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诸天大神捕 > 第四十七章 伏杀

第四十七章 伏杀


  看着中舱之内走出来的那道人影,江慎眸光一亮,笑道:“平先生,咱们又见面了。”

  “江公子……”

  平一指神色有些复杂,早知道今日要走一遭京城,还不如当初就不逃离开封,省的这么多事。

  “平先生这回可不必我杀人了吧。”江慎笑眯眯的道。

  用平一指换蓝凤凰,江慎自然愿意了,这位可是医道大国手,几乎没有不能治的病。

  “江公子说笑了,解药既然配好,老夫走一遭不过是让公子心安,何谈杀不杀人。”平一指恭敬的道,却是没有半分当日见到了的那般桀骜。

  没办法,毕竟眼下性命都掌控在他人手里,也由不得他不低头。

  “好,咱们也别多说什么了,这便走吧。”

  江慎转身便朝舱外走去,那平一指看了看任盈盈,做了一揖,也随之跟上。

  船舱外的苗女见得二人出来,便去解下了一条小船来,两人上了船,不多时便到了漕兵的船上。

  “江大人,您没事吧,可算是回来了!”

  “对啊,我和韦公公可是担心死了。”

  江慎一上船,韦贵和武维立二人便是匆忙迎了上来,一脸的关切模样。江慎道:“我没事,有劳二位担心了,解药已然拿到手,命人放开一条通道,让那船走吧。”

  “解药已经拿到手了!”

  韦贵和武维立都是脸色一喜,这番若是救了刘瑾,他们二人无疑是大功一件!

  “对,拿到手了。”

  江慎道:“韦公公,你替我写封信送给那船上的朋友,内容大致便是已然拿到了解药,让刘喜公公撤兵。再备上两匹快马,我要与平先生连夜赶回开封,随后回转京城。”

  “江大人,既然解药已然到手,何必放这些贼子走!”

  韦贵倒是个狠人,他双眸之中,杀气一闪,比了个杀的手势。

  江慎摇了摇头,道:“让他们走,我自有打算。”

  救出任我行也好,这搅屎棍必然忍不住争夺日月神教大权,那少林方正、武当冲虚乃至嵩山左冷禅可是深知任我行是什么人,却是决计会被牵扯住很大精力的,这对华山派来说是个利好。毕竟江湖就这么大,华山派崛起的话,可就动摇了这些人的地位了,他们未必会坐视。

  况且万一任盈盈在解药里做了什么手脚,再杀了这船上的人,平一指却是未必还愿意全心全意的为朱厚照解毒,那时就麻烦了。

  韦贵自然是不敢违背江慎的命令,毕竟人家是钦差大人,当下吩咐一声,让军中文书写了封信,又命令围住任盈盈大船的漕兵让开水路。

  没过多久,任盈盈便拿到了信。

  蓝凤凰看着漕兵让开水路,忙道:“圣姑,江公子还是守信的,咱们还是速速赶往云南吧!”

  “好……”

  任盈盈眼神很是复杂的看了江慎所在的漕船一眼,随即下令开船,不多时,这一艘乌蓬大船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江慎自然是没工夫管这任盈盈如何在心里想他,他与平一指乘小船入了洛阳,自有衙门的人备上快马,两人星夜兼程,赶了一宿的路,却是已然回到了开封。

  “江公子,老夫当日走的匆忙,不知江公子可否容老夫回去处理一番家中事务,到了晚间再在此处聚首北上?”开封城门处,平一指道。

  “平先生且去吧,咱们晚上再见。”江慎答道,赶了一晚上的路,他也有些疲乏了。

  再者平一指既然奉了任盈盈的命令,必然不会再逃离,毕竟任盈盈还指望着他救任我行来着。

  平一指道了声谢,便自顾自的拨马回家,江慎却是打马进了城,回了韦府,用罢早饭,又大睡了一觉,直到晚间才骑着汗血宝马朝着城外而去。

  ……

  廊坊,官道旁的一处小酒馆。

  此刻正值傍晚,正是酒馆生意好的时刻,草棚下的八张桌子,坐的是满满当当,张二牛看的是心中欢喜,端茶送水,那是格外的有劲。

  他是这小店的掌柜,这一条官道,乃是京城南下的必经之路,不知道多少行商打此路经过,繁华无比。

  他开店不过两年,已然从两张桌子,摆到了八张桌子,只怕再有个一年半载的,就可以动手将这小酒馆盖成一座小酒楼了。

  想及那副光景,张二牛心中美的冒泡,到时候便可以雇上两个人,他自己便当个管账的大掌柜,好好清闲清闲。

  “掌柜的。”

