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赊香美人 > 第418赊 风起云也涌

第418赊 风起云也涌




  奇怪的是,药圣山不乏一些修为超过十劫的大妖和修行者,即便留意到海棠林中传出的动静也没有现身。

  似乎所有目光都在等待药圣山的山主亲自出面,毕竟彦童是他亲传弟子。

  药圣山只有三座主峰,但因所辖疆域辽阔,其他灵气充裕的山峰同样有很多。

  月凌儿一行都在妖峰附近的一座山上,此处原本是供狐三在药圣山修行的府邸,寻常的灵花灵草随处可见。

  只是自月凌儿到药圣山已过去数日,直到现在狐三也没有见到药圣本尊,更不必说月凌儿和前璐这样的外来人。

  此刻。

  月凌儿趴在花园的石头圆桌上,望着西方逐渐明亮的天空发呆。西方不是雪月宫所在,而是美人庄的方向。

  谁又曾想到,雪月宫经此变数,身为雪月宫圣女的月凌儿,心心念念之人竟然是个和雪月宫毫无瓜葛的赊香人。

  “你……还好吗?”

  或许是白天为了采购雪月宫所需的灵药,彻夜未眠的月凌儿,竟然不小心把自己的心思说出了口。

  尽管这声音细若游丝,但还是被一旁正在打盹儿的前璐听见。

  “啊!谁?谁找本月执?”

  “……”

  月凌儿看着像在说梦话的月执前璐,收起心思,嘴角露出微笑。

  圆桌底下传来一阵阵猫妖打呼噜的声音,月凌儿似乎早已司空见惯,毕竟猫丫头是猫妖,即便修为达到七劫,这个习惯也是改不掉的。

  月凌儿起身又看了一眼西方的天空,正准备前往药峰下的山城,前璐的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月执,这是……”

  转身刚说几个字,她就看见前璐又开始迷迷糊糊,眼睛都睁不开了。

  月凌儿身为雪月宫圣女,自然知道如前璐和花浓这样的月执,在“闰月”这段特殊的日子里,只有夜晚精力十足,白天根本见不得阳光。

  看见前璐这番模样,月凌儿心里对月门的好感多了几分,至少眼前的月执是发自本能地想要保护自己。

  月凌儿轻轻地拿开前璐的手放了回去,抬手用灵力幻化出一把硕大的冰伞,将照在周围的阳光遮挡。

  “月执为雪月宫做的已经够多了,也不欠凌儿的。”

  看着眼前的前璐,月凌儿心底总是会有一些对花浓等人的愧疚。

  此前她一直不愿说出来,完全是碍于宫主对月门没有太多好感。

  就在月凌儿准备再次动身下山时,猫丫头伸着懒腰,从圆桌底下爬了出来。

  “啊~呵呵~这一夜都不让喵睡个好觉,那狐九妹在鬼哭狼嚎什么啊!”

  月凌儿自然听见了夜晚从海棠林传来的野兽吼叫,只不过她的心思根本不在这里。

  “在药圣山,这不是稀松平常的事吗?”

  猫丫头又伸了几个懒腰,没有解释。

  “三长老彻夜未归,事出反常。”

  月凌儿知道猫丫头口中的三长老就是狐三,她朝了眼前这位猫妖长老吐了吐舌头没有反驳。

  实则在月凌儿心里,三长老身为狐妖,不反常才是最反常的。

  猫丫头望着海棠林的方向,一对妖瞳骤然收缩,都顾不上梳理自己头上的毛发,化作一道妖光就朝目光所聚的地方飞去,只留下一道声音在原地。

  “圣女就留在这里!药圣山不比雪月宫,妖怪横行而且没有太多约束,万一发生什么大事,以我七劫修为未必能护你周全。”

  闻言,月凌儿眉头紧锁。

  猫丫头这番话,就算是在数日前的雪月宫都不曾说过,此刻不禁勾起了月凌儿心底的好奇和担忧。

  药圣山发生了何事?难道,它们出现在这里了?

  月凌儿眼前浮现出白泽现身时的情形,咬了咬嘴唇,鼓足勇气追了上去。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冥冥之中有个声音在呼唤自己,给了她做出选择的力量。

  甚至月凌儿能清晰地感受到,体内的月胚正孕育出月族特有的皓月。月凌儿自身变化并没有让她特别在意,殊不知这一切,都是因一个人而起。

  药峰丹阁内,一身仙气的盈妱仙子来回踱着步子,看上去一脸焦虑。或许是因为本体绛珠仙草仍在月门内,此时的盈妱仙子尽显虚弱。

  “小师叔!既然天要亡她,你又何必逆天而行,非要救她这个真假难辨的赊香人?”

  盈妱仙子口中的小师叔正是药圣,这人间药圣山的主人。

  连日来,不论盈妱仙子如何软磨硬泡,药圣都像换了个人似的,不愿出手杀掉昏睡中的妱儿。

  似乎药圣最关心的除了他那一炉丹药,再无其他。

  “我留你在此,是念在同出仙门的叔侄情分,至于其他事,奉劝你一句,少掺和。”

  药圣并不在丹阁第一层,铿锵有力的声音竟然如中年男人般,从丹阁最顶层传了下来。

  盈妱仙子猛然停下脚步。

  “可是您之前答应过我的,助我恢复功力,帮我出这口气!”

  “盈妱丫头,你只说她是赊香人,可从没告诉过我,她是你和花有泪亲生的。”

  “不是!不是!花浓才是我的亲骨肉。”

  “此事不必再提。”

  “小师叔!”

  “我醉心药道,待我医治好了她,你们之间的有什么恩怨,交给你自行解决。”

  “那我便亲自动手,还请小师叔成全!”

  盈妱仙子的耐心似乎已经消耗殆尽,躬身冲着丹阁顶层深施一礼。

  看似在等待药圣成全,实则是以昔日交情逼迫药圣就范。

  药圣依旧没有现身,盈妱仙子如今没有仙体境界不高,自然也看不到药圣此刻在忙些什么。

  药圣的声音再次传来,先是一声叹息。

  “我早已不属于仙宫,你又何必苦苦相逼呢?这一次,我也不拦你,成败与否,你都必须安心待在丹阁内休养生息。”

  盈妱仙子嘴角不易察觉地一笑,眼底一抹异色稍纵即逝。

  “多谢小师叔!”

  转身,盈妱仙子脚下生风,直奔妱儿所在的洞府飞去。

  盈妱仙子越飞越快,没有丝毫犹豫,得意的笑声就像走火入魔,从药峰到妖峰都能听的真切。

  狐七七刚刚离开洞府没有御空而行,似是怕人发现一样,专挑小路,走走停停,拈花惹草。

  碰巧,一身戾气的盈妱仙子从狐七七头顶飞过。

  她看见了她,她也看见了她。

  一仙一妖,四目相对,盈妱仙子心急如焚,并未在意狐七七。反倒是狐七七,礼貌地点点头,等对方离开才抬起头。

  狐七七玩味地抖了抖狐狸耳朵,望着盈妱仙子的背影微微一笑,并没有跟上去。

  “看你的咯!这点小事,你应该可以自己解决的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