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我祖父是朱元璋 > 第70章 决绝(2)

第70章 决绝(2)


“嘶....十几万人?”

署名兵部侍郎,亦力把里随军参赞王骥坐倒吸一口冷气。

而后对主位的朱高煦急声道,“王爷,下官以为当务之急必须加紧城防,同时派出信使,通知哈密和吐鲁番还有京师.....”

说着,面上一狠,又道,“为防宵小暗中作乱,城中除却大军家眷,我大明商人,其余人等一律赶出城去...”

“你说的我都赞同!”

王骥是书生出身,但对这个不在朝堂舞文弄墨,而是在西域随军吃苦的搭档,朱高煦也很是敬重。

“可是...如此一来,咱们不就是孤城了吗?”

王骥跟朱高煦搭档多年,一听就知道他心里想什么,更是急道,“难道您要主动出击?不行不行....”说着,忍不住上前,苦口婆心道,“冬月近在咫尺,援军来的慢.....咱们只有死守才有一线生机!二爷,手里就这点本钱,咱们输不起....”

“还没打就说输?不吉利!”

朱高煦笑了笑,“老王,你稍安勿躁。”

他说着也站起身,走到军帐之中悬挂的硕大的地图下。

“左,右...一边三万,一边八万,身后还有零零散散几万人。呵呵,也先不花摆明了就是要把咱们生吞活剥了!”

“守....够呛!”

“撤?”王骥惊呼。

朱高煦微微沉吟,“我也想过这事,撤也不丢人.....打不过还硬打,那不是勇,那他妈是傻,对吧?”

“呵呵呵!”周围的将领们闻言一阵轻笑。

“什么时候了还笑?”

王骥瞪了一眼军中诸将,犹豫再三,“撤也行!”

说着,再抱拳,“二爷您带人撤....”

朱高煦纳闷的回头,“为什么我带人先撤,你呢?”

“王某虽在行伍之中,但确是文官,有守土之责!”

王骥正色道,“您带着精锐大军快马突围。下官带着老幼,死守亦力把里!”

“老王,受不住的...”

“唐有张巡,大明...有我王骥!”

王骥咬牙道,“下官多守一天,就能拖住察合台大军一天!要是受不住了,呵呵!王某一把火把这亦力把里烧了,一根毛都不留给他们....”

“哈哈哈哈!”

朱高煦仰头大笑,而后搂着王骥的肩膀,“老王呀老王,这些年皇上派了多少参赞官过来?为啥我就跟你一个人儿对脾气?就因为你这股劲儿...对味儿!”

“如此,下官就去准备!”

王骥再行礼,郑重道,“这两万多的大明儿郎,就拜托二爷您了...”

“你看!”

朱高煦撇嘴,对着诸将领笑道,“这就是书生...到底是书生......仗还没打,就先想着后事了!”说着,忽的一拍王骥的肩膀,“老王,咱们撤之前,给他们来一记狠的,不行吗?”

“二爷...”王骥跺脚,“兵行险着,兵家大忌,况且如今贼在暗我军在明.....”

“我准备带精锐突袭.....”

“不可!”

王骥面红耳赤,大声道,“喀什葛尔历来是察合台的心腹重地.....如今堆放着察合台的辎重肯定更是重兵云集,你这么去,万一被他们咬住...”

“谁说我要去喀什葛尔了?”

朱高煦一笑,“我是要去,会会塞义德那老小子!”

~~

“贼人在暗中肯定还有探子...”

硕大地图前,朱高煦手中的短刀在地图上指指点点,众将聚精会神的听着。

“先放出消息,说我要突袭喀什葛尔...”

“朱冕..”

“末将在!”

“明天,天黑之后....你带五千老弱把城中能带的牛羊牲畜都带上,阵势越发越好,朝喀什葛尔方向进发....”

“末将领命!”

“塞义德若得到我军出城的消息,定然从右方来攻.....呵呵,其余人跟着我,给这老小子来一刀狠的!”

“喏!”

“一切就按照真的来,先让弟兄们饱餐.....”

朱高炽回身正色道,“整顿兵马,等待明天天黑!!”

“那万一...”

王骥忧心忡忡,“他们不来呢?”

“他不来就不来呗...”

朱高煦一摊手,“他不来我有啥办法?”

王骥顿时气急,“如此不是惊了贼军吗?他们很可能提前来攻!”

“那老子就撤,撒丫子跑还不会吗?”

朱高煦又是无所谓的说道,“就算后路有人,能挡住老子?”

说着,看看王骥,“老子要是跑了,亦力把里就只能给你了.....”

“从来西域的那天....本官就没想着能活着回去!”

王骥闷声开口,他明白朱高煦的意图。

若能打掉亦力把里右侧的三万人,亦力把里的所有人都有撤退的时间。若是贼人不上当打不掉的话.....那就只能壮士断腕了!

“准备吧!”

朱高煦轻声下令,他手下诸将都是跟着他从哈密一路打到亦力把里的老行伍,长期的军旅生涯,让他们经历了无数的生死关头,造就了他们越是生死关头越冷静。

~

“二爷!”

眼看诸将领命下去,王骥站在朱高煦的身旁,低声开口。

“又咋了?”朱高煦拿起冷掉的包子咬了一口,“还有事?”

“本官准备以身殉国...”

“ 老王,还没到那步呢!你们这些书生呀,整天想的就是他娘的身死殉国...以报皇恩.....魔障啦?”

王骥正色道,“你我都知,眼下的形势危急万分!也先不花的十几万人......可不是来提前拜年的!”

这话,让朱高煦沉默了。

“总有一天,老子定要找回这个场子,把他们都杀干净!”

“二爷,别莽撞!”

王骥继续正色道,“就按照咱们说的做,他们不来,您就带着弟兄们走!二爷....这两三万人可是咱们大明西域边军的精锐呀.....一个人从娘胎里出来,要十多年才能成人...他们的亲长...”

“老王,你狗日的没完啦?”

朱高煦怒道,“婆婆妈妈的跟娘们似的....你还有啥屁,赶紧放!”

“把我儿子带走!”

王骥低下头,摸摸鼻子,“嗯,老王家不能绝后.....”

“哈!”

朱高煦咧嘴大笑,“那没说的!你那些小妾要不要也带走?老王,她们要是落在也先不花手里,乖乖你脑袋上的色....”

“下官欲效仿故唐邓国公....”

说着,叹息颜面,“让您带走儿子,下官已无言面对亦力把里的老弱男女....”

说罢,抱拳而去。

“二爷!”

眼看王骥走远,柳溥上前低声道,“真撤?”

“撤个鸟!我他妈忽悠王呆子你听不出来?”

朱高煦斜眼骂了一声,又回头看向地图,“我朱高煦多暂抛下过自己人!这城里有老弱,有兄弟们的家眷....要走,一起走!”

说着,再抽出银刀,在地图上画圈道,“一次不上当,老子就不信塞义德老小子两次不上当!”

“你以为我撤了,我偏偏带人绕后....掏他的屁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