  便在张二牛胡思乱想的时刻,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将他惊醒,他定睛一看,却见的草棚外站了一道戴着斗笠的黑衣身影,那道身影修长削瘦,手里拿着一把长刀,一身的煞气,一看便是江湖中人。

  张二牛心中一惊,忙是迎了上去,态度谦卑的道:“大爷,不好意思,今儿个客满了,您稍待。”

  这种江湖中人打扮的,张二牛心中是又爱又恨,半年前,便有两名江湖大汉在他这草棚里吃着喝着打了起来,将他这小店险些砸了,不过最终赔的银子,却是将他这店买了都绰绰有余。

  是以他既喜欢这些江湖侠客,又怕他们惹是生非。

  “我不喜欢等。”

  那黑衣人自怀中掏出了两锭黄金,放在了张二牛手上,每一锭都是十两重,他道:“这里,我包了,从现在开始,到我办完事,我不想看到一位客人。”

  二十两黄金,可是一笔巨款,便是将这小店买下来也是绰绰有余,张二牛如何能不答应?

  他点头哈腰的道:“得嘞,客官您稍待!”

  说罢转过身去,一桌一桌的说好话,他态度温和,加上要免单,那些客人自然无不乐意,不多时,这个小小的草棚便只剩下了黑衣人一个客人。

  然后那位黑衣人便寻了个角落坐下,面向南方,一动也不动,既不吃饭,也不喝茶,倒是让张二牛好不奇怪。

  不过人家是金主爸爸,张二牛自然也不敢说什么,反正不过是一天没生意,比二十两黄金可是差的远了。

  这般情况,一直持续到深夜,就在张二牛有些撑不住想要打烊的时刻,两匹快马自南方而来,却是停在了这小店之前。

  那两匹马上下来两人,一人是位青衫剑客,年岁不大,却生的很是眉清目秀,另一人却是一名矮胖老者,生的很是滑稽。

  两人俱都是满面风尘,那少年剑客拍了拍衣衫上的尘土,张口便问道:“店家,来十个馒头,五斤牛肉,一壶好茶!”

  张二牛刚待说这店被人包了,不接客,却见那坐了半宿的黑衣人站了起身,语气冰冷的道:“江慎,你终于来了。”

  这两匹马上的客人正是江慎和平一指,这二人赶了三日三夜的路,日夜兼程,终是到了廊坊。

  此地距离京城不过百余里,估摸明日一早便能到了。

  江慎听的这小小的客栈,竟然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不禁转头朝着远处看去,却见那里坐着一位黑衣人,斗笠遮面,腰间悬刀,煞气扑面而来,显然是一名江湖人士。

  最引人瞩目的自然是那柄长刀,刀鞘狭长微有弧度,却是一柄倭刀的样式。

  江慎心中微惊,他似乎不认识用倭刀的高手。

  他道:“这位朋友请了,敢问阁下是在叫江某?”

  “段天涯,见过阁下!”那黑衣人拱手一礼,然而一股杀气铺面而来,却是让江慎心中一寒。

  “段天涯!你……你是护龙山庄的天字号密探!”平一指惊声喝道。

  “平先生倒是好眼力。”

  段天涯声音冰冷,只听他道:“锦衣卫千户江慎,勾结阉贼刘瑾,下毒谋害陛下,罪犯不赦,奉神侯令旨,就地格杀!”

  神侯令旨,铁胆神侯朱无视,他要杀我?!

  江慎心中一震,刚欲说话,只听得一声清鸣,却见得一抹刀光骤然出鞘,直奔他而来。

  那刀光速度不快,也没有多凌厉,然而却在半路之上,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化为八,到了江慎身前,已然是影影绰绰,无处不在!

  入目所及,四面八方全都是刀光,谁也摸不清到底哪一刀是真,哪一刀是假!

  “这是东瀛幻剑,江公子小心!”平一指见多识广,情知这必然是这位护龙山庄天字号密探的成名剑法幻剑,当下出言提醒道。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