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被流放后我怂恿上司造反了 > 第11章 第十一章

第11章 第十一章


第11章

此时,两位大夫已经等候在一旁了。

府衙大人一发话,两个大夫便上前轮流给她诊脉。

所有人都屏息等待着结果,姚母比姚春暖本人更加焦躁不安。

最终两位大夫把脉后,得出的结论是,她确实怀孕了,只是月份尚浅,只有一个来月这样。

对于这个结果姚春暖早就知道了,但演戏演全套,脸上吃惊惊讶的表情一个也不能少。

最不能接受的,反而是她的家人,特别是姚母,比她更焦虑难过,“怎么就有了呢?大夫,这孩子我们不要。我女儿都和王家和离了的,只要没有这个孩子,两者就没有关系了对不对,那我女儿也就不用和他们一起流放了。”

姚母的话冷酷又无情,但是对姚母来说,一个未出生的孩子,比不上活生生的女儿重要。

要知道流放多苦啊,一路走下来,壮年男子都得去层皮,死在路上的老弱妇孺不要太多了,他们家阿暖怀着孕被流放,这不是要她的命吗?

想到上次她蒙着脸去回春堂时那位坐堂大夫说的话,姚春暖没抱什么希望。生活不易,暖暖叹气,她仿佛看到了流放之路在朝她招手。

所以,有些麻烦她还是先解决比较好,不能给姚家留下隐患。

因为这场意外,在场审案的大人未必就完全信了她的说辞,他们心中对于她是否故意隐瞒怀孕一事抱有疑虑。她之前果断地与丈夫一家断绝关系,表现得贪生怕死,未尝不是故意如此,以保存王家的骨血。

她需要做的是彻底地消除他们的怀疑。

府衙大人和邓副统领都是三皇子的人,若她不洗清嫌疑,姚家也会因她而被归类到王家那方去。她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她似乎逃离不了流放一途了。但姚家还要在他们治下过日子,被他们厌恶上的话,她大伯这个村长怕是不好过了。

只见姚春暖顺着姚母的话,眼巴巴地看着两位大夫,“大夫,我肚子里的孩子能打掉吗?”

姚春暖这话一问出来,王朗攸地抬头,眼中有暗芒飞逝,早就知道的不是吗?

姚春暖捕捉到了,但她顾不得了。

姚春暖不惜打胎也要极力与他们撇清关系的样子,王家人心里很不是滋味,对于她的选择,又无权置喙,干脆都撇过脸去来个眼不见为净。

那两位大夫又一番望闻问切之后,便摇着头道,“你体质特殊,不适合打胎。”

“如果我就是要打掉它呢?”姚春暖将她的贪生怕死演绎得淋漓尽致,肚子里的亲生骨肉说舍弃就舍弃。

大家伙这会只觉得齿冷,大夫都这么说了,她还执意打胎,怎么这么狠心。

两位大夫很认真严肃地告知她,“如果她执意如此,会造成严重的后果,或许终身不孕,或许一尸两命。”

这番话和之前她看过的大夫说的意思一模一样!

众人一惊,好么,姚春暖肚子里这块肉也是个狠的,要么一起死,要么就让她以后绝了生育权,反正就是不能舍弃它!

“我可怜的儿埃”姚母放声大哭。

王朗垂下眼眸,看来姚春暖流放是板钉钉的事实了。毕竟左一条路是死,右一条路也是死,区别在于堕胎可能立即死,流放还能活得长一点。她会怎么选择他用膝盖猜都能猜到,肯定好死不如赖活,能晚死一天是一天了。他觉得疑惑的是,上一世应该不是这样的,从她后面还能生育两个孩子来看,她打掉这孩子是顺顺利利的。

府衙大人无奈,这姚氏真倒霉,这下他也不用为难了,一并划去流放就行了。

邓副统领内心也在摇头,看来他们真真是有缘无分了,在她身上发生的这些事,真是半点不由人。

姚春暖面上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结果,内心却充满了愤怒和委屈。去他的,这是什么品种的变异,这剧情崩的还能看吗?原主打胎就没事,轮到她,连打也不能打了是吧?一个孕妇,流放一千多公里,她还能活吗?

