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被流放后我怂恿上司造反了 > 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第55章

等安置好这队护卫之后, 姚父姚母召集儿子儿媳们开了个会,主要是集中一下意见。

甫一开始,姚母就表态了,“我要一定要去的, 老头子, 你也得跟我一起!”

“爹娘,一定要这样吗?你们大可以去妹妹那小住几个月, 半年一年都行, 等住够了再回来不行吗?”姚大哥看着自家媳妇, 有点犹豫, 这一去,媳妇恐怕就难得回一次娘家了。而且他内心是不愿意搬迁的,人离乡贱,在金牛村, 他随便混着, 都能活下去, 去了伊春,他们又能做什么?

其实姚大哥这状态很容易理解,那就是害怕未知。

姚大的犹豫和抵触是那么明显,姚母自然也看出来了。

“你们不想去伊春的, 都可以留下。但你们留下后,我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不许给你妹惹麻烦!”姚母只有一个念头,都不许拖累她女儿!

姚大哥姚二哥等人都无语, 一千多公里的距离,他们能给他妹惹什么麻烦哦。

“还说呢,这次要不是你妹妹的人回来得及时, 我们一家子要被姚杏那死妮子害死。这算不算麻烦?”

提起这事,姚大哥好不愧疚。好叭,这事说来还真的是托了他妹的福了。所以他娘这话也没说错。

“爹娘,你们都走了,我们留下干啥,我和我媳妇及孩子们跟着一起走得了。”姚二哥笑嘻嘻地道。跟着爹娘,他们还能沾沾妹子的光,有肉吃。爹娘去了伊春,他们这些年轻的留下有什么意思?反正他不是爱当家做主的。

姚二嫂对丈夫的话没意见,做买卖得背靠大树才好乘凉,作为尝过甜头又失去大树的他们,深知这一点。他们那店,刚开张的时候生意多好啊,那会王家还没落难。后来王家失势之后,他们也失去了王家庇护,不时有地痞流氓上门,让他们烦不胜烦,如今他们在镇上开那店更是生意平平。

姚母颔首,对姚二哥说道,“可以,晚点你们就可以开始收拾行李了,还有记得将镇上的铺子兑出去。”完了,她又对姚大哥说,“家里的地,我们卖掉一半,剩下一半就留给你们,这座房子也留给你们。家里的银子,就留三分之一给你们吧。”留多了这两货也是守不住,后面还不知道便宜谁呢。

姚二哥侧耳听着,觉得他娘这般分法还算公平,便没吱声。

姚母这番话,几乎就相当于分家了,雷厉风行的,弄得姚大哥姚大嫂心慌慌的,爹娘就这样将他们给撇下了?

“爹娘,你们真决定搬迁呀?不管爷奶了?”姚大哥挣扎着问出了这么个问题。

一直没作声的姚父说话了,“以我对你爷爷的了解,他十之八九会同意举家搬往伊春的。”

姚大哥没想到会得到这么个答案,爷奶都去了伊春的话,他大伯岂不是也会跟着一道去?想到金牛村就剩下他们这个小家,他便慌了神。

“大哥,我觉得你们一家子才是最应该走的人。你们夫妻二人都不如姚杏心狠,我和你爹一走,你们不被她拆吃得骨头渣子都没了才怪。要知道你们可不止杏儿一个女儿,总得为虎子想一想吧?”姚二哥说道,他实在搞不懂他大哥在留恋什么?

姚大哥讪讪,“老二,没那么严重吧?杏子都被你说成了可怕的妖魔了。”

姚二哥挑眉,“我就问你们一个问题,你觉得你们夫妻俩能搞得过姚杏?”

姚大哥姚大嫂为难,这个女儿执拗起来,他们还真搞不过。

姚母听着她家老二的话,暗暗点头,老二在镇上做了段日子的买卖,人确实通透了点。

“大哥,别犹豫了,咱们一起去伊春吧,你别忘了你可是长子。”需要顶门立户的!

“老二,你也别勉强你大哥大嫂了,强扭的瓜不甜。你们想留下便留下,但我丑话可说在前头,我们走了,你们夫妻俩可得自力更生了,千里之遥,有什么困难得你们自个儿解决,别指望你爹娘我们和你妹。到时候不是我们不想帮,而是等消息传到伊春我们再回来,估计黄花菜都凉了,真遇上危急情况,应该恰好能赶回来给你们收个尸。”

姚大哥姚大嫂:这话扎心了。

最后姚大哥抹了一把脸,“爹娘,我们也跟着你们一道去伊春!”

他们这番话被在客房里休息的康晓东等人听进耳朵里,他们相互之间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对了,阿暖写的那封信呢?”姚母突然想起这事来了,当时信封上写着祖父亲启,所以她才会把信给了公爹。

“应该是我爹拿走了?”姚父不怎么确定地道。

姚母纳闷,“那封信你爹看了之后就一直没放下过?”

