。

  江慎、韦贵还有武维立,都是站在船头,一脸凝重的看着那洛阳城方向,此番兴师动众,若是再让那平一指跑了,那再想找到他,便如登天之难。

  “洛阳……平一指,我看你还有没有地洞可以钻!”江慎喃喃自语道。

  “大人,你看,前面有艘小船!”

  突然,侍立在一旁的锦衣卫指着远处对众人说道,江慎忙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不其然,在那里正有一条小船儿速度极快的朝着他们靠拢而来。

  黄河水面宽阔,按理说这小船避过便是了,然而却见这只小船像是有意冲着江慎等人来的,竟然直直堵在三艘大船前进的方向正前方,也不怕被撞翻了。

  “江千户,区区计无施,这厢有礼了!”

  便在江慎疑心对方的来路之时,只见那艘小船之上,窜出来三个汉子,正是他见过的计无施和黄河老祖三人。

  这三个人怎么凑在了一起?!

  江慎心中一震,却是想到了一种可能性,这些人都是任盈盈的属下,那位魔教圣姑任盈盈,似乎是与洛阳城中的绿竹翁有些关系,莫不是那任盈盈回转洛阳,特意来阻拦他为朱厚照解毒?

  江慎越想越觉得可能,毕竟那毒是任盈盈下的,她不想让江慎拿到解药,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

  “停船,命令大家戒备起来!”江慎命令道。

  旁边自然有锦衣卫将他的命令传达下去,却见得三艘大船之上,立时横在黄河河心,一支支火把打了起来,直将黑夜照亮成白昼。

  江慎借着火光和月光细细一看,四周除了这一艘小船,再也没有旁的船只,心中稍稍一定。

  他道:“计无施,张家口你逃了一命,又来寻我,难道是找死的不成?”

  “江千户说笑了,在下不是找死,而是来寻阁下报仇,漠北双熊死在阁下的剑下,今日在下便要让阁下死在这黄河之中!”计无施笑吟吟的道,一幅成竹在胸的模样。

  江慎心中一凛,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对头,而便在此时,却听得底层船舱之中,传来一声声惊慌失措的大吼。

  “漏水了!漏水了!”“船破了!船要破了!”“有人凿船!戒备,速速戒备!”……

  有人凿船!

  江慎低头一看,却见得水底之中,果真有些若隐若现的人影子游来游去,这计无施好狠辣的计策,分明便是要让他们喂食鱼虾!

  “射箭,射箭!”韦贵着急忙慌的吩咐道。

  一众精锐兵士纷纷朝水底射箭,箭雨之下,倒也有几簇血花冒出,但是黑夜之中,大船又高,那些凿船的水鬼躲在船舱下,弓矢根本难以奈何!

  船进水越来越多,江慎都能感觉到大船在缓缓倾斜,只怕要不了多久,这三艘大船便要倾覆了!

  “快,下令,让精通水性的士卒下水杀敌,杀得一人,赏银百两!”江慎下令道。

  韦贵赶紧让一旁的锦衣卫将这条命令传达下去,若是这船接着被凿,他们只怕都要喂了鱼虾!

  噗通!噗通!噗通!……

  重赏之下,那些会水的士兵纷纷脱去甲胄,只带钢刀,便跳下了水,也有七八十位。

  “哈哈哈哈哈,江千户,已然晚了,纵然你杀光了那些水鬼,这三艘大船,也已经被凿穿,今夜此地便是你埋骨之所!”计无施得意的道。

  “是吗?我看不见得!”

  却见得江慎冷哼一声,一手提剑,提起内力,赫然从船上跳了下去。

  他双脚在水面之上连点数下,已然跨越两船的距离,落在了那只小船之上!

  “好轻功!好轻功!”

  计无施拍了拍手,笑道:“不过江千户便是逃到了我等这小船之上,莫不是以为今日便能生还?我等三人联手,阁下今日是必死无疑!”

  若非内力深厚之辈,极难在水上借力,两船之隔,江慎尚且能过来,可是想要横渡黄河上岸,便是绝顶高手也做不到。

  江慎知道,今日生还的希望便在这只小船之上,不除了这三人,他绝难上岸!

  “黄河老祖,你二人掌管开封漕帮,竟然帮着这计无施谋害官兵,莫不是想要造反吗?!”江慎厉声呵斥道。

  祖千秋展开精铁折扇,笑了一笑,道:“只要今日江千户和这些官兵都死在了黄河之上,谁又晓得咱们谋反?”

  “跟他啰嗦什么,动手便是!”

  老头子性格颇为急躁,却见得他低吼一声,竟然直接一头便撞了过来,这厮赫然是以自己的肉体作为兵器!

  “嘿嘿!”

  祖千秋也是一笑,手中精钢折扇展开,一瞬之间,便是挥出了四道扇影,直取江慎周身四处大穴!

  而那计无施掏出一柄匕首,运足内力,骤然分成两道人影,从不同的方向杀向江慎的要害。

  这三人都是黄河两岸赫赫有名的黑道大枭,全是一流高手,纵然比不上名门大派的长老,可也差不了多少,不然的话,那魔教也不会用三尸脑神丹控制他们。

  他们三人联手攻来,虽未杀到,但是数股猛烈罡风已然扑面而至,吹得江慎是遍体生寒。一月之前,他才瞧着那归海一刀被三名一流高手围殴,想不到今日就换做他了!

  而且身处大河之上,是绝对不会有人出手帮他的,可以说赢不了这三人,江慎今日必死无疑!

  好在,这不是三年前面对佛心掌明寂,那时江慎没有抵抗之力,今时今日却是全然不同,他修得一身华山上乘武功,未必便没有胜机!

  锵!

  一缕寒芒陡然出鞘,却见江慎身影一晃,已然自三人的包围圈里跃将出来,跳到了船舱上方,一式无边落木刺下,出手便是华山剑法里的杀招!

  三人只见得眼前突然之间,绽放出千万道剑光,炽盛夺目,寒气森森,每一剑都带着极为凌厉的剑气,顿时心中一凛,情知这小子是拼了命了,当下全力抵挡。

  只见扇影翻飞,匕首快如疾电,老头子不晓得从哪里摸出一条铁链子,挥舞的虎虎生风,将身前全数护住!

  当当当当……

  兵器撞击,火花四溅,一时间众人不知道交手多少剑,只撞得四人虎口都有些发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