魏秋瑜这分明是想要她的命啊!姚春暖突然觉得那两巴掌还是打轻了。

一直以来,她都只想着过好自己的日子而已,可是因为魏秋瑜这贱人,她的生活,被她毁了一次又一次!既然如此,那就来吧,互相伤害吧!

姚春暖眼睛瞬间燃烧起了熊熊烈焰。

她在结案的最后关头慢悠悠地说道,“其实我有一件事始终觉得奇怪。”

鉴于她的倒霉,她这番最后发言没有人打断。

“我这喜脉应该很难诊出来吧?”姚春暖问那两个老大夫。

两个老大夫点头,“是的,再往前个三五天都诊不出来。”

姚春暖又问,“那么,可以通过我走路的姿势什么的判断出来我有身孕吗?”

两位老大夫摇头,“有些经验老道的稳婆可以,但你这么浅的月份,靠眼力是完全看不出来的。”

“那我就不明白了,魏秋瑜你究竟是通过什么途径得知我怀孕的?我最后一次见你是六七天之前吧?别说是有人通过观察我,就察觉我怀孕了哦,要知道,你连个通风报信的人都没有呢。”

魏婆子一家怂得很,魏秋瑜在大牢,他们是一次都没去探望过。哦,其实去探望过一次的,就是她探监回来的第二天,但他们连大牢的门都摸不着。魏家人没啥本事,又爱财吝啬,舍不得拿钱打点,监守们理会他们才怪。

因为姚春暖也被没判流放了,魏秋瑜好不容易高兴了一下下,可听到她内涵自己的话,忍不住磨了磨牙,就好气。

“在大牢这种封闭的空间里,又无人通风报信的情况下,你还能比我更早得知我怀孕了。你是能掐会算吧?”说到后面,姚春暖还笑了。

魏秋瑜心说,不是她能掐会算,而是她看过原著埃通过这事,她再次确定姚春暖并不知道她们都穿书了这一事实。

魏秋瑜正暗暗得意自己又坑了姚春暖一回。但姚春暖此时的反应让她警惕,她这是什么意思?都已成定局了,她还紧抓着这个问题做什么?

王朗眼睛一闪,他是文人,加上历经一世,玩心眼儿那是他的拿手绝活了。他将姚春暖的话含在嘴里咂摸了两遍,就隐约猜出她想干什么了。

韩晋安是武将,脑子转得就没那么快了,但直觉她说这番话是不怀好意。

就见姚春暖点头了,“我说这个你没否认,那就是承认咯?原来你真的是能掐会算埃那你有没有算到韩家有此一劫呢?”

魏秋瑜表情微妙,不知道姚春暖想干什么。

“看来应该是算到了。你算到了王家有此一劫,本来你和我一样,嫁进去时间尚短,又还没孩子,完全可以脱离韩家这个泥沼的,但你没有。那是为什么呢?”

在场的众人忍不住随着姚春暖的引导思索起来,是啊,为什么呢?如果她算到了,为什么不逃离?

“是因为韩家最终会逆风大翻盘吧。我思来想去,只有这个解释了。魏秋瑜,你说我猜得对吗?”

“你胡说1姚春暖这话惊出了她一身冷汗,魏秋瑜惊惧地看着她,终于意识到不对了。

韩晋安,“慎言。”

“住口1一旁的韩夫人终于忍不住喝止。

府衙大人惊疑不定,邓副统领也是皱眉不已,魏秋瑜能掐会算,所以算到了韩家最终会逆风大翻盘?那么陷害韩家的主子们,和韩家做对的他们呢?会是个什么下场?

这推论虽然有点离奇,但逻辑上却是说得通的。不然魏秋瑜怎么解释她先于所有人之前得知姚春暖怀孕一事呢?而且,若是魏秋瑜真会这一手的话,三皇子能不好奇自己最终是否能登上那九五至尊之位吗?