“好像真是这样?应该是忘了吧,爹他年纪也大了,忘性大也正常。”

他们哪知道姚祖父一直拽着那封信不放手的原因,是因为姚春暖在信中给姚家规划了将来发展的方向呢。

若说姚祖父这把年纪了,最担忧的莫过于子孙没出息。如今他的孙女在信中给他指了一条明路:再加上她的担忧也不无道理,随着她越来越声名在外,不管是她的敌人也好还是她上峰的敌人也好,对付不了她,难免会想些歪门邪道,他们两家至亲就是靶子。所以姚祖父在看完信之后,就开始思索举家搬迁的利弊了。

回到家后,姚大伯家也开起了会议。

“爹,你是怎么想的?”姚大伯最先要确定他爹的想法。

“说实话,我想去伊春!”姚祖父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想法,甚至在说起这话时,双眼发光。

“你是知道我的心病的。”

身为长子,他当然知道的。

“我做了梦都想让姚家更换门庭,可惜你们一个个都不是读书科举的料,便只能这么中不溜地混着。”

姚大伯惭愧地低下了头。

“你应该明白,一个人有没有出身之间的区别。”

姚大伯点头,确实是这样的,这些年,要不是他们姚家接连出了两任村长,说不定他们名下的土地都会被人低价强买强卖。而且没点出身,再没点本事的话,求人办事多难啊,有时候钱财去了,都拜不到正神。

“现在阿暖好不容易找到了另一条路,并且已经走了上去,我们应该去帮她!而不是任由她一个人单打独斗,独自打拼,我们却只享受她带来的威望和荣誉。”姚祖父说这话时,整个人神采奕奕的。

姚大伯有一瞬间的失神,他是好久都没有见过这么有斗志,这么精神抖擞的父亲了。

“你呢?是在犹豫?是故土难离还是舍不得你的村长之位?”

姚大伯摇头,本来确实有点舍不得的,但听了他父亲的一席话,比起侄女的主薄之位,他这个不入流的村长之位,便也没什么稀罕的了。至于故土难离什么的,更不存在了,他们姚家往上数几代,也不是金牛村人。而且经历了侄女被牵连流放的事之后,他的威望也不如以前了,办事不如以前顺滑。

姚祖父点了点头,“你这么想就对了,你注意到了吗?这两年的赋税一年比一年多了。”

听到这话,姚大伯当然明白他爹的意思,也就是说,往后他这村长的位子只会更不好坐。只是吧,要举家去投奔侄女,他还是觉得不得劲。而且,他还有疑虑,“爹,阿暖以前瞧着没那么聪慧啊。”

“后辈出息了还不好吗?难得糊涂知不知道?而且不是有个叫做大器晚成的词吗?阿暖估计就是这样的吧。到底是环境锻炼人,让她不得不成长起来。”

姚大伯想想,确实,再也没有比他侄女经历的还要更恶劣的环境了。她不奋起,估计真的没法善终。

“别想那么多了,如果不是亲的,谁会那么费心出钱出力地安排我们呢?”

姚大伯想想也是。

“行了,既然决定了,就行动起来吧。赶紧着手处理田产和房产吧,春耕还没开始,田地的事也好处理。自理完了,就可以启程了,别让那些大兵一直等我们。还有你们,该回娘家的回娘家,该走亲戚的走亲戚,好好和各家亲戚道个别吧。”说完这话,姚祖父缓缓地吐出一口气,看向地里的皑皑白雪,只希望他做这个决定是对的,新年新气象,他们姚家在新地头有新的开始。

姚家的媳妇们都生育了孩子,对于姚祖父和姚大伯做出全家搬迁至伊春的决定,有对于离开的不舍也有对新生活的期盼,她们都听话地回了娘家,该道别的道别。

姚家这么一动,动静还蛮大的。首先是处理田产,他们特意去问姚祖父的堂兄弟那房亲人他们要不要买地?如果要的话,上等田给他们十两一亩,中等田给个七两一亩就行。

姚大伯家和姚父家的田加起来有近百亩,都是上等的田居多,中等田约占四分之一这样,都是从姚祖父开始慢慢淘换来的。说实话,若说举家搬迁,姚家人最舍不得的便是这些田地了。要知道这些上等田都是熟田,每年的粮食产量在金牛村都是领先的。且它们都是连成片的,没有东一块西一块的。

所以姚家一放话出来要处理这批田产,更别提这个价钱要比市面上每亩还便宜了二两。虽然姚家有意优先给同族的房头先买,但同村的人还是闻风而动。

面对姚家放出来的这些上等好田,姚祖父堂兄弟那房人有七八户人家,全都咬牙尽量地吃下了,押箱底的银子全拿出来,不够的话,再和亲戚借上一些,能吃多少就吃多少。反正田地买下后,种上粮食就有收成,有了收成卖了钱就能还得上债。

