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夫人等我来娶你 > 第十八章:打错电话

第十八章:打错电话


  找服务员要了酒,四人便吃着火锅喝起了酒,开心得不得了。

  直到看到顾瑶眼睛泛红,脸上泛起红晕,而身旁已经放了八九个啤酒瓶时候,才发现顾瑶已经喝了这么多,好像还醉了。一双眼睛水汪汪的,整个人半趴在桌子上,大家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顾瑶这样子,是有心事啊。

  “瑶瑶,你别喝了哦,你今天喝太多了。”江英英拿掉顾瑶手中的杯子,不让她继续喝下去。

  “对啊,瑶瑶,你今天怎么了?”乐洋和筱筱也担心地问,怎么就喝了这么多了呢,平常宿舍一起吃饭聚餐的时候,顾瑶都很有分寸的,虽然顾瑶看上去人小小的,但却是整个宿舍最自律的人,还记得大一才来的时候,看到顾瑶人那么小只,都以为是需要被照顾的,谁知道,却被她照顾了三年。

  “呀,筱筱。你变成两个了哦……呜呜,你们都变了,有好多个,英英,筱筱,唔还有乐洋洋,你们都变了,变了……”顾瑶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两颊红彤彤的,整个人一副迷离的的样子看着三个人,一会傻笑,一会难受。看的三人一脸懵逼,这是喝醉了?这么……萌?

  三人有点无奈却又有点好笑,从来没见过顾瑶这样子。

  “哼,你们都变了,你们都变了!魏巍也是,都变了……呜呜呜。”一开始还萌萌地笑着,突然就开始大哭了起来。

  “魏巍!”三人听到顾瑶提到这个名字,都震惊了。要知道,自从大二分手,顾瑶再也没提起过这个人,但是当初顾瑶有多难过,大家都还记得,都不会再她面前提起这个人。今天怎么突然提起这个人了。而且,魏巍毕业后就出了国,难道,回来了?

  可看着顾瑶醉成这样子,也不好问啊。

  “你……他妈的回来干嘛?讨厌讨厌……”顾瑶还在絮絮叨叨地骂着。

  “瑶瑶,我们先回去好不好,”看着顾瑶这个样子,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做,很少看到顾瑶喝醉,可也不能放着她这样喝醉着还难过成这样,江英英只好先安抚她。

  “叮铃叮铃——叮铃叮铃——”

  顾瑶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着顾瑶下意识去抓自己的手机,筱筱赶紧拿过来给她,这时候,还是多顺着“小酒鬼”比较好。

  熟练地接听之后,顾瑶便不管不顾地开始大骂起来

  “你不是都走了……呜呜呜……还回来干嘛?你走啊,你走啊……魏巍,你是个混蛋,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别哭啊,瑶瑶,我们先回去好不好?”看着旁边的人都往这边看来,三人也有点不好意思了,毕竟实在人家的店里,给人家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就不太好了。

  “呜呜……不拉我,不要……”

  “好好,不拉不拉,我们先出去先出去。”

  三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顾瑶弄出了火锅店,而顾瑶一路上一直稳稳当当地拿着手机在“骂。”

  “以前以前……你多好,……放假还回去看我……我还考来了你的学校……可你竟然不要我了……混蛋混蛋!呜呜呜呜呜”顾瑶一直举着手机在说话,乐洋她们也不好将她就这样带回学校,反正已经有点晚了,就让她发泄发泄就好,毕竟,大二的时候,顾瑶分手之后不哭不闹,一开始大家都以为顾瑶想的很开,后来发现她暴瘦,而且整夜整夜失眠的时候,才明白顾瑶有多难过,也有多倔强。说不出口的难过才痛彻心扉。

  现在,终于哭出来了,发泄出来了,哪怕隔了一年多,只要能真正发泄出来就好。

  只是大家都似乎忘了顾瑶的手机一直是接通的。

  江英英一直抱着顾瑶,听着顾瑶的声音越来越小,猛然才发现顾瑶的手机好像真的是还在通话中。我的妈呀,希望是个很熟的人啊,不然就糟糕了,对着人家骂了这么久,江英英瞬间觉得脑瓜疼。

  看着顾瑶终于靠在肩膀上睡着,扶给乐洋和筱筱搀扶着她,江英英赶紧拿起顾瑶的手机一看,竟然也还没挂。

  “楚岩?”江英英捂着手机朝着乐洋和筱筱念了屏幕上的名字,用眼神询问两人,两人都摇摇头表示没听顾瑶提过。

  在挂断和继续接听之间犹豫徘徊了一会,对方也没有要挂断的意思,又觉得有点好奇,最后,在两人的眼神示意下,开着免提接了电话。

  “喂,你好,我是顾瑶的室友。”

  “喂。”低沉却又充满磁性的声音传来。

  我滴乖乖,这声音,顾小瑶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个声音好听的“帅哥”?

  三人对视一眼,八卦的眼神交汇,便开始打算进行“盘问。”

  “你是顾瑶的朋友吗?我是她的室友。顾瑶喝多了,刚才的话都是醉话,你别介意。”江英英招给对方解释了顾瑶刚才对着手机一通乱骂的原因。

  其实楚岩才接通听到顾瑶说话,就已经知道顾瑶肯定是喝多了,他今天和靳磊外出,靳磊一直嚷着大学城附近有一家很正宗的川菜馆,要过来吃,所以两人一出单位就直接到了大学城。到x大附近的时候远远的看到顾瑶他们几人进了火锅店,那时候靳磊忙拉着他走,就没打招呼,后来从川菜馆出来,看到顾瑶还在火锅店,看到她趴在桌上,还以为她身体不舒服,楚岩觉得有点担心,便下意识给她打了电话,谁知道就听到了顾瑶醉后的一阵哭诉。

  顾瑶平常看上去软软诺诺的,喝了酒胆子就变大了,又哭又闹的,一开始楚岩还觉得有点好笑又觉得莫名的可爱,直到听她叫了“魏威”这个名字,断断续续说了好多个那个人有关的事,听着她醉后哭的难受的声音,还一直念着“魏威”这两个字,楚岩越发觉得心里不舒服,总有种想把这个人打一顿为她出气的冲动。脸色也变得有点血腥起来,看得旁边的靳磊心里一阵凉嗖嗖的,生怕波及到自己,毕竟拳头没有他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