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诸天大神捕 > 第四十四章 向问天

第四十四章 向问天


  话说到这,江慎若是再不晓得自己是醉倒了,那他就是个十足的大傻子了。

  他想及自己这具源力凝聚的身子,不过十四五的年纪,又从未喝过酒,上来便是两大海碗烈酒,哪里还需迷药迷他啊,那酒劲便是天下最强的迷药了。

  他又不是段誉,一身深厚内功,还有六脉神剑这等绝世武功,可以将酒逼出来。

  “是我误会蓝教主了。”

  江慎脸色微红,接过那杯茶,却是拱手一礼。

  “无妨,像你这般大的少年,可是少有几个闯荡江湖的,今日在姐姐这儿醉了,总好过醉在旁处吧?”蓝凤凰掩唇咯咯轻笑道。

  江慎瞧着她那笑意,却是分明透露着几分古怪,他也不及多想,自顾自的将手中的清茶一饮而尽,顿时觉得干渴立解。他也全然不顾自己身在敌船之上,蓝凤凰在茶水里下毒。盖因若是她有歹心的话,只怕趁着酒醉之时,便将他杀了,何必等到现在呢?

  “江公子,现下觉得身子如何,可有什么不适的吗?”蓝凤凰问道。

  江慎此刻只觉得周身神完气足,除了脑袋尚有些胀痛,浑身每一处不好的,简直比昨晚大战计无施三人之前还要好上几分。他当下道:“却是没什么不适的。”

  “那江公子何不看看自己的内力呢?”蓝凤凰又道。

  江慎闻言,心中一动,暗自运转内力,却觉得体内抱元功的真气,凭空增强了一大截,已然到了突破抱元劲十二层的关隘,只消他闭关两三日,便能打通任督二脉,将抱元劲修炼至圆满,立时晋升为绝顶高手!

  许是看到了江慎脸色变化,蓝凤凰笑道:“想必江公子体内的真气强了许多吧,却是可喜可贺了,这下江公子应该知道,姐姐我对你没什么恶意了吧。”

  江慎情知这都是那五宝花蜜酒的功效,他刚待出言谢过,却听得外边有人大喊道:“贼子,速速放了江大人,不然的话,我等乱箭齐发,叫尔等死无全尸!”

  “你们敢放箭,你们的江大人也得一起死!”有女子大声喝道。

  江慎连忙翻身下床,去了窗边一看,却见得自己已然是置身那艘大船之上,此时天色已然漆黑,这艘大船周围,被十余艘或大或小的官船团团围住,那官船之上,尽是背弓带刀的甲士,无数火把将整个河面照彻的亮如白昼。

  而那个领头喊话的,正是河南锦衣卫千户武维立。

  江慎情知这是他埋伏的伏兵奏效了。

  他一早便知道城外韦贵带领的锦衣卫和河南大营的兵将动向,根本瞒不过这些魔教之人,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遇袭了。

  是以他一面令韦贵等人乔装打扮,偷偷藏在洛河码头,好放松这些人的警惕,让他们误以为一切尽在掌控之中,一面又让武维立遣人去洛阳锦衣卫百户所,让洛阳锦衣卫百户所去调动洛阳漕运衙门的漕兵。

  开封和洛阳都是漕粮转运重地,驻扎着不少护漕兵勇,他们闻讯出动,调动漕船,将洛河各个渡口监控的严严实实。

  江慎本来是打算谈不拢,便发动漕兵将这些人围了,拼了鱼死网破,也不能叫蓝凤凰跑了。谁知他自己酒醉,那边厢武维立和韦贵等人见他一下午还不出来,怕他出事,急了眼,便自作主张这一艘乌篷船围住。

  蓝凤凰等人确实是跑不了,这些漕兵与那些河南大营的兵勇不一样,他们专门对付水贼的,蓝凤凰他们武功再高,只消一轮火箭齐射,这艘乌篷船立马报废,至于想要跳水而逃,火油一浇,立马叫这水面变火海,硬生生的烧死他们。而凭借轻功夺船,不说大船之上有拍杆,专门对付这种水面的敌人,还是一轮弓箭齐射,任凭再高的武功,也无法在水上既做到轻功渡河,又腾挪躲闪,避过那些弓箭。

  “江公子倒是埋伏了好多人,你昏睡的这段光景,这些兵士可是已然找我要了三四次人了。眼下你既然无事,还是叫他们尽数都退去吧。”蓝凤凰道。

  “却是叫他们叨扰蓝教主了。”

  江慎笑了一笑,道:“不过让他们撤走恐怕不行,今日若是走了蓝教主,我到哪去拿万蛛蛊毒的解药来?拿不到解药,只怕便是我让他们走,他们也是不肯走的。”

  “江公子这是在威胁姐姐吗?”

  蓝凤凰却是嫣然一笑,眸光颇为妩媚的看向江慎道:“本来若是你要解药,姐姐怎么都要给你,奈何此事却是由不得姐姐我呀……”

  “难道此地另有主事之人?”江慎问道,心中却是记起那一阵琴音来,莫不是中舱那位弹琴的人?

  “哈哈哈哈,江小友倒很是聪明,不错,此地蓝教主做不得主!”

  一阵豪迈大笑传来,随后便见得一名穿着白袍,腰间悬刀的老者走了进来,那老者面目颇为粗豪,两只眼睛精光四溢,显而易见是一名内功极为深厚的高手。

  他大步走到江慎身前,拱手一礼,道:“区区向问天,见过江公子了。”

  “日月神教左使,天王老子向问天?!”

  江慎眉头一皱,道:“这两日的种种事端,都是你在背后操纵?”

  “叫小友见笑了,不过向某并没有什么恶意,蓝教主的五宝花蜜酒,便是我等对于江公子的赔罪之礼,不知江小友是否满意?”向问天笑道。

  “谈不上满意不满意,向问天,尔等是魔教反贼,别张口闭口便是小友小友的叫,速速将解药拿出来,不然的话,今日这船上之人,谁都别想走!”江慎冷声喝道。

  “江小友莫要急,解药自然有,不过我请小友来,本是为了喝两杯……呃……清茶,交一个朋友,何必这么大张旗鼓的。你叫这些人撤了吧,他们围着,咱们说话也不自在不是?”向问天笑吟吟的道。

  “朋友一说不必提,叫这些人撤了尔等也休想,陛下中了尔等的剧毒,若是不速速交出解药,咱们大不了玉石俱焚!”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