最后,姚祖父堂兄弟那房人最后吃下了近五十亩的上等水田,剩下的那些,全被金牛村的村民们你两亩我三亩地消化掉了。

另外,姚家的两座房子也是极好的,不管是整个的格局,在村里的位置,还是建造的时候的用料,在金牛村来说,都是好房子,更别说姚家人平时很爱惜房子,房子看起来也很新。所以要出手,并不难。

也是两家一同处理田产时,金牛村的村民才知道,原来姚春暖不仅将自己的亲爹亲妈亲哥一家子接到伊春,连带地连自己亲爷奶大伯一家都接去了。

得知这个消息,加上大家伙儿瓜分了姚家的田地,一个个都使劲儿地夸姚春暖有孝心。其实也是有孝心啊,人家刚混好,就不忘将亲人接去享福。这样的,有些男儿都做不到呢。

姚家这动静,周边几个村子都有所耳闻,更别提一直在关注他们的姚杏和陈家了。

“你那小姑可真是个能耐人。”陈婆子感叹。当初她就是想将她说给她家老大的,可惜姚母没应。

姚杏此时悔得扬子都青了。她小姑果然克她,为什么偏偏在她将娘家得罪死了之后,她小姑的人才出现呢?但凡那些人回来早一天,不,早到半天,她都不至于没有了退路。

陈婆子看了一眼没作声的大儿媳,“你回去好好求一求你爹娘他们,好歹把这桩事给解决了。”

姚杏低声道,“他们不会愿意出钱的。”祸水东引之后,她奶肯定连门都不会让她登了的。

陈婆子说道,“这钱他们不愿意出便不出吧。有那些当兵的在,高利贷那边好歹有点顾忌。正好,你们将县学附近那座小房子卖了,把这事给了结了。这事要尽快啊。”否则等姚家跟那些大兵一走,高利贷那边就真的无所顾忌了,现在好歹还能借点势。

“还有啊,你真的要回去多求求你娘,这门亲不能断!”

姚杏低声应了。

姚杏不敢耽搁,她生怕哪天一睁眼,她娘家人就全走了。但她也不敢登姚家的门,至少短期内是不敢的,所以她只能金牛村的洗衣码头附近出没,看看有没有可能偶遇她娘。

村里的人正得了姚家的恩惠,再加上姚杏将高利贷引到娘家来霍霍,大家都看不上她这个人,所以这些媳妇大娘们偷偷把她的行踪告诉了姚家人。

姚母得知后,连连冷笑,后又对大儿子大儿媳耳提面命一番,特别是大儿媳,姚杏出没的地方可不就是冲着她来的?其他人她不担心,姚杏敢在他们跟前出现,他们就敢拿大棒子揍她!

姚杏蹲守了两三天,没蹲到她娘,她回味过来之后,略施小计,终于堵到她娘了。

“娘——”

姚大嫂闷头走路,根本不应她。

姚杏却一直跟在她身后。

“你别跟着我了。”姚大嫂连连后退,“也别说话,你说什么我都不会信的。”

说实话,经过这回的事,姚大嫂寒心了。她自认她这当娘的够可以的了,女儿嫁人后回来说要盘个铺子开店,她奶不支持她,是她这当娘的从休己里挪出来二十两银子帮她,而她又是怎么对她的?高利贷啊,她也敢往娘家引,她就没想过她亲老子亲老娘还有她弟弟的安危吗?她婆婆说得对啊,这个女儿就是个讨债鬼。

“娘,我知道错了。”

回应姚杏的是,姚大嫂拔腿就跑,不听不听,和尚念经。

“娘!”姚杏追了上去。

“你别跟着我了,咱们以后各过各的,你也别再来家里了,家里没有一个人是欢迎你的。”姚大嫂头也不回地说完这句,跟得更快了,还是往家的方向跑的,那慌乱的模样仿佛有鬼在追。

姚杏闻言,终于停止了追逐,她呆呆地看着原来家的方向,一动不动的。

姚大嫂远远地回头看了一眼,害怕极了。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啊,这么晚才更新,昨晚空调打得太低了,有点感冒,一整天脑子都嗡嗡的,今晚就一更,等好了再双更吧。下一章让阿暖出来了。

感谢在2021-07-11 17:19:27~2021-07-12 20:11: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野生女朋友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假如没有假如 20瓶;拒绝慢更文、在路上lw、咖啡布丁、凤`(n_n)′、elsa、晨光如水、22280583、因柚 10瓶;七月榴火、啾啾啾、aime 5瓶;柏 3瓶;小葫芦 2瓶;土财主、青莲、16968442、大黄猫咪、风之精灵、蛟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