府衙大人看了一眼姚春暖,摇了摇头,这姚氏可真够狠的,三言两语的,就给韩家树了个大敌。她这么一弄,韩家的处境可谓雪上加霜了。

但是吧,明知她后面故意说这么一段话有可能是想打击报复,他能不呈上去吗?

王朗眼中划过一抹笑意,这招真是毒得很,杀人诛心都不为过了。也好,这下子韩家把所有的压力都扛过去了,接下来他们王家会好过很多。

韩家人这副又惊又怒的模样让其他人一头雾水,他们还不晓得姚春暖方才那番话术的厉害。

韩老夫人很生气,举着拐杖指着姚春暖,“想不到你年纪小小,心肠这么歹毒1

姚春暖冷哼,“我说得不对吗?怎么就心肠歹毒了?这词留给你儿媳吧,我觉得这词简直是为她量身打造的。”他们韩家举报她,害她一个孕妇走一千多公里流放,这和要她的命有什么区别?先撩者贱,韩家踩着她换取利益,那就别怪她报复回来。

“姚氏你误会了,我们夫妻俩情比金坚,阿瑜她纯粹是夫唱妇随。你不能以己度人,胡乱揣测。”最初的惊慌过后,韩晋安冷静下来了。他这番话解释了魏秋瑜选择和韩家一起流放的原因,顺便小小地讽刺了姚春暖一下。

姚春暖点头,“很有道理,但我更偏向于我方才的推测,两者之间逻辑链更完整更紧密不是吗?”

魏秋瑜解释不清楚她到底从何得知姚春暖怀孕一事的话,这事就过不去了是吧?

“你究竟是怎么知道姚春暖怀孕一事的,快说1韩老夫人催促魏秋瑜。

魏秋瑜倒是想到一个理由,就说是她娘告诉她的,她娘生养过,看出来了,可她娘压根就没来牢里看过她,怎么编?

她这会才发现,所有的路地在刚刚都被姚春暖堵死了,她解释不了。

让人气结!

“快说呀1韩老夫人越来越着急,眼神也越来越冷。

魏秋瑜张了张嘴,百口莫辩。她想找别的理由,但是她绞尽脑汁都没想出来一个合适的。因为她进入大牢后,就没有自己的私人时间了,也相当于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下,根本找不到让人信服的借口解释她知道姚春暖怀孕一事。

姚春暖冷冷地看着魏秋瑜,她当然知道她从何得知的了,但她敢说出她所知的一切是从一本书中得来的吗?她敢透露她来自后世吗?或许她敢,但她没法说出来。因为她已经实验过了,或许是这方天道压制吧,这些信息都说不出口。

最后魏秋瑜瑟缩了一下,道,“我哪有测算的本事,我乱说的,没想到歪打正着了而已。”她打算耍赖到底,反正就是不能承认她扣的帽子。

姚春暖再次赞道,“乱说也一说一个准,真是好一张金嘴。”

完了,这帽子怎么越戴越牢了?

韩老夫人看出了魏秋瑜束手无策,而真正的原因,她不知道碍于什么,不敢说,意识到这点,她满眼的失望和颓然。他们韩家要被三皇子惦记上了,本来好不容易换了一个流放之地,现在被姚春暖反手一弄,比之前更惨了。

王韩两家的判决最终下来了,两家一起流放伊春。

不管魏秋瑜是不是神棍,也不管韩家最终如何,姚春暖确实怀孕了,韩家也算举报有功,该兑现的奖励还是要的,再者给罪犯别的奖励也不合适。

姚春暖因为怀有王家的骨血,无法打胎,最终被判一起流放伊春。

人当即就被收押进了牢记,姚母哭成了泪人,姚家其他人也不好受。

姚春暖最终只能担忧地看了姚家人一眼,就被催着走了。

走进大牢,姚春暖在和魏秋瑜擦身而过时,缓了一下脚步,侧着脸低声道,“你还是一如既往地又蠢又毒。”

不管是在后世还是这里,损人不利己的事她已经不是头一回干了。

魏秋瑜看向姚春暖的目光是又恨又怕,当下也不敢再招惹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